梳理分析“伊斯兰国”这个极端组织如此迅速崛起的原因,大致有以下六个方面的因素。

一是有明确的建国理念和治国架构。“伊斯兰国”并不谋求参与所在国家的政治权力分配,其根本目的是要在中东地区建立政教合一的极端伊斯兰国。“伊斯兰国”实行严格的伊斯兰教法,实现“伊斯兰化”,要让被统治的民众“成为安拉真正的穆斯林”。而从其在伊拉克和叙利亚采取的武装行动性质也可以看出该组织军国主义、伊斯兰法西斯主义倾向明显。在萨达姆、卡扎菲、阿萨德等泛阿拉伯主义世俗主义政权式微的今天,中东面临着回到逊尼派和什叶派宗教混战的危机。事实上,目前伊拉克政府军与反政府武装力量的对抗其中一部分就是一场逊尼派和什叶派的宗教混战。海湾逊尼派宗教神权国家(有别于世俗国家)与团体(沙特阿拉伯、卡塔尔等)对什叶派国家的敌视,与对叛乱组织或明或暗的支持和资助(该组织大部分头目来自沙特阿拉伯),也是造成今日混乱局面的因素之一。“伊斯兰国”占领大片土地后,把占领区划分为多个省管理。在哈里发之下,设有4个委员会:宗教、咨询、军事和保安,当中以军事和保安委员会的权力最大。省和次一级的区在地方长官之下亦设置同样的4个委员会。伊斯兰国采取恩威并用的手段,以获得占领区内逊尼派居民的顺从。经济方面,武装分子在占领的城市努力维持电力、自来水、食物和汽油的正常供应。负责市政、卫生的原有政府部门继续运作。治安方面,恐怖袭击停止,在严刑峻法的威吓下,刑事罪案很少。武装分子又“依法收税”,不少逊尼派居民认为在伊斯兰国占领下的生活,比起其它叙利亚反政府势力的占领区或伊拉克政府军撤出前更好。另一方面,伊斯兰国动辄处死异议份子与什叶派反抗分子,以恫吓百姓,并在占领区实施严厉的伊斯兰教法。伊斯兰国攻占伊拉克北部大城摩苏尔后,有报指伊斯兰国推出了自己的护照,不过外界认为即使真有其事,这些护照只不过是武装分子的宣传技俩,塑造伊斯兰国是合法政体的形象。

二是依靠强制的单一宗教信仰支撑。“伊斯兰国”独尊伊斯兰教逊尼派,迫害非逊尼派穆斯林和非穆斯林,强迫他们改信伊斯兰教逊尼派,或向他们征收重税甚至杀害。“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向伊拉克北部占领区内的基督徒颁布命令,要求他们改信伊斯兰教或缴交吉兹亚税成为被保护民,或在限期前离开伊斯兰国土地,否则就要处死。另一方面,武装分子在占领区屠杀异教徒,包括把儿童斩首,又强行拆除基督教教堂的十字架和烧毁《圣经》。有基督教徒遵照命令缴交吉兹亚税,可是妻子和女儿仍被武装分子抢走。2014年8月,“伊斯兰国”攻占辛贾尔后,处决了至少500名雅兹迪教徒,杀人方式有枪杀、斩首,或斩断手脚钉在十字架上,或以绳索缢死,另有许多人被活埋,或者负伤再活埋。许多妇女被奸杀,超过300名妇女与女童被掳走,可能被转卖,或成为军妓、性奴隶。另外还有数万雅兹迪教徒被围困在辛贾尔山,至少56名儿童脱水而死。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授权美军展开救援行动,空袭“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及向难民空投口粮与矿泉水,掩护了大批雅兹迪信徒逃到叙利亚。美国共和党参议员麦凯恩批评其前总统大选对手奥巴马对于救援与战斗不够积极。奥巴马表示将会“持续作战,努力不懈”。异教徒即使同意改信伊斯兰教,也不一定可以保命。2014年8月中,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在伊拉克北部雅兹迪人的Kocho村强迫村民改信伊斯兰教,全村所有人都同意了,只有族长一个人不肯,武装分子于是屠杀了80名男村民,并掳走400至600名村民,大多数是妇女和儿童。至于同为伊斯兰教的什叶派则被视为异端,伊斯兰国武装分子曾在尼尼微省炸毁多间什叶派清真寺。武装分子又以反对偶像崇拜为理由,不分宗教大肆破坏占领区内的圣坛。

