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经日报

彭洁云

[对于海外投资者来说,投资A股给了他们更多机会投资中国经济增长,一些对GDP增长敏感度较高的板块和标的将对他们构成非常大的吸引力]

沪港通的开闸在即,可忙坏了那些服务于投资者的卖方机构。特别是那些服务于QFII客户的国际大行分析师,马不停蹄飞赴全球路演,为海外投资者答疑解惑的他们,是最能切身敏锐感受投资者热情的群体。

五大理由升温沪港通:

“北上”热情爆棚

“海外投资者对于沪港通非常、非常、非常兴奋。市场对此有非常多的问题,感兴趣的程度也是超于我的预期。”高盛首席中国策略师刘劲津连用三个“非常”来表达自己过去三个星期来不断作沪港通路演的心情。

谈及沪港通为何如此得到海外投资者的关注,刘劲津总结了五大理由。

首先,沪港通将香港市场和A股市场结合,创造了全球累计市值第二大、累计现金交易额第三大的股票市场,如此庞大的规模令全球投资者无法忽视。第二,韩国和中国台湾的市场经验表明,A股市场被纳入全球股指的条件已经到位。“明年A股市场被纳入MSCI全球股票基准指数的概率非常高。”刘劲津表示。

第三,对于海外投资者来说,投资A股给了他们更多机会投资中国经济增长,一些对GDP增长敏感度较高的板块和标的将对他们构成非常大的吸引力。第四,与全球其他市场相比,A股市场提供了更高的股息收益率水平。最后一点是,由于A股回报与全球主要市场之间的相关性较低,被认为能够分散投资组合的风险。

“我们开始感觉到,不少投资人正在逐步把头寸从美股、东南亚市场转移到中国内地。”刘劲津表示,标普500目前16倍的动态市盈率,在历史上处于较高水平,而盈利增长的空间也并不大,东南亚市场同样存在这样的问题。海外投资者对于中国经济短期增长虽然存有担忧,但从中长期来看,现在沪深300约8倍的市盈率,是全球市场中最便宜的一个,沪港通的开通将点燃他们的投资热情。

多位中资和外资券商分析师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在针对沪港通的投资者路演中,收到较多的一大反馈是对于“深港通”何时接棒“沪港通”的关切,从各方信息来看可能不用过多忧虑。

本月初,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邓舸曾表示,在沪港通试点取得经验的基础上,支持深港两所进一步加强合作,深化和丰富合作的方式和内容,共同促进两地资本市场健康发展。

渣打亚洲股市策略分析师蔡建国也在日前表示,深港通有望于沪港通之后6个月推出。一位香港的机构投资者则透露,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近期在与投资者沟通时表示,明年一季度深港通开通应该问题不大。

技术性因素或浇弱投资“烈焰”

A股年底明显受益

海外投资者对沪港通的热情爆棚,是不是意味着10月开闸后外资参与度将被瞬间点燃?

“稍微浇一点冷水,短期的影响不要想得太美好。”瑞银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中国证券研究副主管陈李认为,虽然海外投资者肯定对A股投资兴趣浓烈,但由于一些技术上的限制和约束,新进入资金的规模并不一定像外界想象的那么大。

陈李表示,沪港通的市场交易细节还有较多难题困扰海外投资者,开闸初期可能有不少投资者抱有“先看看再决定”的想法。

比如在结算周期上,A股市场交易实行T+1的清算制度,而香港市场的股票和资金的交割为T+2,投资者在短期可能还没有比较好的方案。比如,在A股,单个公募基金产品只对应一个托管行和多个券商。在海外,单个公募基金产品对应的是多个托管行和多个券商,海外投资者要卖A股具有很大的裸卖空风险。另外,两个市场的交易时间差异,投资范围差异,税收问题未解,离岸在岸人民币的汇率问题也是制约投资者交易的因素。

对于上述观点,刘劲津也表示认同,他认为在10月沪港通开通的早期,机构投资者的参与度并不会特别高,大部分是技术性的原因。

“比如说,你应该不会见到富达基金在沪港通一开闸就去买A股,这个可能性比较低。他们介入一只股票,肯定要做很多调研,不是说一两个星期就可以做完的。”刘劲津表示,很多海外投资者目前都在做一些交易系统等基础建设,还要把风险、法律等问题都搞清楚,需要花点时间,但预计在年底之前参与度会有比较明显的提升。

国泰君安证券策略团队提供的一份9月上旬的香港闭门调研纪要显示,海外对冲基金和单向多头基金对沪港通看法都非常正面,资产管理公司的看法不一致,有部分在观望,指数基金则相对被动,MSCI指数明年二季度如果纳入A股,指数基金才会投资。另外,由于基金经理投资A股要更新招股书,监管机构要审批,预计第一波没法参与沪港通。

“南下”意愿稍逊一筹:

高增长小股票或最对味

国泰君安证券预计,对冲基金会是沪港通的第一批投资者,目前规模尚不确定,它们此前借QFII通道投资A股成本很贵,在1.2%~1.5%,直接通过沪港通是千三。很多投资者已经意识到刚开始大部分的大机构无法参与沪港通,所以在沪港通开通前后一些前期布局的对冲基金可能会提前锁定收益。短期对冲基金进入可能增加市场的波动,但对于80%以上都是个人投资者的A股来说,影响有限。

高盛、瑞银等机构都认为,沪港通开通后一开始的额度会被用掉。但瑞银陈李认为,用掉这些额度的其实绝大部分是QFII,它们会将宝贵的QFII额度换仓到深圳股票、债券和可转债,而QFII的换仓动作也会导致在沪港通开通的早期,为深圳市场带来增量资金。

令外界感兴趣的另一大问题是,境外投资者会青睐哪些A股标的。

陈李表示,对于不太了解A股的境外投资者,一开始会采取非常简单的投资逻辑:什么东西A股比港股便宜?什么是在香港买不到的稀缺品种?除了上述两大选择标的角度,刘劲津在给全球投资者的A股选股标准中,还筛选了对中国GDP增长具有较大弹性的板块、分红收益率较高的个股、有管理层股权激励的个股,以及QFII重仓股。

相较于“北上”投资的火热程度,境内投资者“南下”的投资意愿似乎略逊一筹。

陈李认为,去香港投资,一方面有保证金超过50万元人民币的门槛约束,会限制散户的投资热情,另一方面从数据上看,QDII的利用率确实低得惊人,在已经批出的843亿美元中只使用了100多亿美元。

高盛的研究报告则指出,全球比较来看,A股投资者投资组合的效率非常低,中国内地居民目前70%的资产都配置在房地产上,这一数据比上世纪90年代日本房地产泡沫时日本居民在房地产上配置的比例还要高,而中国内地居民股票资产占总资产大约6%,远低于全球主要国家。沪港通能给境内投资者带来非常好的渠道去作资产配置的风险分散,他们可以购买一些全球业务比较分散的公司,比如汇丰、渣打。另外有很多境内知名的品牌只是在香港上市,比如中国移动、联想、腾讯,这也是对A股投资者比较有吸引力的板块。

“但是如果你问我他们肯定会买什么,我认为还是中小盘高增长的股票。”刘劲津表示,境内创业板和中小板高增长的股票市盈率大概50倍,但是如果在香港上市,同样的公司平均市盈率仅在25倍左右,便宜一半的估值会吸引境内对小盘股偏好一贯较高的散户投资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