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金面:中性略紧,从企业层面融资成本始终无法有效降低,企业债务杠杆高企,因为总需求始终低迷,企业无法通过盈利增加改善资产负债表结构,导致目前我们看到的所谓刚性的融资需求,很多地方小贷利率高达三分以上就是明证。由此带来信用风险不断累积,监管层不断加强监控,由此带来信用层面的恶性循环。由于需求下降的速度相对产能下降的速度更快,PPI 陷入通缩,企业融资成本和经营成本进一步恶化。以上分析可以得到第一个结论: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将是今后很长一段时间的重任,也就意味着宽货币有效传导到宽信用之前,未来货币政策将持续宽松(或者美其名曰定向宽松,微刺激)

股票供给:如果6 月份到今年年底完成100 家IPO,4 季度大约需要完成56家IPO,融资规模最多500 亿元左右。影响相当有限,尤其是央行和证监会似乎找到了办法避免短期利率大幅飙升,以至于本月最后一批新股上市逆回购利率并未见大幅飙升,进一步说明场内资金充裕,利率水平、风险溢价下行将成为支撑A股市场继续上行的驱动力。

政策面:今年以后各种改革措施不断,其中相当部分涉及国企的资产证券化,从历史规律来看,国企资产注入到上市公司价格一般不会太高,至少是合理价格,目前涉及到股改的股票特别多,这些股票大幅下跌非常困难,如果真的大幅下跌则会产生再次买入的机会。另外,政府已经放弃了保八,以后可能还会放弃保七,但政府在经济中的作用一点都没减弱,土地改革、“三农”、交通运输、清洁能源、电信网络、环境保护、医疗卫生、国防安全、保障房等领域,对应的农业、铁路设备、电气设备、通信、环保等都基本政府主导,投入持续加大,涉及上市公司也相当多,为市场提供了很多支持。

前面几点分析都不重要,只是给了市场难以大跌的理由。最关键是下面两个理由:第一,市场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能够表达这种变化的指数很多,一个更加有说服力的指数深证综指清晰的表达了这种变化,连续两年的上涨,涨幅接近一倍,应该说这种变化和我们日常感受到的经济变化是一致的:整个经济正在发生明显和深刻的结构变化,不同的指数只是反应了在这种变化中谁是真正的受益者,这一趋势未来十年不变;第二,房地产投资将不在火热,大量的资金需要新的投资渠道,当然这些资金不可能一下子全来股市,但这种渐进的过程是不可避免的,也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不可逆的趋势。

总结:第一,以深证综指为例,未来将继续慢牛格局。第二,行情将长期是结构性,你的收益将取决于你对未来市场的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