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冬

水清则无鱼。当市场平静到波浪不兴的时候,炒家们就没有生存空间了。今年大部分时间便是如此。

金融危机之后,各国央行先后推出量化宽松政策。这个central bankput,对于市场意味着资产价格坏极有限,如果经济真的不景,央行会用尽手段注入流动性,印钞票对经济有多大帮助另当别论,但是对于市场就一定是利好。随着金融危机所带来的突发性风险渐渐消失,央行保底对金融价格的承托变得越来越突出,资金到最后干脆自己懒得再担心风险了,天塌下来由央行扛着。

今年以来,市场的风险意识日渐淡薄,风险指标VIX居然长期停留在11-12的超低水平,视地缘政治、增长困境如无物,市场的波幅越来越小,成交量也越来越低。成交量低到投资银行不得不大幅裁减外汇市场、商品市场的人手。

笔者认为,全球市场超低波幅的时候已经结束。

美国联储QE计划已经结束,加息只是时间的问题。当世界最大的流动性制造机器开始反转时,环球金融市场的central bankput开始变味。哪怕欧洲和日本还有进一步的QE举措,全球范围内流动性开始缓慢收缩,资金成本开始缓慢上升,对于估值已经变得牵强的市场,风险在显现。其次,欧洲、日本的宽松政策,已经不是全方位的QE了,而是针对特定领域的定向宽松,这意味着透明度降低、不确定性增加。再者,美国、中国、欧洲和日本经济的前景与发展轨迹出现了明显的趋异性,政策立场和措施也会趋异,市场对此的解读也会趋异。

趋异性的产生,带来市场意见的多元化,由此产生波幅,产生动荡,进而刺激风险意识。外汇市场是波幅大幅上升的第一个市场,债市、股市、商品市场的波幅也开始上扬。其实波幅与时机,一直是金融市场基本面因素之外重要的二维空间,是控制风险的两大标的。

在过去几年,我们习惯于在央行宽松政策的荫庇下进行投资,QE成为投资资金的救生圈,市场不好的时候最多喝几口水,却不会被淹死。央行政策在今后仍然是市场的一个重要标的,但是不再是唯一的标的,而且政策透明度已经在减少。从一个流动性极其充沛、资金成本超低的环境下央行抽身,同时经济增长动力不足,公共债务负担沉重、失业高企、银行惜贷,一旦联储带头退出,市场动荡幅度加大是可以想像的,何况地缘政治形势很不令人放心。动荡本来是市场的一部分,但是波幅消失之后重新出现,仍然可能为资产价格带来意想不到的摇摆。笔者相信,货币政策的改变会相对缓慢,不过所有投资者都需要重新习惯不带救生圈的游泳。

本文原载于今周刊,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