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一力  证券资讯频道

天,我们来讲讲最近的一个热门话题,就是政府对GDP的增长率容忍度降低到7.5%以下了。大家都在讨论。

今天我们讲完后,或许你会惊奇的发现,无论是过去十年的经济,还是今年的经济,其实几十年前早已注定。

80年代以前,咱中国的人口是一种什么样的状况呢?你可以想象这样一幅图形,一个倒金字塔的结构。很明显,每家都有个四五个小孩,小孩很多,成年劳动力很少,老人也相对比较少。那时候的社会,注定了是这种状况:劳动力供应不足,而且成年人能养活自己的四五个小孩就挺不容易了,哪来的闲钱储蓄啊?又哪来的钱买房子买股票呢?这一段时期就不说太多了,毕竟当时还没市场经济嘛。

80年代实施计划生育之后,改变就大了。你想想啊,这个时候的人口结构可以用鸭梨来形容,两头的人数少,中间的成年人多。很自然,大量的小孩都长大成人了,成为成年劳动力,而新的小孩又因为计划生育不让多生。一下子,你就感觉成年劳动力太充足了,原来的成年劳动力成为老人后,暂时都还能供养自己。很显然,这个时候,劳动力多了,闲钱也多了。而且这个时候的成年劳动力的心理必然是这么想:孩子太少,很多只是独生子女,将来自己老了,指望不了孩子,国家社保又弱,所以挣到的钱,先是要去储蓄。所以储蓄率自然很高。

这个时候的经济在就是我们过去二十年的最经典写照,储蓄率高伴随而来的必然是下面几种我们司空见惯的怪现象:

1、经济的确高速发展,但GDP三架马车中,投资大、出口大、消费小。这是肯定的,社会储蓄率高,资金就会过剩,资金过剩的话利率就会比较低,投资跟利率成反比,廉价的资金下投资必然大。至于出口,劳动力廉价嘛,肯定有出口优势。所以投资和出口成了中国这段经济高速发展的重头戏。但是消费就不一样了,刚才说了,挣到的钱都用来储蓄了,储蓄率高了,消费率自然低。

2、天量的货币投放。刚才说了,出口不断增加后会贸易顺差,在加入WTO后更甚,而且中国是强制结售汇,所以官方外汇储备就急剧加大,对应的外汇占款就多。这自然造成人民币的被动投放。就好比过去10多年,人民币没有主动投放,几乎都是被动投放的,被动投放几乎完全等于基础货币的增加量。再加上中国的直接融资市场弱,都是银行这样的间接融资,银行的货币创造力太强,货币能不天量么?M2能不天量么?我们的M2/GDP的比值为什么远远超过美国?就是这个原因。

3、人民币必然升值。这个不用多说了,出口强劲,大量的外汇储备积累,因此就产生了对人民币的升值压力,人民币对外至少是升值的,因为有巨大的外汇储备。要不是我们在外汇市场上的干预,人民币兑美元能是现在这个价?

4、房价必然高。既然本来货币量就大,有了闲钱后,不单单存银行了,开始有房地产这样的货币大容器了,大家认为有钱了买房子比存银行好,更有保障。所以中国的家庭都有好多套房产非常普遍,这在国外是不可思议的。

这一段时期,我们去总结经济的话,发现其实什么都是注定的。过去20年经济能高速增长,我们千万不要去太多相信批评中国储蓄率太高的言论,中国正是高储蓄率才造就的高投资,这才有了高速的发展,高储蓄率正是这一段时期中国的最大优势。而且,高储蓄率也不是说能高就高的,这是我们本身的人口结构决定的,别的国家想高还高不了呢!!比如日本。

这正是中国最舒服的一段时期,关键是它能一直这样享受下去么?很显然,不能。因为这也是注定了的。

咱们中国的人口正在进入另一种状态,正金字塔结构。这种状态下,小孩子不多,成年劳动力更少,老年人最多。这种状况下,储蓄率肯定会逐渐降低,很显然嘛,成年劳动力少,生产就吃力,闲钱也少,还要给这些老人花,还要承担很重的社会保障。储蓄率低了。

这个时候,一切就全都变了。刚才的那几个怪状况得再反过来看了:

