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培雄  和讯网

界历史上第一家股票市场诞生于1609年的荷兰。解放后我国创建的第一家股票市场是1990年的上海证券交易所。相比较国外股市四百多年历史,我国股市还只是牙牙学语的幼儿。20多年来,如果站在为国企融资、解困脱贫,中国股市无疑是成功的。但是站在市场经济的角度看中国股市,无疑是失败的。这种失败主要体现在中国股市从来不与中国经济走势同步,从而违背了股市是经济晴雨表的基本规律。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先生十几年前就断言中国股市是赌场。十多年来,这种赌场性质并没有获得根本改观,下面列举的是我们不懂股市的八大表象。

一、 市场并非仅仅是买与卖

市场自然要有买与卖,但是市场并非以买与卖为全部特征。例如,小偷卖赃物有卖与买,显然这不是市场;计划经济时期,商品价格是固定的,似乎也是买卖,但那也不是市场;目前沪深交易所有股票的买卖,可这是股市吗?

经济学家杨小凯指出,市场交易的核心不是商品买卖而是权利买卖。所以,小偷卖赃物是盗卖他人的权利;中国股市规定哪些股份制公司的股票可以卖哪些不能卖,也就是规定股民只能买哪些股票不能买哪些股票,实际上是侵犯股份制公司和股民的法定权利。关键的是形成了一个扭曲了的股市。

二、 股市包括融资功能

股市如同其它商品市场一样,都是商品交易的场所(包括市场机制)。中国股市是从国外引进的,国外股市权威书籍都没有股市包括融资功能的论述,而中国股市权威书籍全部认为股市包括融资功能。这是一个荒唐的逻辑,引入的是外国的股市,没弄清楚情况下实行的是自己扭曲了的规则。

三、 信用交易还是现货交易

我国证券法第四十二条规定,证券交易以现货和国务院规定的其他方式进行交易。所谓现货交易是指不能采用信用交易。如同我们平时到市场购物,采用的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种现货交易方式。然而我国沪深两个交易所,至今采用的都是信用交易。主要表现在作为交易主体的券商是T日买入股票T+1日结算。这种信用交易方式既违背证券法也带来巨大风险隐患。

四、 伪会员制

全世界股市基本都采用会员制,我国也采用会员制。所谓会员制是指交易所只对会员开放,会员才是交易主体。非会员(包括机构和股民)只能委托会员(我国规定券商)进行交易。即交易所应该是看不见非会员,所有交易规则对非会员是无效的。然而,我国现行股市管理体制下,不论交易所还是结算公司,直接与非会员的股民发生业务关系。这种不规范管理模式,既带来了巨大风险隐患也增大了交易成本。

五、 扭曲股份制

股份制是市场经济下最重要的经济制度之一。股份制实现了通过募集社会资本投入大生产的功能。马克思当年高度评价说如果没有股份制人类至今还没有铁路。股份制的一个基本特征是入股志愿,通过股票市场实现退股自由。可以认为没有股市的退股自由就没有股份制的募集资金,即没有股份制。我国目前股市采用垄断行为,限制股份制公司上市交易,实际上是严重破坏股份制。

六、 中国没有投资银行

如果没有银行,就没有间接融资市场。类似地,如果没有投资银行,同样没有直接融资市场。国外的直接融资市场主要建立在投资银行基础上(当然包括了其它机制)。我国表面上有券商,券商根本没有投资银行功能。我国直接融资市场是建立在股市上的,是一个扭曲了的直接融资市场。在这个直接融资市场下不需要投资银行,所以我国没有投资银行。

七、 误解做市商分散交易

市场原本是市场经济的产物,市场的设立与否、市场形式等都将受到经济规律的约束,而这一切在中国股市却被扭曲了。世界上股市的交易模式主要有两种,以纽交所为代表的集中交易和以纳斯达克为代表的做市商分散交易。事实上,做市商分散交易是风险更小的交易模式。笔者将做市商分散交易比喻为大超市交易,股民知道与谁做买卖。而集中交易属于地摊交易,股民不知道与谁交易。而在我国误认为集中交易才是风险可控交易,从而大力发展的是地摊买卖式的集中交易。

八、 单一类型多层次

汉语词典中,类与层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人们只有知道了事物的本质区别才懂得分类。股市实际上是多类型的,在多类型下还有多层次,即股市是多类型多层次的市场。我们只知道单一类型股市,从而喊出的口号始终是发展多层次股市。

事实上,还可以罗列出更多的我们不懂股市的表象。

市场经济下,稀缺的社会资源依靠市场实现最优配置。党的十八大首次提出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进一步说明市场对资源配置的重要性。在成千上万个市场中,不同市场配置不同的资源,显然每个市场对资源配置的效率不同,即每个市场对国家经济发展的权重不同。股市是少数几个最重权重的市场之一。由于对股市认识的偏差,使得我国股市多年来不但没有对资源配置起决定性作用反而起反面作用。股市现状实际上已经严重制约了我国经济的发展,这是当前我们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抛开阴谋论,相信从证监会、交易所、上市公司到每一位普通股民,大家都希望中国股市健康发展。中国股市如此现状是谁都不希望看到的局面。要治理好股市,必须解决对股市的认识问题,即从扭转对股市错误认识的上述八个方面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