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一力

这两天的震荡,源头是来自一篇路透社的报道:中国高层领导人8月齐聚北戴河,一致接受了经济增幅可能低于7.5%目标的情况。这意味着不大可能出台重大刺激举措,比如下调指标利率或银行存准率,但是一旦失业率上升,政府也做好了干预的准备。

这让我们对就业数据和GDP数据之间的关系重新产生了兴趣。

第一个困惑是,前一阵8月份统计数据出来比较差,经济增速也就7%多一些,为什么每年城镇新增就业还能达到1300万以上,而2000年以前的时候,同样的经济增速,创造600万个新增就业都难?

这个问题很简单:GDP是由存量劳动力创造出来的,GDP的增长来自于劳动力存量的增长。因此分析GDP与就业关系的时候,应将实际GDP增速与就业增速联系起来,而不应将GDP增速与新增就业的绝对数量直接关联。

所以,产生同样的新就业量,需要的GDP增速肯定在直接减少。

关于GDP增速和失业率之间的关系,一直有一个非常有名的奥肯定律:

失业率与国民生产总值增长率之间呈反向变化,即负相关关系。对美国经济数据的实证研究表明,当经济增长率高于2.25%时,经济增长率每增加一个百分点,失业率就会下降半个百分点;当经济增长率低于2.25%时,经济增长率每减少一个百分点,失业率就会上升半个百分点。失业率大概每增加1%,实际国民生产总值会减少2.5%左右。

这个定律虽然数字比例上在各国不尽相同,但的确大家都认可经济增长与就业同向变动、与失业反向变动的这一层关系。你看,经济高速增长的确一般都伴随充分就业。比如日本还有亚洲其他一些高速发展的国家,长达几十年都是充分就业。

但这个定律在中国一向都反常:过去二十年,经常是经济高速增长的同时,带动就业能力不仅没有上去,反而呈现出一种下降的趋势。最近的两三年,经济增速倒是下来了,就业率却反而是提高了。问题在哪?

先来用数据验证一下。

1985-1990年,全国GDP年平均增长率为7.9%,同期就业人口平均增长率为2.6%;1990年代上半期,GDP平均增长率为11.5%,同期就业人口年增长率为1.2%;1990年代下半期,GDP年平均增长率为8.3%,同期就业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不到1%。

显然,GDP增长对就业增长的拉动作用相差1倍之上。最明显的问题出在,摆脱亚洲金融危机后,中国每一轮高增长,却伴随着失业率的不断攀升。比如90年代上半期,我国GDP每增长一个百分点,大概能够带动120万就业岗位的增加;但过了亚洲金融危机的90年代后期,GDP每增加一个百分点,大概只增加80万不到的就业岗位。

2000年之后的状态变化就更大了。我国经济增长当时在加快,但从07、08年以来进入新一轮增长的几年里,较高的GDP增长不仅没有显示就业增长回升的苗头,反而伴随着失业率不断攀升。这些都显示中国经济增长与就业增长之间存在很大的非一致性。

一直到近两年,又进入了一种完全新的状态:GDP增速下滑了,但就业增长率却在提高。这一段的具体数据就不用再累述太多了。

为什么会这样?在国外得到普遍认同的“奥肯定律”为何在国内出现了变异?

先来看90年代的那一段情况。当时问题出在哪?

出在这里。90年代我国的经济发展与其他国家和地区的最大不同在于,工业化的很大部分是在村子里分散地发生,这个特点不仅反映在产业选择上,更主要反映在空间选择上。当时村子里的就地工业化呈分散势态,人口稀少之处的工业生产行为,难以支撑第三产业规模。第三产业发展不起来,就会影响消费需求的拉动。因此我们当时面对的情况正是工业化和城市化的脱节,造成了人口主体在农村,而消费主体在城市,这也正是阻碍就业的最大因素。

那么最近两年的这种状态为什么明显的变了?

有一个因素不用多说也知道了,无非是我们的第三产业开始搞起来了。吸纳就业的主渠道也已悄然从第二产业转移到第三产业。比如今年一季度,第三产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为49.0%,高于第二产业4.1个百分点,对劳动力的需求提升很大。

这个因素就不多说了。我们要侧重说的下面的这个因素。

还记得两星期前的那条新闻吧?《小微企业免税门槛再降低 月销售额2万-3万元免税》。仔细算下来,去年以来,我国已经先后出台了非常多的税收优惠政策。今年4月2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甚至特意研究扩大小微企业所得税优惠政策实施范围,延长税收政策期限。

这是很有效用的。按国家工商总局近期发布的《全国小型微型企业发展报告》,占我国企业总数94%以上的小微企业,解决了我国1.5亿人的就业问题,新增就业和再就业人口的70%以上集中在小微企业。

就业数据,能跟这些小微企业没关么?在这些政策下,创业也相对简单很多了。前不久,企业注册资本登记制度改革也推出了。

这些举措对于扶持小微企业发展、吸纳就业能力、推动以创业带动就业具有积极的作用。不夸张的说,中国的全民创业时代正在来临,这种提法是受到认可的。

在这样状况下,7%的经济增长率又有哪个地方不健康了呢?就像这种说法,只要没出现大量的实业和地方债的大问题,就没有任何的不健康。

该总结总结了,在政府抛掉GDP增长率这种死要面子的数据情节后,我们的确应该抛掉老眼光,接受一些新的观点。如果这次一定要回答国家能容忍GDP增长率到多低的程度?只能说,或许政府手中都也还没有这个答案。现在你觉得7.3%低了,再往下呢?或许底线还能更低。

不久前,IMF曾呼吁过中国把增长目标定在6.5%到7%,将主要力量集中于改革,不要过分担心GDP。IMF认为这有好处,下调经济增长目标可以令中国有更多余地,解决房产市场下滑等更紧迫的问题。

不知道看到这样的新闻,会是什么感慨?股市又会发出什么感慨?不过说实话,股市真没必要把太多关注度放在GDP这个数据上,就连政府都开始看淡GDP数据,股市也应该吧。不能再抱着GDP低增长就无牛市的观点了,不能再抱着转型期无牛市的老观点了。该多去关注关注GDP的健康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