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效益明显的小工程还行,大一点的根本融不了资,水利工程的公益性太明显了,没有人愿意做"活雷锋"。”]

在经济下行压力下,政府加快了对投资的部署。

10月14日,国家发改委就加快推进重大水利工程建设举行新闻发布会。国家发改委投资司副司长张明伦在会上介绍,今明两年和“十三五”期间分步建设纳入规划的172项重大水利工程中,目前在建工程的总投资规模大约是6000亿元。

《第一财经日报》昨日从有关人士处获悉,这172项节水供水重大水利工程中,有40项属于在建工程,132项正在开展前期论证工作。另有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机构研究人士对本报称,投资仍是政府主要的有效稳增长手段。目前铁路和棚改的部署都已“满弓”,只待资金到位和落实,但水利的待开发程度仍较高,将成为稳增长政策部署的主要方向。

6000亿投资或以财政为主

在国家大力投资基建的背景下,水利成为棚改和铁路之后的“稳增长”焦点。

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李朴民介绍,政府将继续加快重大水利、农村饮用水安全等各项水利建设的投资,目前在建和截至2020年要建设的重大水利项目共172项,在建的水利项目投资约6000亿元,未来将加大资金投入力度,进一步向水利工程建设倾斜,并欢迎社会资本参与。

“今年以来,政府在水利建设方面的投资力度大大提速。”李朴民说,本年度安排用于重大水利、农村饮用水安全等各项水利建设的中央预算内投资达到767亿元,比去年增加50亿元,并将对建设条件成熟的项目,抓紧安排资金,力争尽早开工建设。“截至目前,今年用于水利建设的中央预算内投资已全部下达完毕。”

上述人士表示,目前水利投资的主要资金来源还是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其中,特大型和大型项目以国家财政为主,中小型项目以地方政府投资为主。“随着项目的扩大和投资额度的增加,有关方面迫切想打开融资渠道,但目前来看难度很大,短期内还是以财政投资为主。”

发改委称,目前多个地方已经上报了建设水库等重大水利工程的方案,包括河南山西新疆等地的13个水库、水利工程项目已得到批复或上报国务院审批,另有辽宁猴山水库、湖南莽山水库、福建平潭及闽江口水资源配置工程等47项重大工程正在进行评估。

有分析人士称,高层的重视是促成水利投资加速的重要原因。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5月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加快推进节水供水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后,10月8日又在国务院部门负责会议上提出,要瞄准群众急需、迟早要干的薄弱环节,年内在水利、环保、信息网络等领域再开工一批重大项目,同时推开项目融资、特许经营等模式,鼓励社会投资。

发改委负责人称,172项重大水利工程包括两部分,一部分是在建工程,还有一部分是将要在今明两年和“十三五”期间陆续开工建设的。而本报从消息人士处获悉,目前已开工的项目为40项。

为推进投资,各部委联动也越发频繁。发改委、水利部财政部在9月、10月份先后联合召开了全国加快推进重大水利工程建设视频会议和加快水利建设视频会议,进一步加强部门、地方的纵横联动和协同配合。

民资将获贷款贴息

“有些效益明显的小工程还行,大一点的根本融不了资,水利工程的公益性太明显了,没有人愿意做"活雷锋"。”发改委宏观研究院一名关注基建领域的专家昨日对本报称。

早在2012年,水利部就印发了《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参与农田水利建设实施细则》,提出民间资本通过建设、承包、租赁、股份合作、拍卖等方式依法获得的农田水利工程的产权和运行管理权受国家法律保护。

但多年来,融资效果并不好。例如,河南省2013年水利投资超过150亿元,但仅吸引到社会资金15.9亿元。上述专家表示,要解决这一问题,政府就应该在投资补助、财政贴息、金融支持、价格机制、税费优惠、权益保障等内容方面加以明确,以增强外部资本信心。

张明伦昨日表示,发改委正在会同有关方面研究制定吸引社会资本参与重大水利工程建设的政策措施,进一步放宽和规范市场准入,完善水价、电价等支持政策,促进各地尽快推出一批有社会资本参与的重大水利项目。

具体来看,在合作模式上,将以特许经营、参股控股等方式推进;发挥政府引导带动作用,提供资本金注入、贷款贴息等;探索利用工程供水、质押贷款,要求金融机构提供低成本贷款。同时,完善价格体制改革,比如,水价按照补偿成本、优质优价等原则来实时进行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