章文贡 第一财经日报

中国民营企业史上,还从未有任何一家公司未挂牌就引起如此大的轰动。

总理亲自签字批准;500亿注册资金;董文标任董事长;史玉柱、卢志强、孙荫环等民企大腕成为股东。这些光环,任何一个拿出来都是当年民企的大事件,而中国民生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民投”)就是顶着这些光环诞生的。

8月21日,中民投在上海正式揭牌,全国工商联主席王钦敏,全国工商联党组书记、副主席全哲洙,上海市市长杨雄和常务副市长屠光绍亲临现场,全哲洙和杨雄共同为这家“中字头”民营企业揭牌。

“做中民投,我的思路已经很清晰了。”中民投董事长董文标将创建中民投视为自己的第二次创业。与1995年创办民生银行时的披荆斩棘不同,这次董文标认为,现在的市场遍地是黄金,价值已经形成只是散落各处,他需要做的就是通过整合,把这些黄金捡起来。

8月的一个上午,董文标接受了《第一财经日报》的专访,首次披露了中民投的股东架构、商业模式等诸多细节。他还坦言“这个事情比20年前创办民生银行时更有底”,“赚钱是肯定的,今年就能实现盈利。”

两个小时的专访中,董文标激情澎湃,成竹于胸,就如他自己所言,尽管年近六旬,但心态却年轻,“市场机会摆在那,一切要快!”

“中字头”获批始末

“中民投从有想法到创立,其实是一个非常短的过程。”董文标坦言,之前曾有过明年到点退休的想法。到中民投出任董事长,一定程度上也是盛情难却。

按照民生银行2012年通过的修订章程,董事长最长可连任三届,到2015年董文标的第三届任期正好届满。

接近民生银行人士称,之前有董事表示可商议修改章程,甚至还有董事提出三年以后董文标再回来做董事长。但董文标坚持不能因人废事,自己定下的规矩自己要执行,到点之后不再连任。

时间拉回到2013年,全国工商联换届之后,这一届当选工商联副主席的企业家们,积极性高涨,在宏观经济转型升级的大背景下,希望有所作为。2013年8月13日,中国民营经济发展(长白山)论坛召开,当选工商联副主席的企业家们多数到会。

“成立中民投的这个想法就是在8月的长白山论坛上企业家们碰出来的。”董文标称,真正开始具体谈中民投这个事情,则是在今年的“两会”期间。

董文标还解释称,工商联换完届之后,当选工商联副主席的企业家们感觉应该承担起引领民营经济转型的责任来。成立中民投的一个目的就是将民营企业创造的价值聚集起来,转化为好的GDP、好的财富,推动整个中国经济的转型。

对于成立中民投一事,全国工商联亦非常重视,2013年10月就成立了中民投筹备工作组,工商联副主席黄荣任筹备组组长,工商联副主席董文标任副组长。全国工商联领导多次听取中民投筹备组的汇报,加之企业家们有了统一的共识,中民投的筹备工作迅速向前推进。从真正讨论到创立仅仅用了一两个月的时间,要是按照正常的情况,至少要1年。中民投的成立速度让董文标感到满意。

今年4月17日,史玉柱发布微博称:“总理签字批准成立的一个国字头民营公司,今天创立大会……我公司投资10亿,仅占股2%,是个小股东。”史玉柱所称的这家公司即是中民投。

中民投是民营企业,之所以总理签字批准主要原因是“中字头企业”需要国务院批准。

对于中民投,董文标将其定性为由全国工商联发起成立的大型民营投资公司,是继发起成立民生银行后的又一重大举措,对中国民营经济发展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5月9日,中民投在上海完成注册。之所以选择上海,在某种程度上是为了还民生银行创办人、首任董事长经叔平的愿。

“当年民生银行成立之时,经老就希望把总部设立在上海,但由于种种原因,未能实现。”董文标表示,现在成立中民投也算是还经老的愿。加之,上海是中国的金融中心,将来中民投要招聘不少外籍专业人士,他们更适应上海的氛围。

高管激励创新

按最初设想,中民投原本打算将股东数定在50个,但出乎筹备组意料的是,消息传播出去之后,民营企业的参股积极性空前高涨。即使是在中民投注册完成之后,还有一些企业通过各种渠道向董文标表达了火线入股的希望。

