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丰慧

银监会正式批准三家民营银行的筹建申请后,有研究人员直言,民营银行真的办起来,前途也是很坎坷的(8月6日《中国经济周刊 》)。

总体来说,虽然监管部门放行了民营银行试点,但从风险角度来看,其要求与其他所有制形式的银行设立和进入条件苛刻得多,比如:在自担风险上,要求“民营银行在面临破产清算时,若资金不足以偿付时,则要以企业净资产或实际控制人的净资产对存款人存款给予全额或部分赔付。”实际上,民营银行成为了发起人负无限责任的公司。同时,以市场定位各具特色为由,大大压缩和分割了统一金融市场里的业务范围,使其业务拓展以及经营发展受到限制,竞争力大大削弱。

以上这些都还是次要的。最为主要的是,三家首批试点其中两家是传统银行。腾讯虽然声称借助互联网金融模式,但其社交媒体的平台属性决定其大数据不可能是完善的,其大数据不能支撑对客户金融业务的信用状况挖掘和分析。

传统银行日落西山的根本原因是,交易模式落后,金融资源配置效率低,不能适应互联网思维下高效配置金融资源的需要。同时,外部融资的多元化,直接融资比例增大使其脱媒化等等原因致使其竞争力已经在大大削弱。再者,内部运行成本极高,物理实体网点效率低、费用大,风险控制能力弱化,获取客户信用状况手段落后而匮乏等,已经不能适应现代新经济的发展。

金融的核心在于信用。无论吸收存款还是发放贷款,以及售卖理财产品等中间金融业务,都离不开“信用”二字。发工资就发几张纸币,拿上纸币就可以到商店买到商品,都是基于百姓和商店对纸币背后的国家的信任。存款人之所以敢于将大量存款存到银行,还是对银行的信任,是对国有银行背后国信用的放心。

民营银行与现有传统银行相比较,国有银行依靠的是国家信用担保,背靠的是国家这课大树。存款等金融业务交易对手最坏想法是,一旦银行倒闭,有国家政府最终承担责任。而民营银行试点已经明确自担风险。在现有思维社会金融信用环境下,民营银行吸收存款等资金来源的难度要远远大于国有银行,这将是其业务发展的最大制约。更为关键的是,设立物理实体性网点吸收存款的方式已经远远落后了,已经在逐渐被淘汰出局。

在吸收存款上没有优势和竞争力后,民营银行必将在资金价格上动脑筋。这个制约因素更大。一方面必须遵守现有存款利率上线限制的规定,否则,政策风险非常之大;另一方面一旦民资银行高利率吸收存款,那么,资金运用成本即贷款成本必然很高,仍然无法解决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现状,并且,给民营银行自身也带来金融风险。

专家们预测,未来若干年现有的全国20多万家银行网点都将没有存在的实际意义。这正应了比尔-盖茨的预言:“传统银行将会成为21世纪的恐龙”。而刚刚创立试点的民营银行却要往即将成为恐龙的方向本去。

腾讯民营银行相关人员已经明确表示“我们会更多采用互联网的方式进行”。但实乃力不从心。电商平台一直是腾讯的弱项,腾讯互联网上积累的实体企业和消费者即买家和卖家的企业以及客户并不多,也并不完整。定位在“重点服务个人消费者和小微企业为特色的银行”其客户基础并不好,借助互联网大数据挖掘是残缺的。如果吸引互联网平台以外或者线下的客户,那么没有多年培养培育是不能以互联网平台作为挖掘交易对手的。腾讯无可奈何之一,必将较大成份的进行线下银行业务,极有可能演变为与其他两家银行一样的传统银行模式。

真正水到渠成兴办现代民资银行的是阿里网络银行。阿里电商平台上有近900万中小微企业,有几亿消费者。同时,余额宝、支付宝有几亿金融支付和金融理财交易者;阿里网络小贷已经支持了90多万家中小微企业,累计贷款2200多亿元。让这样的电商企业创立民营银行是现代网络银行,不让其支持中小微企业都不行。只能引领现代银行发展趋势,并且只会对传统银行模式带来冲击,而不会冲击自己。

总之,腾讯等三家民营银行前景不容乐观,前途必将是坎坷的,三家发起企业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