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泉

七月底行情启动时,“方泉股票群”约来15位机构投资总监聚谈。或许是因为方某投资圈朋友多是四十以上在股市摸爬滚打十数年而偏于保守吧,三分之二人士认为这不过是一波“微刺激”出的吃饭行情,并且行情的直接驱动事件是沪港通的开启。但沪港通开启究竟是利多还是利空,是否会重蹈2007年“港股直通车”覆辙,争议激烈。

认为“没有牛市”的理由,是中国经济几乎无解的痼疾产能过剩、货币超发和腐败溢价依然沉重地悬在头顶,而改革红利的有效释放必须在反腐“战争”大获全胜后假以时日。看多的理由,是中国股市20多年与宏观经济正相关的重叠并非必须,更主要的是与政策方向耦合。肖强兄还举出阿根廷的例证:“债务违约、经济滑坡、比索汇率自由落体、官方通胀率是30%,分析师认为实际通胀率是政府数字的两倍,但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阿根廷股市今年上涨了近100%!”心高气傲坚决看多的滕泰博士还在微信里说争议牛不牛没啥意义,牛来了动手做多罢。

八月底,笔者再约投资圈朋友聚谈时,认为“没有牛市”的方泉辈成了少数的三分之一。进入九月,沪深股市连创新高的同时更是连创4000亿的成交“天量”——成交量是我等老手最看中的指标,因为这证明了增量资金的进入!似乎也印证了蔡明等境内外套利者的判断:借沪港通契机海外资金已悄悄介入A股打了提前量。空翻多的尹中立研究员统计分析出此次股市上涨“不同凡响”的依据:信贷需求的下降是市场无风险收益率出现转折的信号,而无风险收益率“转折”成下降将刺激股市“出现趋势性走强。”连公开唱空坚决认为“没有牛市”的中信证券,其旗下的“中信固收研究”也“反水”提出“经济数据全面恶化,降准势在必行”,提出“驱动力结构转换,新型城镇化加码防范区域风险,创新驱动带动股市长期走牛”……这些乐观观点的基本逻辑还是资金驱动,还是冀望政策推动,冀望改革红利的释放。

私下里一直对股市悲观预期的韩志国老师在8月份宏观数据公布后更是忧思沉重:“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9%,创68个月新低;发电量今年以来首次负增长,同比降2.2%;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16.5%,增速为2001以来最低;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11.9%,创4个月新低;财政收入同比增长6.1%,创5个月新低……中国经济面临四万亿以来最严峻局面!”其实李克强总理对中国经济现实的情形更是心知肚明,因而在夏季达沃斯论坛上胸有成竹地说:“我们要依靠强改革来激发市场活力。……下半年和今后一段时间,我们要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以结构性改革促进结构性调整,着力推进体制创新和科技创新……”

如上,股市牛不牛的逻辑已然清晰:经济不好不支持牛市是共识;分歧对是改革红利效应的评估尤其中短期流动性是否充裕。

我依然坚持“没有牛市”的已沦落为少数派的立场,理由有二:其一,尽管过去20年中国股市多数时点并不与中国经济正相关叠加,但在2006年股权分置改革后除军工行业外国民经济多数行业的多数排头公司都已进入股市,股市作为国民经济晴雨表的功能已经实现,无视宏观经济对股市中长期的价值支持一味地放大资金的趋势性推动,很可能会舍本逐末甚至本末倒置;而我们企望改革红利的推动,也是企望改革对投资价值的特殊性提升。这也是我不看好整体大盘却对军工股情有独钟的主要理由。其二,所谓改革红利的制度变革即使如李总理掷地有声的“强改革”,怎么说也是一个稳步推进的过程,即使有引导投资者预期改变的功效,其切实的价值体现显然也有不短的“时滞”区间,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特别是在反腐这一作为改革必要前提的“战争”还处在“两军对垒胶着”的时期。

走得远了别忘了为什么出发。这波行情启动——无论反弹还是反转,最初的驱动事件是沪港通“制度红利”,最新的说法是沪港通实现不再是早先的10月10日而要推迟到10月下旬,就是说行情的升级或夭折要推迟到10月下旬,那么此前还可能是震荡向上趋势,还可能牛不牛的反复争论。我不认为是牛市来了,却在操作上不放弃结构性牛股,当下的策略是出掉赢利斐然的个股,换进一些这轮涨幅不多的二线蓝筹和严格分散进一些年内存在重组并购题材的小市值个股中。炒股票嘛,“炒”的是套利空间。牛或不牛,本质上是个概率事件,却不取决于预期的多寡差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