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建光

27日晚间的两则新闻足以令隔夜市场表现充满期待。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坚持定向调控,抓紧推进生态环保养老服务等重大工程建设,既是调结构的重要举措,也达到稳增长的目的。同日,央行宣布,引导农村金融机构降低涉农贷款利率,支农再贷款执行优惠利率,贫困地区符合条件的农村金融机构的支农再贷款利率还可在优惠利率基础上再降1个百分点,揭开了定向降息的序幕。

定向降息源于前期政策效果有限。面对上半年经济下滑,决策层推出了两次定向降准,加大棚户区改造,加大铁路投资,稳出口等诸多微刺激政策,在此之下,二季度国内经济增速回升至7.5%,达到政府目标。

但是,仅靠上述政策似乎无法将中国经济带入上升通道,更加积极措施缺失的情况下,7、8月中国经济数据又出现下探趋势。7月消费、工业生产、固定资产投资均有所回落,金融信贷数据大幅低于预期。8月汇丰PMI转而向下,煤发电量环比回落3%,铁矿石价格继续下降,粗钢产量持续减少等等。种种迹象表明,国内经济企稳态势仍旧不稳固。

房地产困扰当前经济走势。房地产遇冷的负面影响逐步显现,当前房地产销售、新开工面积持续大幅萎缩,始于二三线城市的房价下跌潮已经扩展到北上广深四个一线城市,7月70个大中城市新房价格有64个环比下跌。

此外,尽管相当一部分城市已经取消了限购政策,但目前效果仍不显著。房地产新开工保持负两位数增长,销售额下降也近10%,土地出让金大幅下滑,部分城市土地流标频发。如此看来,房地产对于经济增长的负面影响明显显现,政策唯有更加积极才能应对这一。

实体经济仍受融资难,融资贵的困扰。尽管在前期定向降准与央行加大公开市场操作之下,短期资金成本有所下降,但与实体融资联系紧密的中长期贷款利率仍然保持较高水平。截至8月27日,SHIBOR隔夜利率为2.86%,比7月底与比去年同期分别下降了0.34、0.145个百分点。

于此同时,国债到期收益率也出现短端下行,长端上行的情况,1个月、3个月国债到期收益率比去年同期分别下降0.24、0.09个百分点,而一年期、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分别比去年同期高0.19、0.27个百分点。除此以外,资金贵也导致有效需求减少,7月新增信贷不足4000亿,显示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有限。

定向降息只是第一步,更加积极的政策或有可期。由于此次支农再贷款仅为200亿元,且仅针对农业对增长的贡献有限,因此仿效定向降准逐步扩围的规律,未来定向降息也有望从农业扩围至棚户区改造、小微企业等。同时,考虑到未来多点定向降准与定向降息,实际上也达到了全面降息降准的效果,对降低全社会的融资成本有所帮助。

当然,鉴于房地产对经济的关键作用,未来政策需要着重解决住房按揭贷款“难和贵”的问题。购房限制逐步取消的效果不明显,在接下来的楼市“金九银十”期间,建议货币政策在此之前,做好对首套房贷款可得性和优惠利率的安排,并对建小户型房地产开发贷款给予支持,以防止房地产硬着陆枉费前期稳增长的努力。

(本文作者介绍:瑞穗证券亚洲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客座教授,中国新供给经济学50人论坛成员,中国金融40人论坛特邀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