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湖

如果非要分类的话,体制把中国人分为两类:一种是权力者;另外一种是非权力者。对于权力者来说,维护现有体制,保障权力万古长青是天经地义的。而对于非权力者,绝大多数对于体制持顶礼膜拜的态度,这样的数以10亿计。而少部分人懂的这个体制,并对本质有了或多或少的了解。

懂得者同样分为两类:一种是顺体制而为,力争加入体制内,或者最不济成为狐朋狗友。还有一类与体制抗争,于是被扣上“卖国贼”或“公知”的帽子,让你永世不得翻生。不管过去,还是现在,千年来虽然权力的帽子换了不知多少顶,但最终都是殊途同归,大抵如此。所谓顺者昌、逆者王,说白了这年头你想发财、升官,只能顺势而为。

十一放假前一天,央行限贷放松的消息,可谓给楼市送了一份国庆大礼。3月份的时候写过一篇预测楼市的文章,当时的判断是限购除了一线城市之外,会全面放松,当然这个寓言的准确性已经得到验证。文中还预测了流动性早晚会宽松,先是国开行定向“放水”,然后是限贷松绑,如今这个也验证是准确的。

有人说限贷放松,等于给楼市打了一针强心剂,房价肯定会重新上涨。但我的观点是,如今的金融环境,银行这个精明鬼儿,不会轻易的放水。为何如此?道理很简单,如今楼市的环境已今非昔比,自己口袋里的子儿有限,要放也要放给没有风险的贷款者,而最没有风险的房贷对象是一线购房者,但不幸的是,一线城市还继续处于限购中,有力无处使。

虽然房价早晚会起飞(当然全国房价一盘棋全面暴涨的时代已经不复存在),但要想真正实现,还需要两个前提条件:一是限购彻底进入历史,一线城市全面放开;二是高层既然铁心救市,就应该尽在降低存款准备金率,这才是真正的开闸放水。当然这样的观点并非是马后炮,而是我那篇文章的第三个预测,剩下的年份,降准是早晚的事儿。

这两天有一个词特别流行,某售楼处在限贷放松后,贴出一横幅:限贷放松不买房,别怪房价耍流氓。十一期间,据说恒大、绿地等开发商已经防风,要在8号上班后,正式上调价格。对于购房者来说,调价无异于耍流氓,但事实就是如此,一旦房价上涨时,开发商底气十足,购房者立马屈从,当一分钟大爷浑身不自在,当孙子是强项,几千年跪习惯了。

很多人问为何你的预测如此之准,这世界上哪里有什么算命的神医。行业真正的主宰者是这个体制,如果说房价敢于耍流氓的话,你必须搞清楚谁在背后帮着撑腰。在房地产权力经济学里,市场的主体中,除了买不起房者希望房价下跌,其他的人有谁愿意看到房价下跌。所以,真正的流氓不是房价,而是背后房价的掌控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