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曾子建

随着沪港通启动时间日益临近,投资者对港股市场的关注度越来越高。在上一周的“决战沪港通?赢在香江”栏目中,《每日经济新闻》向读者报道了恒指近25年来“熊短牛长”的市场特征,同时也介绍了港股市场几轮大牛市和股灾的情况。

尽管港股市场相对A股市场有着高度市场化和国际化的特殊属性,但同样也导致港股市场多年来黑天鹅事件频出,并给投资者带来意想不到的风险。因此,在本周的“决战沪港通?赢在香江”栏目中,本报将通过对两地市场融资制度的差异对比,全盘解析港股市场中的“地雷阵”。

市场定位差异易“埋雷”

由于港股市场历史悠久,因此在市场定位上,与仅有20多年的A股市场差异明显,尤其是两地监管机构的监管目标和监管原则不完全相同。

港股监管机构的主要职责是促进香港证券和期货市场的发展,目的则是将香港发展为国际化的金融中心。因此,香港证券监管机构放宽了对公司申请上市的限制,简化了程序,缩短了处理申请时间和消除了若干限制竞争行为的保护壁垒,以吸引更多企业在港上市。

相比之下,A股市场天生担任着筹集资金,促进国民经济健康发展的重要任务,因此内地证券监管机构对企业的IPO、再融资把关更严。

而两地监管差异导致的结果是,港股市场企业上市融资更加容易,对企业业绩要求更为宽松。IPO公司只要达到港交所的最低要求,并且完整披露有关事项后便可上市,由市场投资者自行对企业价值做判断,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增加了投资者面临的风险,迫使他们在投资前更加关注企业的内在价值。因而,目前港股市场投资者结构以机构投资者为主。

此外,港股市场几乎没有出现过因行政命令而停发新股的情况,只要企业发行的股票能够获得足够数量的认购,就可以完成新股发行。不过,由于高度市场化,也导致在市场不好时,出现大量新股上市后就破发的情况。

近期最典型的IPO地雷事件,就发生在今年1月9日在港上市的福建服装企业诺奇(01353,HK)身上。7月21日,诺奇股价突然连续三天暴跌,从2.2港元跌至停牌前的1港元。停牌后,该公司通过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确认公司董事长失联,并已在香港报案。上市不到一年,诺奇股票市值蒸发超过50%,参与该股的投资者损失惨重。

再融资花样多审批较宽松

港股市场除了IPO高度市场化外,上市公司再融资审批程序也相对宽松。此外,港股公司再融资方案被交易所否定的情形也很少见。简单来说,上市公司只要抛出再融资方案,投资者对融资项目认可且愿意掏钱,再融资就能顺利进行。由于港股公司再融资相对容易且费时较短,这也给投资者埋下了诸多地雷。

此外,港股上市公司再融资手段也花样繁多,多以 “供股”、“配售”、“可转债”和发行认股权证几种方式为主。其中,供股是企业向现有所有股东发出供股邀约,使其可以按照现时持股比例认购新发行的公司股份,类似于A股的配股融资。“配售”则是向特定投资者发行新股,类似A股的定增。

那么,港股市场的再融资究竟有多方便?据记者了解,港股上市公司如果想供股,只需董事会通过,甚至无需由股东大会审议,便可在不超过总股本20%的范围内,通过供股、发行可转债和认股权证等方式进行再融资。由于港股公司可以在限制很少的情况下进行快速再融资,从而给以二级市场的炒作者不小的震慑。

供股或可“秒杀”游资炒作

“千万不要对一些大幅炒作的港股过于眼红,很有可能当天晚上这家公司就抛出供股方案,第二天可就遭殃了。”一位长期投资港股的市场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一旦上市公司股价远超其内在价值,那么企业可以立即通过再融资来大量增加市场供给。而二级市场投资者要么投入更多资金参与供股,要么放弃供股遭受股权被大幅稀释的损失。这也使得在港股市场,投资者对所谓的题材、概念炒作不敢轻举妄动。

近期,港股市场就有一个典型的通过供股秒杀炒家的案例。今年6月11日,市场突然传出腾讯旗下产业投资基金可能有意收购星美文化(02366,HK)。当天,星美文化股价突然上涨56%,并且放巨量成交了约2亿港元。然而,次日星美文化发布澄清公告称,未获腾讯接触并同时宣布供股计划。

根据星美文化的供股方案,公司主要股东覃辉收购GrandAstute35%股权,现金代价3.6亿港元。而公司建议股本重组,先将股份二合一,随后进行一供八,发行22.5亿股新股,供股价0.35港元,这一价格较前期理论收市价折价83.33%。集资净额7.61亿港元,其中3.6亿港元用于支付上述收购。8月11日,星美文化公布供股方案后复牌,当天股价暴跌51.43%并以0.51港元报收,彻底秒杀6月11日买入的投资者。到8月18日,星美文化最低已跌到0.415港元。

相比之下,A股上市公司想通过配股进行再融资,其难度更大。一方面,配股方案必须要经过股东大会的审议通过,同时配股募集资金项目还要受到证监会的严格审查;另一方面,配股方案最终拿到证监会批文可以实施时,可能已经过大半年甚至更长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