1、经济逐渐减速,投资占比减少,出口占比降低,消费占比逐渐增加。经济增速正常情况下会逐渐下来,因为未来劳动力供应会出现越来越多的短缺问题,会推高劳动力的成本。投资占比为什么会下降呢?因为储蓄率下降了,资金供应不足了,利率会上升,投资自然下降。出口占比为什么要降低?因为劳动力成本提高了,出口优势减少了。剩下来的消费呢?收入在提高嘛,中国大量的中产阶级会出现,所以消费肯定要上去,但是消费的提高比较慢。

2、货币投放逐渐减少。因为逆差减少了嘛,外汇占款少了,基础货币的被动投放少了。人民币也不一定升值了,反而可能有贬值趋势。

3、房价得开始跌一跌了。至少无法再像以前那样涨法了,因为每个家庭的房子相对太多了,以前买房子就是为了老了后能卖房养老。再加上日益临近的房产税,中国迟早一天会跟美国一样,房子越多越恐怖,甚至1块钱也要把它出手掉。

我相信这些情形可能会今后很长时间的困扰中国,中国再也无法回到之前的最爽的那一段时间了。这个时候得有个要求,政府千万不要太注重GDP了,你必须得习惯GDP的低速增长。GDP增长慢,一般失业率就高,但只要没出现大范围的失业,GDP增长慢又有何什么问题呢?就像现在高层也接受GDP低于7.5%的现实。

最怕的是什么呢?是政府接受不了GDP增长太低的现实。而只要政府继续追求GDP的高增长,那么资金需求就高,而资金供给呢,因为储蓄率低嘛,资金供给少,这时候资金利率就会很高,再如果利率市场化的话,资金利率可能会高的出奇。利率高了,投资就会急剧减少,反而有损GDP。等于说为了刺激GDP,到最后反而让GDP受损。

最怕的就是08年这样的四万亿。本来储蓄就支撑不了太高的投资了,政府就是接受不了GDP低增长,硬要把投资活生生拉上去。投资力太大,储蓄是支撑不了投资了,怎么办呢?要不就是主动多印点钱(容易通胀),要不就是政府欠债。所以一个不符合客观规律下的政府主导性大投资,那必然会是很麻烦的。

终归到底,那都是对GDP的追求惹的祸哪。该有什么样的GDP,就要去客观对待它,做份内的事。千万不要生拽硬拉GDP,那是会拉出事来的。我们也得接受这种GDP的事实,因为这一切都是差不多注定的。

当然,三驾马车是GDP需求端的管理,政府也得多从GDP的供给端多做措施,最近十年来,世界越来越复杂,GDP总供给曲线的移动也越来越频繁。这年代,只做需求端管理,肯定还是不够的。

那好,有人会问,难道接下来的人口结构就注定了我们得接受低GDP增长率么?也不是。你看到,继续高投资是不可能了,继续通过出口加大顺差也较难,但慢慢提高消费还是可以做的。要提高消费,就得从社会保障、减税等措施中慢慢激发出来,通过消费来拉动GDP。

最后,多说几句,这也正是中国赶超美国的一条必经之路。

要对历史引以为鉴!!从当初的情形来看,日本和欧盟都是被认为要赶超美国的,但最后的结果是什么?都没赶超成功。

问题还是在于,日本和欧盟的人口太少,这导致它们的国内消费能力太小。当这些国家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国内的市场迅速饱和,就急需要依赖国外的市场,选择出口导向。这些国家于是将出口得来的外汇,大量借给美国,刺激美国的提前消费。问题是,以美国为代表的消费市场不能无限制的消费下去,美国积累的负债一定会让这种模式无法持续。简单说,一个依靠出口的国家,出口量又被别的国家控制,让它怎么超越嘛。

而对于中国这样的大国来说,情况完全不一样了。中国的13亿人口成为中国经济最大的筹码,我们无需像日本和德国一样,必须在发展到一定程度后选择出口导向,因为我们的内需消费潜力巨大。我们的13亿人口消费如果真的激发出来,那将迅速超过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消费市场,可以创造出世界上最庞大最集中的中产阶级。不仅可以成为世界最大的生产市场,也可以成为世界最大的消费市场。

可惜的是,这么好的有利条件,我们中国却完全没有利用起来。中国必须跳出日本、欧盟当年追赶美国时的怪圈,在这样的三岔路上走出一条中国特色的超越美国之路!

(文中所述仅代表评论员的个人观点,与所在频道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