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经济报道  

秦伟 香港报道

当沪港通北向机构投资者的热情逐渐弥补散户的犹豫不决时,南向投资者的情绪依然摇摆不定。

“北向的资金流量会远远超过南向,可能在沪港通开通一年后,南向的额度都不会用尽。”瑞银证券H股策略分析师陆文杰直言,内地无论机构投资者或散户,对于沪港通的热情都比香港更低。

不过,高盛中国首席策略分析师刘劲津认为,南向交易将对香港市场上股票的价格以及供需关系带来重要影响,而加码香港市场的投资,对于内地机构投资者提高投资效率以及对所有投资者分散风险都有积极影响。

南下缺乏动力

在现有机制下,内地机构投资者已经可以通过QDII投资于香港市场,而散户在不需面对资金门槛的情况下也可以在香港开设投资账户。

“QDII的额度有850亿元,但现在只用了大概35%,这意味着内地机构投资者如果要增加对香港投资,并不必等沪港通开通。”陆文杰指出,现在他们并没有要增加对香港投资的强烈意愿。

瑞银的统计显示,从2013年至今,内地19只新募集的QDII基金中,只有两只基金是投资香港,12只基金投资于全球或美国股市;5只投资于全球债券市场。

而对于内地的散户而言,通过沪港通南下投资,首先要满足证券账户及资金账户中余额合计不低于50万元的要求。与之相比,直接开设港股账户则更方便。

一位在港中资券商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内地客户在香港券商开设交易账户只需内地身份证和通行证,并不设资金门槛。另一方面,沪港通只能投资266只指定港股,而直接开户不仅没有这一限制,还可以投资美股等。

“内地的个人投资者在投资海外时,一个重要的投资目的是寻找与其现有投资相关性较低的投资标的,以达到分散风险的目的,而香港与内地市场的相关性仍然较高,对其而言,投资香港可能无法有效实现分散风险。”陆文杰表示,另一方面,可以满足沪港通要求的也是收入较高的投资者,他们中很多在过去几年已经通过各种渠道在香港开设投资账户。

而相比之下,北向交易的关注度更高。“对于海外投资者而言,这是一个大到无法忽略的市场。”刘劲津坦言,沪港通开通后,两地市场合计将成为全球第二大股票市场(以市值计),投资者不可能不做配置。

瑞银证券中国证券研究副主管兼首席策略分析师陈李预期,在沪港通开通初期(可能1-2周内),由于交易制度的限制,可能只有部分投资者在一开始就选择买入,其他人则逐渐加入,但额度依然会被用尽。

“一方面是原先没有投资A股的投资者现在加入,(另一方面是)QFII换仓。”陈李认为,通过沪港通投资上海,可令机构不必再借用券商的QFII额度,或将自身节省出的QFII额度投向其他领域,“虽然开始只是联通上海和香港市场,但深圳也可能有新资金流入。”

陈李认为,目前A股价格还没有反映出沪港通的影响,正式开通时还会看到海外资金进入大盘股,主板和大盘股还会有机会继续跑赢创业板和小盘股。“(长期内)外国资本会在部分股票上获得定价权,A股可能出现分裂,大盘股由境外和机构投资者主导,而小盘股则由散户主导。”

进一步参与套利交易可能风险已高

刘劲津认为,对A股投资者而言,投资香港仍然在区域、板块和公司角度可令其在一定程度上分散投资风险,投资者可以考虑的选股标准包括全球经济关联、低估的增长潜力以及知名品牌等。“很多香港上市公司的营收,与香港和内地业务的关联度并不高,而是来自全球,投资这类股票相当于间接分散风险;从公司角度而言,中国品牌价值最高的50间公司中,有12家都是在香港上市。”

对于市场热炒的A/H估值不同带来的套利机会,陆文杰认为,目前,香港小盘股股价已经上涨110%,表明已经有投资者在进行相关操作,进一步参与套利交易可能风险已高。“两地市场本来就存在不同之处,A股散户参与度高,买卖股票时不在意流动性;但香港以机构投资者为主,在投资时对股票的流动性有一定要求,即便沪港通正式开通后,A/H之间的价差也不会完全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