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经济报道  

本报记者 江家岱 香港报道

“税收政策不明确一直是外资机构大规模增持A股的最大障碍。若迟迟无法解决,会直接影响外资参与沪港通的意欲。”国泰君安国际行政总裁阎峰认为,若最终出台的方案只豁免6个月的资本利得税,可能会降低沪港通对境外机构的吸引力。

从1994年国税局宣布对股票转让暂免个人所得税至今已长达20年,QFII和RQFII机构只能参考2009年对非居民企业所规定的10%企业所得税预提资本利得税。面对即将开放的沪港通,和影响更为深远的A股加入MSCI新兴市场指数,模凌两可的税收政策已到了必须厘清的关键时刻。

沪港通开启在即,除了最关键的税收问题,市场同样关注“南北流动”的资金方向及其衍生出来的额度调控。阎峰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访问时透露,由于投资者的结构问题,港股通的2500亿元额度很可能无法用尽,而3000亿元的沪股通则很大概率出现“供不应求”;他预计,监管机构会根据市场供需动态调配双边额度,希望在开放资本账户的过程中引入更多资金。

同日,有“新兴市场之父”之称的邓普顿新兴市场团队执行主席麦朴思(Mark Mobius)在记者会上预期,沪港通的发展会循序渐进,只要资金不大幅流出A股市场,决策者就会增加计划的弹性。他表示,在原有QFII的基础上,会透过沪港通渠道增加A股配置。

利得税难题

记者了解到,业界普遍按照10%的非居民企业所得税率预提10%的资本所得税。但今年以来,中资机构先后从香港税务局拿到了“香港税务居民证明书”,可以按照《内地和香港关于对所得避免双重征税和防止偷漏税的安排》豁免征收资本利得税,投资土地富有公司(至少50%资产为中国不动产)除外。

1月27日,华夏香港成为第一个借助内地与香港税收优惠豁免资本利得税的境外公司。华夏宣布旗下香港上市的沪深300指数ETF不再就基金进行资本的利得税预提;随后,南方东英、易方达香港和海通国际相继在2-4月跟进有关调整。

反映在资金净值上,回拨10%利得税预提的当日,华夏沪深300 ETF的净值马上提高了1.75%,易方达中证100 ETF的净值则提升了2.5%;4只规模较大的ETF累计回拨了3.62亿元。作为港股成交量最大的A股ETF,安硕A50在销售条款中明确说明,有一笔CAAP(A股连接产品)及A股的变现资本收益款项自ETF成立以来并未做出税项拨备;若未来开征资本利得税,将是“定时炸弹”。

“这是中资机构的特殊福利,并不适用于外资机构投资者。预提资本利得税会直接影响基金净值,应用到沪港通,外资不得不随时额外拨备10%的资本收益,还无法确定是否足够。”海通国际资产管理董事总经理章宜斌表示,资本利得税能否尽快厘清还会直接影响A股能否如期入选MSCI新兴市场指数。

今年3月,MSCI指数公司向国际基金经理征求将A股纳入旗下新兴市场的可能性。麦朴思第一时间表示反对,认为将A股纳入MSCI将使得这个指数失去意义。MSCI最终宣布计划流产,其中一大原因就是不清晰的资本利得税政策。

前述基金经理表示,资本利得税牵涉国税局、财政部和证监会三方,各自的利益诉求迥异;若继续拖延,只会使得前后牵扯逾10年的利得税“雪球”越滚越大;但若马上开征,短期又难以厘定不同税率和追溯期限。

市场盛传,9月底出台的沪港通细则会暂时豁免6个月的资本利得税。对此,阎峰认为,沪港通是解决利得税争议的契机,机构客户更希望得到长期的承诺而非短期豁免。

“南北水”失衡?

“A股市场以零售客户为主,习惯于投资中小型股份,对港股通限定的274只大中型指数成份股兴趣不大。反观香港市场以机构投资者为主,对568只沪股通大型股具有重新定价的正面作用。”

阎峰坦言,沪港通运行后很可能会出现“南水”(内地至香港)额度用不完,“北水”(香港至内地)额度不够用的情况,料监管机构会动态调整双边额度分配。国泰君安特意为旗下客户安排了统一的“孖展”(保证金)账户,方便跨境融资融券。

他表示,对香港来说,沪港通的意义不在于有多少资金流入香港,而是深化交易所的功能,加快人民币由结算货币到交易货币的转型,提高人民币的投资功能。

这种预测和日前里昂证券所进行的亚太区市场调查结果不谋而合。在受访的401名内地投资者中,77%对沪港通不感兴趣,其中50万元的最低账户要求是最大障碍。

高盛(日本以外)亚太区现金交易及股票主管Christina Ma对此有不同意见,她在接受外电专访时认为内地散户对港股通的投资热情将令人惊讶,他们习惯于自己作出投资决定,而非购买基金;对澳门博彩和科技股的需求会超出预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