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经济报道

常亮 上海报道

沪港通又有新进展。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获悉,9月27日,上海证券交易所(下称上交所)将组织券商进行第三次全市场功能测试,券商相关业务人士对此分析认为,这或是沪港通10月正式启动前的最后一次测试。

据悉,此次测试涉及的内容包括港股通的交易申报、成交返回、行情等业务,但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是测试中被首次纳入了税收、费用的相关内容。

据知悉相关测试内容的业务人士分析,资本利得税在沪港通初期的安排很有可能会免于征收,而此项税收正是海外投资者目前关注的核心细节之一,这甚至被认为事关沪港通初期投资规模与速度。

税收因素扑朔迷离

随着沪港通开通时间的日益临近,当前海外投资者最为关心的沪港通细节即为税收问题,具体包括印花税、红利税、资本利得税。其中,10%的资本利得税是否征收更是关注焦点。

“资本利得税”指对资本性商品,如股票、债券、房产、土地或土地使用权等,在出售或交易时取得的收益所征的税。资本利得作为一种所得,属于所得税的征税范畴,因此在法人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中通常都有所涉及。

按1998年《关于个人转让股票所得继续暂免征收个人所得税的通知》,个人转让上市公司股票所得继续暂免征收个人所得税,因此资本利得税一直豁免至今,国税总局亦未对开征此税项给予明确时间表。至于参与QFII(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及RQFII(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是否要交纳此税,一直也未得到明确。

QFII、RQFII机构投资者对这一局面的应对办法,是将盈利的10%作为拨备,以备将来交税之用。

对于沪港通的前景,香港龙头基金惠理基金投资董事王焱东近日则向香港媒体公开表示,“如果连要不要交税都不知道,我们很可能就不买了”。

MSCI指数研究执行董事Sebastien Lieblich认为,税收问题创造了不确定性,而国际投资者不喜欢不确定性。

此外,内地市场的红利税也成为不确定因素之一。

根据最新规定,内地个人投资者持股一年以上就可享受5%的红利税优惠税率,而香港个人投资者通过沪港通买入A股是否需要交纳红利税,如何交纳红利税是否也采用同样的税率,也迟迟没有得到明确。

在印花税方面,上交所8月向券商发布的《上海证券交易所沪港通试点办法(草案)》显示,沪股通投资者“应当按照内地有关规定缴纳印花税”、港股通投资者“应当按照香港地区相关规定缴纳印花税”两条款被删除,资本利得税及红利税则并未涉及。

而在9月港交所、上交所、香港结算、中国结算签订的《四方协议》中,也并没有关于税费项目及收取方式的条款。

因此,税务问题迟迟没有落实,使得市场对沪港通是否能够如期开通产生疑问,甚至有传言认为沪港通将因为包括税费问题在内的一系列原因而被延期。

对此,中国证监会发言人邓舸上周五公开表态称,由于沪港通税收问

题涉及现行法律法规,政策性强、影响面广,既要坚持税收政策的公平性、严肃性,又要兼顾沪港通业务的创新性、开放性,相关税收政策需要综合考虑多种因素后慎重决策。证监会正在积极协调配合有关部门推进这项工作,争取相关问题尽快解决。

最后测试透露税费安排

根据上交所27日的计划测试内容来看,税收费用的内容尚是首次出现,但资本利得税、红利税都不在计划内,且测试征收的税项内容只有双边0.1%的印花税。

将会参与测试的一位券商人士表示,10月前的最后一次测试内容或许暗示了,有关方面对沪港通最终的税费安排,可能将按照港交所的计划予以放行。

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在6月份就曾公开表示,关于税率问题有两个方向可以努力:一是与税务总局在税收政策确定后不再追诉过往交易。具体地说,未来在税收政策尚不明确的前提下,先期进行沪港通的交易,税收政策确定后保证对过往交易不再追诉。

二是争取税费收缴系统的建设时间,即在税收规则确定后为两大交易所留下2至3个月税费征缴系统建设时间。

从其他费用方面来看,目前交易征费按照成交金额双边0.003%征收,交易费按照双边0.005%征收,股份交收费按照0.002%征收,交易系统使用费按照0.5港元定额征收。

一位接近交易所的市场人士表示,沪港通按计划在10月推出并没有变化,在不到一个月时间内增加资本利得税征收的可能性并不大,更有可能的安排是先期放行,但设定追溯机制。

另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上交所目前已完成沪港通所有技术准备,只待各方配合,港股通券商现场验收工作近期也已经收尾。具备开展沪港通业务资质的券商大部分也已完成上交所的现场检查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