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施亮 价值中国网

2010年4月16日,股指正式登陆A股市场。然而,在其登陆之际,却遭到各方的质疑。

确实,针对这个成熟市场必备的工具,股指期货不仅具有套期保值的功能,而且还具备助涨助跌、高杠杆率等特征。至此,对处于“发展幼稚期”的A股市场而言,确实是一轮巨大的考验。

自股指期货正式登陆后,A股市场也遭到了一波迅猛的杀跌。其中,以上证指数为例,指数仅仅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就从3164高点狂泻至2319点,期间累计下跌空间就达到845点。或许,这也是股指期货给A股市场带来的“见面礼”。

截至目前,股指期货登陆A股市场已有四年多的时间。然而,从二级市场的表现来看,股指期货的助涨功能并没有太多的体现,反而充分展现出它的助跌功能。

有评论认为,股指期货是股市下跌的罪魁祸首。也有评论认为,股指期货助跌明显,其根源就在于混乱的制度设计。

不可否认,从全球成熟市场的实践案例分析,股指期货确实起到了积极的效果,并为市场的价格发现功能起到很好的探索作用。

遗憾的是,当它正式引进国内市场之后,它的功能却遭到了扭曲,甚至成为了股市上涨的最大阻力。究其原因,笔者认为,主要有几种表现。

其一、期现市场之间的交易制度不对称,造成市场的扭曲性发展。

自2010年4月16日股指期货正式登陆至今,市场就分别为期货市场与现货市场制定了不同的游戏规则。其中,期货市场设定为T+0的交易制度,而现货市场则设定为T+1的交易制度。于是,在不对称的交易制度下,无疑扭曲了市场的正常发展。

其二、起初中金所设定的规则,反而成为机构操控市场的理由。

据资料显示,中金所规定,机构做股指期货只能进行套期保值,且机构做多的额度为600手。此外,按照规定,投资者可以根据有关规则和自身需要申请套期保值,多头套期保值的额度可以超过600手。

显然,针对机构只能进行套期保值的规则,实质上是鼓励机构进行空头套期保值。在实际操作中,特别是市场处于长期的下跌趋势,因机构持有巨量的现货,而进行空头套期保值无疑成为机构降低风险的主要方式之一。至此,也为市场的上涨构成了长期性的压力。

除此以外,虽说机构做多额度并非完全限制于600手,但是从实际情况分析,因做空的额度限制并不多,而机构做多的额度也远远低于做空的额度,此举也为过去四年市场空头长期占优的现象创造了条件。

其三、空头套期保值结合高杠杆率加大了机构做空的热情。

过去,沪深300股指期货合约的最低交易保证金为12%,即实行8倍左右的杠杆。然而,结合机构持有巨量空头套期保值仓位的大环境,市场下跌将会为机构创造出更高的盈利空间。于是,在偏向于空头的市场环境下,机构更愿意通过做空实现利润。

其四、散户参与成本过高,股指期货沦为大资金大机构操控市场的有力武器。

按照规定,参与股指期货市场需要具备50万的开户门槛,且要通过大量的严格审核。即使散户得以通过上述的限制,还得面临交易额过高的问题。

就目前而言,一个点的交易金额为300元,再乘上相应的指数及保证金率等,累计涉及的交易金额却是相当庞大。由此可见,在缺乏资金优势、信息优势等大背景下,散户要想在股指期货中捞上一笔,恐怕也是一件难事。

至此,股指期货因其特殊的制度设置,给广大投资者带来了很大的麻烦。而因股指期货具有庞大的撬动效果,也给A股市场带来极大的冲击。最终,也逐渐成为大资金大机构操控市场的有力工具。

然而,值得一提的是,今年8月29日,中金所发布通知将沪深300股指期货合约的最低交易保证金由12%调整为8%,沪深300股指期货持仓限额也从600手调整至1200手等,此举也给市场对股指期货带来了新的解读。

实际上,针对保证金制度的调整举措,笔者认为,既有利又有弊。一方面,调低保证金,对散户参与股指期货交易提供更低的门槛。另一方面,却扩大了杠杆率,提升了市场的投机色彩。显然,调低保证金能够激活市场的交投,但同时也为市场的投机行为带来了极大的伤害力。

此外,针对持仓限额制度的调整,其实属于一项具有进步性意义的举措。其中,更为关键的是,限额的扩大,将会逐步壮大多头的力量,并有利于市场多空双方的持仓平衡,从而逐渐打破过去空头长期占据优势的局面。

笔者认为,自股指期货登陆至今,其对中国股民的伤害之大确实难以想象。四年多来,因股指期货相关制度的不完善,严重扭曲了市场的游戏规则,并已成为大资金大机构操控市场的重要工具。显然,就目前的市场环境而言,未来必然会加快对国内股指期货相关制度的完善,逐步打破以往空头占优的被动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