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投资界精英陈竞辉而言,获得巨大财富也许很难,但更难的是,如何让这笔财富对社会做出真正有意义的改变。(陈来福摄)

43岁的陈竞辉是全球私募基金巨头‘阿波罗全球管理公司’的亚洲区创始合伙人,这是一家掌管约1680亿美元资产的环球另类投资者。出身贫寒的他认为,获得巨大财富也许很难,但更难的是,如何用这笔财富对社会做出真正有意义的改变。他主张有责任的投资,期待‘良知投资年代’的到来。

他是全球私募基金巨头“阿波罗全球管理公司”(Apollo Global Management)的亚洲区创始合伙人。这是一家掌管约1680亿美元资产的环球另类投资者。在加入这家公司前,他是曾经拥有100亿美元资产的美国对冲基金Amaranth的董事经理。

他在金融投资界的出色表现,让他在2010年被《对冲基金月刊》(The Hedge Fund Journal)评选为全球对冲基金经理40大明日之星。他也被这份以香港为根据地的刊物评选为年度最佳亚洲信贷对冲基金的经理,并在2013年被我国政府授予杰出的金融业认证专业人士(FICP-Financial & Insurance Conference Planners)。

43岁的陈竞辉是许多人眼中的成功金融投资专才,有着令人羡慕的成就与地位。他目前也是新加坡报业控股有限公司(SPH)的独立董事。然而对陈竞辉而言,他从不认为自己很成功,甚至还觉得自己是一个“挺失败的投资者”,因为他在大学开始投资时,就把求学贷款输掉一大半,还差点破产。

陈竞辉透露,他在南洋理工大学念会计系时,身边一些朋友正投入投资风潮。他也向银行申请了教育贷款,用来做期权(option)交易。

他说:“那时我连布莱克·斯克尔斯期权定价模型(Black Scholes Model,金融市场普遍采用的期权计价方程式)都搞不清楚,却敢敢拿钱去买期权。可想而知,我的投资结果是惨败的,一下子就在期权交易中输了5000多元。”

对大学生来说,5000元不是小数目,那次失败的投资让陈竞辉上了宝贵的一课,让他决心认真学习,提高投资知识和加强操作能力。那次失败为他提供了一个朝向投资界发展的契机。

大学毕业后,陈竞辉加入吉宝企业(Keppel Corp)。他后来向公司要求从会计部转到资金部,负责管理公司资金。当公司财务总监张顺和问他,凭什么认为自己有能力负责管理公司的庞大资金呢?陈竞辉叙述了自身失败的投资经历和从中学习的经验教训。他那一番话无疑说服了对方,让后者相信他的决心,把他派到资金部担任买方分析师(buy-side analyst)。

陈竞辉说:“正所谓失败是成功之母,我做过许多投资,其中有些成功,有些失败。但从失败中学到的东西,往往远比从成功中所学到的更多。”

投资世界存在贪婪陷阱

本报约一年多前约访陈竞辉,但他以投资界还有比他更成功的人士为理由,婉拒了。

今年同他再次提起专访的事时,他又多次婉拒。直到后来在他弟弟、青年艺术家陈竞文的协助游说下,他才同意接受专访。

陈竞辉表示,他谨慎对待媒体的专访要求,因为他曾经有过不太愉快的采访经验。

在那次的访问中,陈竞辉强调了从投资过程中所获得的领悟,包括认识到价值投资(value investing)的重要性,以及生命并不尽然只是如何获取更多财富等;他也认为,有时候珍惜与家人的相处时光,就是人生最大的回报。

该篇报道后来给人留下的印象却是,他如何凭借敏锐的投资眼光获得百万元盈利、在新加坡荷兰路和美国洛杉矶买了豪华公寓等。

对此,陈竞辉无奈地说:“很多人谈到投资家,往往只关心这名投资家从投资决策中发了多少横财,他是否像巴菲特(Warren Buffett)一样,有着高成功率的投资秘诀或捷径。事实上,投资在于大量阅读加调查研究,并无任何秘诀或捷径可言。”

不过陈竞辉坦言,如今的投资世界已经过于注重回报和盈利,业绩成效大于价值投资。许多对冲基金不惜一切代价,以高薪吸引顶着光环、有名牌大学学历,或曾经在著名投资公司工作的投资精英加入,一旦这些投资精英无法达到基金设定的目标,就立即将他们开除,然后再寻找新人才。

他认为,这是投资界的现实,同时也是投资界的悲哀。因为当投资界人才的生命意义,只围绕着追求成绩和高薪报酬,这些人的价值观也将因此被扭曲。

在投资界多年,陈竞辉见过一些同行穷奢极侈的生活方式:买跑车、游艇、私人飞机,甚至收购职业篮球队和足球队。他撰写的《亚洲财务报表分析》一书,对许多商业欺诈案展开研究工作,发现企业的欺诈骗赔手段,层出不穷。

他感慨地说:“在投资的世界里,贪婪的陷阱无处不在。人只要有了贪婪欲念,这些事情就会不断地发生。”

陈竞辉认为,获得巨大财富也许很难,但更难的是,如何用这笔财富对社会做出真正有意义的改变。

他举例说,有一回他和几名公司老板谈起组织筹办慈善高尔夫球活动事宜。“我直接问这些老板:与其花钱主办这类活动,为何他们不干脆参与公益活动呢?因为这将更有效率。结果老板们只是尴尬地回答:唉,竞辉,你说得很有道理,我也明白你的意思,但现实世界的运作不是这样的。”

说起这事,陈竞辉似乎显得激动:“我真的搞不懂,为什么投资界的风气是如此呢?为什么投资者从社会获得了这么多,却从没想过回馈社会呢?”

