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湖

郑重提示:本篇内容涉黄,道德高尚者请绕行:

房地产过去是一位猛男,到了2014年,似乎患上了ED,有人说楼市将从此一蹶不振。我的观点从未改变,楼市过去是,将来依然是一位猛男。当然是不是一辈子的猛男,是人总有精尽人亡的时刻,但至少一个行业在青壮年时,患上阳痿的几率很小,如果还辅之以伟哥,年轻人干上10年是没有问题的。

如果非要谈所谓的周期,咱们的楼市正直青壮年,这一点毋庸置疑。虽然在过去的10多年里,有点操之过急、拔苗助长,造成房价的过快上涨。但总体上来说,除了一线城市,二三线、包括四线城市,房价并未真的如大众危言耸听,已经到了天花板上。但缓一缓、停一停、落一落之后,市场难以出现颠覆性的变化。

为了抑制房价上涨,过去几年出现了很多奇怪的政策,比如最典型的限购、限贷。当然政策出台时,描绘的愿景都是无限美好,为了抑制房价上涨。但实际上这种政策无限荒唐。比如限购对于猛男来说,就如同看见一位美女,双方你情我愿,马上就要脱裤子,这时限购大吼一声,脱裤子犯法,谁脱宫刑伺候。猛男靓女只能干巴巴的停下手,把欲望的口水咽回肚子里,市场经济你情我愿的买卖姻缘就这样被拆散。

当然限贷是另外一种折磨,其实房贷对于楼市猛男来说,就是保证性生活质量的伟哥。好吧,以前伟哥是无限量供应的,不管谁来,都可以买,而且想买多少颗就买多少颗。这肯定不行,必须加以控制,于是有了限贷:首套房第一次结婚的,可以拥有伟哥,但只能买一粒,而且价格大幅的上涨。当然第二套,甚至第三套的,不管你出多少高价,对不起,爷不伺候你,伟哥不卖给你。市场经济里,任何一种“限”都是扭曲市场的。

不让脱裤子,也不让买伟哥,后来的场景大家都看见了。到了2014年,市场萧条无比,猛男和美女也都彻底蔫吧了。这个时候急的不是买卖双方,而是把性交易当做支柱产业的各级政府了。中央政府还可以端坐上方,装作若无其事,但对于地方政府来说,如果房地产真痿了,这日子还怎么过。土地出让金收入大减,一二手房交易契税大幅度缩水,这可是要了亲命啊。20多万亿的地方债,每年光利率都有几万亿,没有了土地财政,拿什么来还?

所以当有人很善良的问我,政府这次肯定不会救市了吧?面对这种善良的令人发指的人,我只能默默叹口气,说但愿吧。但实际上,救市早就已经开始了,首先裤带子松开了,限购基本上除了一线城市,已经完全放开了,房地产的猛男和美女可以随便交易。但从市场反应来看,裤带子虽然松开了,但效果并不好,有可能憋的时间太久,就如同一个荒岛上的人,时间长了筷子都不会用了,部分功能都丧失了。

所以要想楼市真正雄起,还缺最后一道猛药,这就是限贷放松,降低伟哥价格,增加伟哥供应。但这个时候,伟哥的生产商各大商业银行愿不愿意就是一个大问题了。换位思考一下,银行也是企业,房贷给优质客户,保证利润是第一位的。当年市场好的时候,不让卖,如今市场不好的时候,你还让我敞开供应。这就是“限制”市场交易自由的恶果。现在来看,最终银行的抗争是没用的,中国的市场只听领导的,不听市场的。

最后一道猛药,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它都在哪里,放出来是早晚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