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檀  每日经济新闻

股市恢复市场面貌,重要的是尊重市场规律,我们现在还是没做好这一点。无论是冷落,还是哄抬,表现出毫不遮掩的功利性。

新华社最近连发4文指出搞活A股市场的重要性,没有人否认这一点。与实体经济一样,A股市场现在处于关键转折期。如果说,目前的股市体现出强周期、重资产的特点,未来将体现出核心技术、创新、轻资产等特点。

强周期行业、制造业在泥潭中挣扎,不可能有高估值。9月2日,中国企业联合会、中国企业家协会发布《中国企业500强发展报告》,显示500强大而不强。2014年中国企业500强营业收入总额达56.68万亿元,较上年增长13.31%;收入利润率为4.24%,资产利润率为1.36%,均连续3年下降;利润率仅为2.7%,远低于世界500强和美国500强的企业。

中国企业500强有100强进入了世界500强行列,但反映企业质量的数据与强大不沾边,利润率仅为2.7%,远低于世界制造业的利润率,平均利润率连续第三年下滑,创下200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还不到美国500强的一半;中国企业500强有118家净资产收益率低于或等于3.3%,不如商业银行一年期定期存款利率,41家企业净资产收益率为负。成本高、效率低、产能过剩、周期判断失误,大型国企改革并未有根本进展,既未培养出大批抗风险的企业家,也未能让国企摆脱浓厚的衙门气息。

股市逐渐替代银行,成为大企业万能的钱袋子,股市就是那个神灯,擦一擦念句咒语,财富源源流出。大型国有企业陆续上市的结果是,国企改变了股市,而不是股市改变了国企。

政府以行政手段强行并购地方国企,由低效企业并购高效企业的现象并不罕见。并购只追求规模,为了规模世界第一而沾沾自喜,完全无视庞大的库存,居高不下的负债率。

未来各传统行业只会剩下三五家大型企业,如果这些行业都以规模而不是质量取胜,中国制造业未来何在?目前这轮央企发端的改革成功的前提就是市场化。

低效并购并不是国企的特色,以并购这噱头玩转证券市场更拿手的是民企。统计显示,2013年以来,A股市场共有241家上市公司完成或正在进行重大资产重组,占上市公司总数近一成,而在2011年和2012年,这一数字均未超过70家。若以交易总金额来比较,2011年曾超过2200亿元,2012年回落至1100亿元左右,而在2013年至今,剔除重组失败及停止实施等情况后,交易总金额仍已达5601.03亿元。

民企跨界并购中有扑克企业做生物医疗,有餐饮企业做环保、新媒体、大数据,有汽车企业做网游,上市的餐饮企业、棋牌企业急于转型,忠诚地实现了让后来的餐饮企业无法上市的目标。但无论如何,这些企业振臂一呼“我要收购手游公司了”,股价应声而起,比打了激素还灵。股票投资者不成熟的投机色彩尽现于此。股票市场当然允许投机。但国企拼命分红给大股东、控股股东,股价低迷时,控股股东购入救市,以免输血管道堵塞。这是第一层操纵,其他股东运作股价美其名曰市值管理,这是第二层操纵。

我们现在希望股指上升,目的并不是为了市场,而是让市场提供回报,从根本上错位。没有盈利企业,没有诚信制度,股市维系一波三折。

不论如何,考虑到估值、政策等因素,短期内反弹有吃饭钱,可以预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