三是有支能源源不断得到补充的武装力量。“伊斯兰国”称拥有数万名军人,并且拥有大量美军和其他国家军队的武器,如枪械、火炮、坦克、飞机(虽缺乏驾驶这些飞机的飞行员),媒体指出,众多萨达姆旗下军人在2003年失业以后加入了该组织。因此,该组织军人训练有素,装备精良,而且熟悉伊拉克地理环境。此外,该组织还有许多来自海外的武装人员加入。该组织向每个战士发放约400至600美元的月薪,并分配宿舍,许多是被没收的当地非逊尼派居民或已逃离的政府公务员住屋。除了人数外,“伊斯兰国”军事成员的国籍也难以统计,有资料显示,该组织起初多在伊拉克、阿富汗、车臣等地招募武装分子。另据一份法国研究机构的报告分析,该组织头目多来自伊拉克、利比亚、沙特阿拉伯和突尼斯,如今有着3000多名来自德国、法国、英国、澳大利亚、美国、加拿大等西方国家的“志愿者”。2014年中,估计有约500名英国人在伊拉克和叙利亚为伊斯兰国作战。英国国会的工党议员Khalid Mahmood指出,到伊拉克和叙利亚参战的英国人相信多达2000人。各界担心这些圣战分子从中东返回英国后,将会对英国的国家安全构成潜在威胁。该组织绑架了大量儿童,训练他们成为童兵、查探敌情或充当“人肉炸弹”发动自杀攻击。组织成员也利用互联网宣传或渗透国外的清真寺,以宗教之名诱使国外青年到中东参加圣战。据英国《每日邮报》2014年8月13日报道,一群“伊斯兰国”的支持者在伦敦牛津街分发宣传该极端组织的传单,鼓动人们离开英国,移民到新的“伊斯兰国”。该组织的军营中,也有许多女性工作人员,多是负责打扫与炊事工作。有些年轻貌美的女子则被安排成为“军妓”。该组织利用互联网发放影片或通过社交网站宣传,在欧洲招揽少女到中东与该组织的“圣战士”结婚。有报道指出,一些女子抵达叙利亚后,才发觉她们并非单一武装分子的新娘,而是被安排每天与数名武装分子缔结“临时婚姻”,每次“结婚”只维持一到两小时,亦即性交后即离婚,变相沦为武装分子的性奴。伊斯兰国的支持者也在印尼活动,招揽女性到中东充当武装分子的慰安妇”,引起印尼警方关注。据信,该组织拥有相当精良的装备,包括大量的乌兹冲锋枪、MP5冲锋枪、AK-47突击步枪、M16突击步枪、M60通用机枪、M240通用机枪、M224迫击炮、RPG7火箭筒、RPG32火箭筒、数量不详的吉普车、悍马车、防弹衣、大量装备重机枪的武装货卡车、MRAP防雷反伏击车、M113装甲运兵车、甚至T-55主战坦克、BMP-1步兵战车、UH-60黑鹰直升机、M59加农炮、不明系列的反坦克炮和固定翼运输机等,该组织还使用沙漠用数位迷彩服、配戴AN/PVS-7夜视仪的克维拉头盔。

四是有支撑组织正常运营的稳定资金来源渠道。“伊斯兰国”攻占伊拉克北部多处油田后,在黑市以低价出售原油换取收入,估计每日可赚取高达100万美元。联合国已禁止各国与“伊斯兰国”进行任何形式的石油交易。2014年9月,以美国为首的多国联盟空袭叙利亚境内被“伊斯兰国”控制的石油设施,以打击“伊斯兰国”的财政收入来源。“伊斯兰国”有可能得到来自沙特阿拉伯及其它逊尼派波斯湾国家的资金支持,目的是对抗非逊尼派及世俗力量主导的叙利亚和伊拉克政府。这些幕后资金支持者主要是民间的富人,现未有证据显示有外国政府援助“伊斯兰国”。自2012年起,“伊斯兰国”每年发表年度报告,外界推测是为了向捐献资金者展示行动成果,争取更多捐款。

五是有一整套完备的强烈洗脑教育政策和体制。“伊斯兰国”正在培训儿童成为“哈里发国的新世代”,设立训练营向15岁或以下儿童灌输极端伊斯兰圣战思想,教导他们以消灭异教徒为人生目标,满16岁则接受军训。在叙利亚有伊斯兰国武装分子绑架大批库尔德族儿童,对他们进行洗脑,强迫学习极端宗教思想及观看杀人和自杀攻击影片,培育他们成为自杀式袭击者。在拉卡,伊斯兰国禁止学校教授音乐、美术、体育、哲学、社会学、基督宗教。数学科不可提及利息计算,自然科学必须合乎神创论,不可教授关于进化论的内容。伊斯兰国命令学校不可提及叙利亚国歌、民族主义思想,以及停止使用“祖国”或“叙利亚”词汇,要用“伊斯兰国”、“穆斯林的土地”或“沙姆省”词汇代替。此外,伊斯兰国强制学校实施性别隔离。

六是长期动荡的地区环境提供了发展壮大的土壤。综合观察历史上极端组织诞生发展的历程,所在国家或地区环境的长久动乱是其别不可少的外部环境之一。因为国家和地区的长期动荡,政府对地方的掌握能力消弱甚至出现权力真空,在这样的土壤上很容易滋生极端组织的产生。其次就是各相关力量在动荡国家或地区的较量使得极端组织从中获利。拜登近日在演讲中就暗示,为支持叙利亚反对派抗击巴沙尔政权,美国的中东盟友在不经意中帮助了“伊斯兰国”,“他们对反抗巴沙尔的人提供了数以亿计的美元和数千吨武器,除了叙利亚反对派外,援助对象有‘支持阵线’、‘基地’组织及来自世界各地的圣战极端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