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xiaweifanlu

近日,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着力打造一批形态多样、手段先进、具有竞争力的新型主流媒体,建成几家拥有强大实力和传播力、公信力、影响力的新型媒体集团,形成立体多样、融合发展的现代传播体系。”

就这个话题《能源评论》采访了青年传播学者夏伟。

移动互联网已成主流舆论场

能源评论:夏伟您好,作为国际上知名的青年传播学者,您是怎么看待此次习总书记提出要建设新型传媒集团这个问题的?

夏伟:互联网以其快捷、网路四通八达、病毒式传播等特征,打破信息在时间和空间上的梗阻,对信息垄断具有摧毁性的力量。如果说,传统媒体时代以渠道为主导,那么互联网时代则是以内容为主导。

能源评论:怎么理解渠道为主导和内容为主导这两种不同的形式?

夏伟:不想让人看的有害信息,以前只需要掐断渠道就能实现,而现在要做到这一点难度越来越大。互联网技术正在摧毁原有的传媒生态,过去舆论的垄断地位正在逐渐地被稀释。目前,对舆论控制和管控的投入产出比越来越低,效果与纸媒时代不可同日而语。渠道上没有优势,就必须从内容上来寻求突围。我提出要建设内容为主导的新型传播模式,创新能力、议程设置能力、话题引导能力已经成为新媒体集团的核心能力。

能源评论:您怎么看互联网成为主流舆论场这一事实?

夏伟:从美国的“棱镜”、“X-关键得分”等监控计划看,西方的互联网活动能量和规模远远超出了世人的想象。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正是中国面临的“最大变量”。美国的希拉里等政要多年前就声称“有了互联网,对付中国就有了办法”。我国网民有近6亿多人,手机网民有4.6亿多人,许多人尤其是年轻人基本不看报刊,大部分信息都从网上获取。我们知道,信息决定思维,思维指导行动,面对巨大的舆论场的变化,任何组织都不能不为所动,无论是政治组织还是经济组织,概莫能外。互联网已经成为主流舆论场。

技术倒逼传统传媒改革突围

能源评论:互联网成为主流舆论,这一变化的演变逻辑是怎样的?

夏伟:传统媒体占主导的时期,组织可以通过垄断信息的渠道,达到防止有害信息传播的目的。但是,互联网技术的应用与发展,使得人们能够轻而易举地获得各种信息。当受众从手机上获取信息成为主流时,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就自然而然地成为了主流舆论。

能源评论:新的舆论主流阵地与过去有什么本质的不同吗?

夏伟:窗户打开了,新鲜空气进来了,同时进来的还有苍蝇和蚊子。你接受了互联网带来的便利,必要要接受它带来的负面的东西。当渠道由过去的单一性变为现在的多元性时,各种变数随之而来。过去的舆论场是线性传播的,控制线路的源头就能达到控制全部。而现在是全网互联的网络状结构,你不知道从哪个节点入侵,网状结构的传播比起线性结构的传播要复杂得多,难以防控。

能源评论:那如何适应这个变化呢?

夏伟:不仅仅是适应的问题,而是充分地融入,举例来说,鱼并不是适应水,而是与水相互交融,水已经成为鱼生存不可或缺的生活资料,鱼和水互为生态环境。互联网打破信息垄断去中心化的特征,对一切组织具有解构和重组的作用,不主动融入将被淘汰。新环境下,传播渠道和节点更为多元,你不知道在哪个地方会成为舆论的引爆点。可以说,互联网技术逼迫传媒机构由渠道主导向内容主导转型。

建设新型传媒集团如何布局

能源评论:中国建立新型传媒集团该如何布局?

夏伟:我认为是“思想主动,机制灵活,手段创新”12个字。

能源评论:能依次解读一下吗?

夏伟:认识不到问题就是最大的问题。兵临城下,你还不为所动,这是等死的节奏。现在不是你想不想建立新型传媒集团的问题,而是各种外在的、内在的压力逼迫你必须建立,思想舆论的阵地你不去占领自然有人去占领,因此思想上占据主动,积极地寻求突破是第一位的。

能源评论:那机制灵活呢?

夏伟:原来管媒体的做法在互联网时代已经越来越没有效果了。我的观点是,堵不如疏,控不如学,时代潮流,不进则退。在这个问题上,临时培养人才显然是来不及了。别人的网络队伍已经训练了好几年,用的武器也与我们不是一个重量级的,你再临时去找几个人埋头训练,最后还是那个“机关枪对大刀长矛”的力量悬殊的较量。怎么办,我认为是建立良好的机制,吸引全世界最优秀的传播人才加入。

能源评论:解决了思想的问题、机制的问题,那么怎么进行手段创新?

夏伟:两个字,黏度。互联网传播的特点是短平快,最终实现用户的黏度。我们知道,以前党报党刊是标准配置必须读,现在可不是那样,网上的信息喜欢就点一下,不喜欢可以置之不理。去年,互联网上有一段5分多钟的视频“领导人是怎样炼成的”,用动漫的形式讲述了中国领导人的选拔过程,短短几天点击量超过1000万次,社会反响很好。这就是用户的黏度,要实现黏度,必须有趣,要有趣,必须发挥创造力。手段创新是未来互联网传播的重要驱动力,这一点不容忽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