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说钱

9月16日凌晨,我在本栏目推出了《小心!三个‘多头司令’突然倒戈》一文,对股市和楼市的走向发出了警告。当天,伴随着强台风“海鸥”的来袭,A股凄风苦雨、放量暴跌,总成交创下4年来新高,技术形态完全走坏。

股市暴跌,是对最近接连公布的,令人失望的经济数据的直接反应。很显然,随着七、八两个月经济数据的恶化,中国经济到了一个变盘的关键时刻。正因为如此,各方争论日趋激烈。刚刚浏览博客,就赫然看到钮文新先生的大作:《央行必须承担“经济失速”之责》。

钮文新何许人?博客认证信息上写着“CCTV证券资讯频道执行总编辑、首席新闻评论员”。其实关心财经的人对他应不陌生,今年2月他曾撰文呼吁取缔余额宝,并由此引发了一场广泛的争论。他在文章中给余额宝列了两宗罪:一是抬高了全社会的融资成本,冲击中国的经济安全;二是获取暴利,他说余额宝睡着觉就可以拿走巨额利润,风险比打劫还小。

在最新的指责央行的文章里,钮先生说:

中国宏观经济在不断地“创新”,尤其是货币政策方向“招数”频出。但在我看,“花架子”居多,基本不解决本质问题,违背了基本经济规律。这是导致当下“经济失速”的根本原因……央行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为了依从美国强迫人民币升值的意愿,央行无度紧缩货币,这是导致中国经济屡次濒临“失速”边缘的关键问题。2012年上半年是第一次,现在是第二次,而这次的深度远胜于2012年那次。这个过程中,央行货币政策以“创新”为名多次“变招儿”,但万变不离其宗——让货币政策“名松暗紧”。包括纵容以余额宝为代表的大规模货币投机,纵容一切拉高金融成本的行为。

由于原文太长,不便全部引用。但钮文新在这篇文章中措辞比较激烈,使用了“荒唐”、“愚昧”、“不可饶恕”、“这是‘文革’当中‘宁左勿右’的怪胎”、“全身心揣度上意”等措辞,令人愕然。

更令人愕然的是,对于有专家建议并预测2015年的M2增速为15%到16%,他竟然说那绝不是“稳健的货币政策,而是相当大的紧缩政策”。

事实上,自2009年中国M2增速达到27.7%、2010年达到19.7%,后来的年度增速一直没有超过14%。比如2011年是13.6%,2012年是13.8%,2013年是13.6%,今年前8个月是12.8%。而政府工作报告里,对今年M2增速的预测是13%左右。所以,如果明年的M2增速被中央政府确定在15%到16%,绝对是在放松银根,而不是紧缩银根。

其实即便是13%的M2增速,都是相当快的。这种速度如果保持10年,广义货币总量会增长到初值的3.4倍;如果保持20年,会增长到初值的11.5倍。

过去十多年来中国广义货币供应量增长迅猛,总量已是美国的1.5倍,或者相当于欧元区加上英国,泛滥的人民币侵蚀着中产阶层的消费能力。30年前,刚刚找到工作的普通工人,月收入可以养活自己;但到了今天,相当比例刚参加工作的大学生,还需要啃老。

通过持续的宽松货币政策,来维持经济的虚假繁荣,不仅仅让民众实际生活水平下降,还使得中国的投资率全世界最高,企业负债率全世界最高,资产价格也出现严重泡沫。这种模式如果再维持几年,将必然爆发全面的经济危机。

在这种情况下,央行踩刹车、商业银行控制信贷风险,都是非常有必要的。李克强总理在天津达沃斯论坛上说得非常明确,要通过“强改革”而不是“强刺激”来解决中国的问题,不随短期经济指标的波动而起舞。让中国经济提前入冬,主动入冬,比毫无防备地遭遇一场冰雪灾害,会好很多。

而且众所周知,中国的央行并不是美联储,它几乎没有独立性。在这种情况下炮轰央行,说得不好听有指桑骂槐之嫌。

但钮文新有一个提醒是有道理的,那就是在货币相对偏紧的时候,民企、中小企业受到的伤害最大。怎么才能解决问题?仅仅靠目前的定向宽松是不够的,短期内需要更多减税政策。中长期,则需要全面向民营资本开放金融业,让利率市场化,同时减少政府直接投资项目,让更多非关键行业的国企私有化。

只有让政府不再成为全社会最大的投资方,全面开放金融业,在证券市场实施IPO注册制,中国的资金配置才会正常,中小企业、民营企业才能拿到廉价的资金,中国的经济才能重新恢复活力。这一切,都需要强力的改革,而不是像钮文新呼吁的那样,重走货币宽松的老路、死路。

但另一方面,也应该看到,由于今年是改革元年,反腐败、政府改革、军队改革等或全面推进,或正在启动,需要有一个稳定的社会环境,因此绝对不会允许经济“硬着陆”。在“底线思维”的作用下,未来还不断会有“微刺激”措施出台。但这不意味着,中央的施政理念有了方向性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