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丽 中国证券报

近一周,有数只股票一开盘便封上涨停板。这些股票有一个共同特点,上涨前晚都公布了定增预案,拟募资补充流动资金,实际控制人或者大股东关联方将参与认购。

据记者对已经推出定增补充流动资金方案的上市公司进行梳理后发现,这些公司主要集中在制造业、金融业、批发和零售业等重资产行业,并且通常都是大股东以现金包销,输血的同时达到曲线增持的目的。

重资产的资金饥渴症

根据数据统计,截至2014年9月9日,今年以来有定增动作的上市公司已经占到全部A股上市公司的三成。其中,已公布定增预案的公司高达599家,定增股份已完成发行的公司达247家据记者梳理名单后发现,有27家已于今年完成现金认购的上市公司,定增目的仅为补充流动资金。这些定增补充流动资金的公司主要出现在制造业、金融业、批发和零售业等重资产行业,并且通常都是大股东以现金包销,输血同时曲线增持。

制造业等资本密集型产业对资金的需求度向来很高。在27家完成现金定增补充流动资金的上市公司中,半数企业均属于制造业。

宏达股份为例,该公司近三年一直高负债经营,资产负债率长期处于80%上下,高企的财务费用以及每年为偿付利息所支付的现金加起来将近8亿元,每年从银行借款的金额已超过当年的营业总成本。资本固定化比率更是高达776.49%,这意味着宏达股份固定资产净值已经是自有资金的七倍有余,固定资产资金投入远远超过自身能力。非公开发行前,公司主要依赖借款方式为业务发展提供资金支持。

根据宏达股份当时发布的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发行对象为大股东宏达实业等,发行价格为董事会会议决议公告日前二十个交易日公司股票交易均价的90%,即3.86元/股,属于折价发行,共发行10亿股,实际募集资金38.28亿元。

按照宏达股份公告中的说法,“通过偿还银行贷款和补充流动资金,公司可以降低公司资产负债率,优化公司资本结构,减少财务费用”。从宏达股份8月28日公布的中报数据来看,上半年公司亏损9806.58万元,亏损程度较上年同期扩大,资产负债率继续增加,达到了83.66%,仅流动负债就达到63.97亿元。38.28亿元资金输血是否能扭转局势?目前来看还有待时间验证。

近期公布定增预案的首航节能银轮股份等也身处制造业,均拟向大股东关联方发行股份募资,全部用于补充流动资金。虽然制造业对资金的需求比较旺盛,但制造业定增募资的金额普遍较小,往往在几亿元的范围内。而总市值普遍偏高的金融业平均募资数额则比其他行业大很多。27家公司中,实际募资金额最高的前三名分别为招商证券东吴证券西南证券,平均募资金额在68亿元左右。金融业定增募资主要是为了增加资本金。

这27家依靠定增补充流动资金的公司平均市值为159.72亿元,绝大多数的资本固定化比率超过了70%的警戒线,还有半数远远超过100%,说明这些公司在定增前已经动用了部分流动资金借款,日常营运资金严重短缺,急需现金定增输血。

三指标或预示“下一个”

过去,上市公司的定增融资计划往往一经披露便遭市场无情抛弃,股价持续大跌,这一现象在A股较为疲软时尤为显著。比如2012年底发布定增预案的中国国旅,开盘后即一路跌至跌停板。但现在,定增补充流动资金的上市公司却打了个翻身仗,发布定增预案后,股价非但没有下跌,反而节节高升,打破了传说中的“魔咒”。

“这主要与投资者的情绪有关,这段时间大盘表现不错,大家对未来的判断比较乐观,预期定增的股票还有大涨的幅度。”南方基金首席策略分析师杨德龙据记者分析道。

如何在茫茫股海中筛选出这些有涨停机会的定增潜力股?中国证券报记者对27家公司的财务报表进行深度分析后发现,可以从以下三个财务指标进行取舍。

一是看资产负债率。经过对比发现,以现金方式进行定增补充流动资金的27家公司中,23只定增股去年年底资产负债率远超50%压力线,而2537只A股中,资产负债率如此高企的公司还不到一半。

二是看资本固定化比率,即被固定化的资产占所有者权益的比重。对于制造类等重资产企业来说,这一指标的安全边际应是70%以下。但除去金融业的公司,上述定向增发的公司该项指标几乎都不达标,大半企业远超过100%。房地产业的该项数值一般在20%左右,但定增前的大连控股资本固定化比率高达59.23%,募集资金到账后才回归正常水平。资本固定化比率异常,说明企业投入已超过自身能力,日常营运资金必然会因过于短缺而依赖贷款。

三是看期内营运资本充足率。事实上,因期内营运资本严重不足而选择定增融资的上市公司占据着较大比例。例如华电国际,去年年度报告期内,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达到218.86亿元,看起来不错,但营运资本却为-452.07亿元,表明华电国际的长期资本小于长期资产,有部分长期资产是由流动负债提供资金来源的。

现金定增激发想象空间

据记者统计,以现金方式包揽定增股份的主要是各公司的大股东。

大股东“输血”可谓一举多得。其一,上市公司获得了需要的资金,有助于扩大营运业务,补上资金缺口;其二,有了定增的消息,投资者往往当成利好趋之若鹜,股价趁机拉升一波;其三,大股东以较二级市场更为优惠的价格增持公司股份,加强了对公司的控股权。

多位市场人士认为,大股东看似输血的曲线增持,对股价有一定的促进作用。“至少这可以证明,大股东对公司未来的发展还是很有信心的。”国元证券表示,市场向好时,定增项目容易获得市场认可,带来公司估值的提升,进而变相降低公司的融资成本,使得公司定向增发的意愿增强。

此外,一些前期启动重大资产重组失败的公司,启动定增补充流动资金的概率往往比较大。还有一种情况是,一些公司前些年实施过定增,临近解禁期,又突然推出定增补充流动资金方案。这些情况或许是配合前期资金出局。

分析人士认为,投资者认可与否关键还要看上市公司是否具有想象空间。比如用定增募集来的现金补充现金流,改善财务状况从而达到净壳的目的,为往后的并购重组做准备。过去“披星戴帽”的天润控股、仰帆控股就是典型的活教材。又比如一些企业通过定增缓解资金压力,不排除是为后续并购做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