深信“取之社会,用之社会”道理,陈竞辉决定以身作则,主动参与慈善公益和社区服务工作,包括担任连氏援助组织(Lien Aid)和竹脚医院捐赠基金(KK Endowment Fund)的董事。他也定期带着孩子到大巴窑一些一房式租赁组屋和兀兰组屋,分派食物给贫困家庭或孤独老人。

另外,他还积极发挥自己的财务管理和投资专长,为非盈利组织或社会企业提供意见,或到学校进行教学等。

陈竞辉说:“金钱或许是许多罪恶的根源,但如果能善于利用它,它也能为你带来许多好处。作为专业投资家,这也是我回馈社会和帮助下一代的做法之一。”

圆形孔的方形钉

陈竞辉这种敢怒敢言、积极维护有责任投资的作风,固然获得许多人的赞赏,却也跟冷酷与贪婪的投资世界,显得格格不入。

事实上,尽管陈竞辉在投资界中交出了骄人成绩单,是全球三大私募基金公司中唯一的亚洲人主管,但他始终觉得自己有如投资界的“局外人”。

陈竞辉带点感慨的语气说:“我常常觉得自己像是插入圆形孔的方形钉,虽然我的投资才能让我在投资界如鱼得水,但我的价值观又难以跟其他人融合在一起。一些人更觉得我是个愤世嫉俗,不懂得变通的投资家。”

会不会觉得自己太急于改变这世界了呢?

陈竞辉摇了摇头,并叙述了一件他在一家公司所遭遇的事。

当时他加入那家公司时,发现公司总裁和主管有专用厕所,而且设施比员工的好,他向人事部主管反映这问题,结果人事经理冷冷地警告他说,他只是一个小职员,别多管闲事。

陈竞辉当时感到愤愤不平,但也无能为力。直到10多年后,当他在投资界取得成功后,在一次与该公司总裁会面时,他重提此事,后者马上采取行动,不但撤除厕所专用权,也把那名人事部经理调走。

等待“良知投资年代”

陈竞辉说:“不公平的事之所以发生,是因为寻求公平者一直保持沉默。很多年轻一代在加入这行业前,是充满着理想与激情,但他们后来渐渐忙于残酷的职场生存和物欲追逐中,以致大家只记得明哲保身,忘记当初的理想与激情了。”

他也认为现今的金融投资业必须做出改变,加强业绩成效和价值投资之间的平衡,否则这行业将难以更好地发展下去。

他说:“我不想只是成为一名高成功率的出色投资家,我还希望自己能成为一名能坚持理想和价值观,让自己的行为能启发年轻一代的投资家。”

而他相信,只要坚持着信念,他所期待的“良知投资年代”总会来临。

受惠于任人唯贤制度立志回馈社会

陈竞辉注重社会责任和积极回馈社会的行为,源自于他较贫寒的成长经历。

他自小住在大巴窑的一房式组屋,父亲陈石凌曾当过记者和体育解说员,靠着打两份工作,抚育了他、弟弟陈竞文和妹妹陈凯欣长大成人。

陈竞辉很感激父母采取开明的培育方式。他说:“父亲只有小学文凭,却成功抚育了我们三兄妹。弟弟竞文和妹妹凯欣在艺术的道路上都取得耀眼的成绩,同时获得2007年的青年艺术奖。”

此外,他也深受外公洪恭兰的影响。外公曾为培华学校的董事长,对培华学校的发展有着重要贡献。

他还感激新加坡推行的任人唯贤制度,让他在求学的过程中,能够通过奖学金继续深造;在取得南大会计系学位后,考获耶鲁大学商业管理硕士学位,并在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完成了研究生课程。

当中,他特别感激1992年吉宝企业颁发给他的第一份奖学金。

他说:“我并不是工程系毕业生,A水准考试也没考获全A的优异成绩。但当时的吉宝企业总裁朱昭明和奖学金评选董事在评选时,除了学业成绩,也把品格和其他方面的能力考虑在内,最终给了我继续升学和取得成功的机会。”

正因为社会给予的支持,陈竞辉饮水思源,立志要回馈社会。

他透露,虽然每年有超过100多名来自世界各地的青年才俊申请加入公司当实习生,但他尽可能聘请本地人。过去七年来,他聘请了20多名新加坡实习生,当中有不少是本地大学毕业生,而不是来自所谓的常春藤大学(Ivy League)。

“当然,我聘请的重要条件之一是,他们都必须热心慈善,参与过义务工作。”

陈竞辉不久前为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的新一批金融奖学金得主发表演讲。在演讲中,他指出随着新加坡的转变,除了强调任人唯贤制度,国人更不能忽略关怀社会的重要性。

他说:“我们必须确保成功并不取决于一个人的家庭背景,我们也必须创造更多元化的成功渠道,以维持社会流动性,使不同背景的人,都有公平的机会。”

从一个贫寒家庭的孩子,到今天的成功投资家,陈竞辉对新加坡任人唯贤的制度有信心,也将继续“投资”在新加坡,以建立一个以关怀为本的包容社会。

来源:联合早报  记者:周文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