从目前一份广为流传的中民投的股东名录来看,中民投股东数达到59家。其中,巨人集团、泛海建设、苏宁集团、东岳集团、宗申集团、亿达控股等声名赫赫的民营企业悉数在列。

此外,更受关注的是59家股东中,有11家投资管理公司,其中有10家又是2014年设立的新公司。最近的一家注册日期为2014年4月22日,距中民投注册成立仅仅隔了17天。这些公司背后,往往有民生加银资管等企业的身影。而民生加银资管则是民生银行的孙公司、民生加银基金的子公司。

“这实际是中民投的一个激励计划。”董文标断然否认了和民生银行之间存在利益输送的外部猜测。“实际上,方方面面对这个高管持股计划都很支持。”他说,“从一开始,就没想过会搞利益输送,将来公司都是要透明的。”

据参加过中民投董事会的人士透露,股东们都认为要办好这个公司,高管激励是核心。董文标提交的激励计划初稿,高管持股比例并不高,还被股东们认为思想不够解放。董事们提出:“要和国际一流的公司对标,没有激励计划,公司搞不好。”

从国际惯例来看,一般公司会拿出15%~20%的股份来激励高管。而中民投最终将拿出8%的股份来激励高管。但中民投注册资本高达500亿,即使是1%的股份,都需要耗资5亿元。中民投的高管多为职业经理人,动辄上亿的资金从何而来?

《第一财经日报》获悉,中民投高管通过民生加银资管公司发行资管计划,所募集到的资金入股中民投。持有股份的高管将年底的分红用于抵扣资金本息。最终若干年之后,把资管计划偿清,高管正式持有中民投股份。

一位民生银行内部人士就称,民生银行最大的一个缺陷就是未能实现高管持股。而这次高管持股终于在中民投实现了。

对于商业银行而言,股权激励曾经一度出现过。2006年~2007年,一批银行推出了股权激励计划,其中北京银行宁波银行等的股权激励造就了一批富豪。但2008年7月,财政部的一纸通知,明确规定国有控股上市金融企业不得擅自搞股权激励,不少金融机构的股权激励计划就此搁浅。

一般认为,股权激励计划难以实施的主要原因也与国有金融机构高管的“双重身份”有关。从国际做法来看,金融高管拿高薪属于行业惯例。但部分国有银行高管属于“中管干部”,亦官亦商,而作为有级别的官员,高薪又缺乏制度依据。因此,银行股权激励计划一直在争议声中停滞不前。

尽管民生银行是一家民营银行,但其股权激励计划亦迟迟未能实现。股权激励的好处在于使高管层的个人利益与公司中长期发展目标有机统一。

本报获悉,中民投的股权激励份额将达到总股份的8%,覆盖至部门副总以上级别,人数将占20%左右。

商业模式

资本追求回报,股东入股热情高涨缘于对中民投有良好的盈利预期。

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期间,董文标首次阐述了中民投的商业模式。总的来看,中民投将美国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的摩根财团视为奋斗目标,其投资范围覆盖产业和金融,地域横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

国内市场方面,中民投将通过资源整合,推动所投资企业上市,获取股权增值收益。

“现在国内企业最需要解决的是资产负债表问题。”董文标称,不少国内企业将好的资产、坏的资产合并在一块。水多了加面,面多了加水,结果负债率越来越高,直至难以为继。

对于这种存量资源的整合,中民投的商业模式为,派驻首席金融官,帮助企业优化整合资源。中民投并不控股,只进行财务投资,将来这些企业上市后,退出赚取收益。

董文标还称他曾看过一家煤化工企业有不少优质资产,但负债率很高。

中民投给出的解决办法是,派驻首席金融官,帮助企业整合资源。第一,这家企业资源好,成立一个资源集团;第二,这家企业技术好,成立一个装备制造集团;第三,成立煤转气集团;第四,成立销售服务集团。最终把原来好坏掺杂的公司分解开,其中,资源集团主要承接贷款负债,其他的公司都是轻资产,这样负债率一下子就下来了,然后再引入PE、风投,最终实现上市。

与此同时,中民投更希望在增量上做文章。

根据计划,中民投将设立一些平台,出一部分资金,再带入PE等资金,成立新企业,并通过良好的商业模式进行资源整合,最终用5到8年时间上市并实现退出。

《第一财经日报》获悉,现阶段,中民投打算成立的平台有中民矿石物流、中民新能源、中民物业、中民资本等5到7家,这些平台将聚焦在钢铁、光伏、金融等行业。

以钢铁行业为例,中民投选择的突破口在物流。钢铁行业集中度较低,中民投计划整合15家钢产量1000万吨左右的钢企,总产量就有1.5亿~2亿吨。1吨粗钢消耗1.6吨铁矿砂,也即是说2亿吨粗钢需3.2亿吨铁矿砂。

“3.2亿吨的铁矿砂,是淡水河谷年产量的三分之二。拿着这个采购规模谈判,价格容易压下来。”董文标还称,融资方面,几百万吨的量开信用证和3.2亿吨的量开信用证,相差甚大。

“3.2亿吨,一吨按90美元计算,总价就高达288亿美元,合人民币1700多亿,这个销售规模就是世界五百强。”董文标称,运能上,3.2亿吨相当于1.5个中国远洋集团的运能。中民投可以成立中民远洋,让钢企参股。将来甚至可能炼钢收入只占钢企总收入一半,另一半是中民投跟它们创造的。

在管理模式上,中民投只管这些平台公司的董事长、CEO、CFO,其他的都不管,但从一开始,中民投就要求管理层将上市作为目标。中民投包括旗下的平台将来都要公开透明,中民投总部的内审团队、法律团队将会非常强大。如果标准化的平台公司治理达不到要求,总部的内审团队将亲自出面帮助其达标。

“这个事情比19年前创办民生银行时更有信心。”董文标表示,这些财富、价值已经形成,只是散落在各处,需要做的就是把这些黄金捡起来。

民营版“中投”

在这些标准平台中,以中民资本最受人关注,其在中民投的战略架构中占有举足轻重的战略地位。在中民投的构想中,短期内,由于机会较多,财务投资将会是重点;中长期来看,会将中民资本打造成一个金融控股集团。

“国外实践证明了金融控股是比较成功的。”董文标称,银行、证券、保险三者属性各不相同,但相辅相成。第一步中民资本的重点将会放在保险、证券、信托等方面,而银行则暂时不会动。

其实,在此之前市场一直盛传,中民投将投资控股民生银行以及民生租赁、民生加银基金等民生银行旗下的金融企业。董文标则否认了上述传言。董文标称,中民投会与民生银行有合作,例如中民投的存款现在都存在民生银行,但实事求是讲,合作不会太多,毕竟银行的资金对于中民投来讲价格太高。

在中民投的设想中,其资金更多应该来自国开行、进出口银行,甚至外储。事实上,这种设想并非绝无可能。从成立之初,中民投就被称为民营版中投。

近期,董文标还曾专门拜会过中投公司董事长丁学东。双方达成默契:中民投在海外有好的项目,并不排斥中投公司的跟投。

在中民投的业务板块中,国际也将是一块重要的市场。

在董文标看来,中国民营企业走出去,如果靠单打独斗的话,受伤率非常高。中民投则不同,未来中民投将在国外建立一个平台,对走出去的民企在技术、资金、业务研究等方面提供支持。中民投既有资金实力又有很好的平台,可以在较高级的层面实现走出去,极大地降低失败率。

《第一财经日报》获悉,中民投在香港地区成立了中民国际(香港),在伦敦成立了中民国际(伦敦),其职责之一就是帮助企业走出去。与此同时,国际板块方面,投资收购一家欧洲金融机构亦是题中应有之义。

“中民投‘走出去’应该是总体来说机会比较好,欧洲现在金融业价格都非常便宜,很多东西都确实很好,老牌子,价值还是比较大,但是确实没钱了。”董文标透露,中民投有意在这方面做些尝试,例如收购保险公司、私人银行等。

世界500强工厂

在董文标的构想中,中民投的模式其实也有些类似于日本商社。

像日本的三菱、三井等商社规模都十分庞大,业务复杂。如三井物产,在粮食、机械、能源、纤维、物资、金融等广泛领域,培育了形形色色的产业资本,拥有子公司1100多家。待中民投的标准化平台搭建完毕之后,其业务复杂程度亦会陡然增加。

而谈到利润时,董文标显得信心满满,“未来中民投赚钱不是问题,今年就能盈利。”

底气何来?除了灵活的体制之外,人才优势是中民投最大的倚仗。

“我们收购企业,在很大程度上是收购一个成熟的团队。”董文标称,到目前为止,中民投总部的人数约40人,绝大部分是从外界招聘而来。这些人不但有相关行业多年的从业经历,并且能力水平出众。

就中民投的总部而言,即使是在最兴盛的时期,人数也不会超过150人。

展望中民投的未来,董文标表示,有信心整合出一批世界500强企业来,中民投的发展速度将会很快,“民生银行用将近20年时间走完的路,达到现在的规模,中民投可能只要用一半的时间就能走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