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浩俊  每日经济新闻

资者对经济的忧虑和担心正在爆发,如果说几个月前美国退出量化宽松政策的消息,让新兴市场陷入极度恐慌,股市出现暴跌,还没有对全球经济构成致命威胁的话,近一段时间以来欧洲股市全线下跌、国际市场原油价格持续下跌、大宗商品价格相继暴跌,则让市场的恐慌情绪上升到了极点,那个一度被遗忘的“通缩”,也像幽灵一样,重新闪现在世界各国的面前。

一时间,通缩即将到来、通缩不可避免、通缩将把世界经济带向更大的危机等言论甚嚣尘上。这一系列的观点,包围了整个世界经济,甚至被公认为已经步入复苏通道、经济表现非常强势的美国,也无法逃避这样的恐慌情绪,显得焦虑不安。

抱怨也好,责备也罢,担忧也行,所有这一切,都对世界经济前景无济于事。需要回答的是,在这场现在看来已经不可避免的通缩阴影面前,谁能独善其身?现在看来,没有一个国家敢作出肯定的回答,也没有一个国家有底气这样说。就算将来会在这场危机中赚得盆满钵满的美国,现在也不敢、不会公开这样说。

在这场通缩危机中,纵然不会直接受到影响,也难保不遇到问题。想独善其身,可能只是一种美好的想象。要想避免通缩阴影的进一步蔓延,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形成合力,共同应对,特别是经济大国和经济强国,更应当作出良好的表率。不然,唇亡齿寒,对谁也没有好处。

现在的问题是,回顾金融危机爆发以来6年的应对情况,恰恰是这个最重要的问题,被各国、特别是世界经济大国和经济强国给忽略了,大家似乎都在各人自扫门前雪。在应对金融危机问题上,世界各国是一盘散沙,毫无合作与协同之意,以至于各国出台的经济刺激政策,作用都远达不到预期效果。相反,却由于过于分散的经济刺激,使得国际市场的流动性出现了过于充裕的现象,并为今后通货膨胀的爆发积累了相当多的能量。

在金融危机爆发初期,世界主要经济体还就如何应对危机召开过几次首脑会议、财政部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商量过应对金融危机的办法和措施。而随着危机的扩大,各主要经济体就开始只关心自己的经济和命运了,就不考虑整个世界经济的状况、不考虑金融危机的走向了。

在市场流动性相当宽裕的情况下,各国的物价水平却普遍不高,这绝对是通缩到来的表现。出现这种现象,也完全是因为整个世界市场需求严重不足,需求无法支撑价格的稳定,无法对供应产生积极影响。供求关系的矛盾,已经在需求不足中变得越来越尖锐。而相关国家不从大局出发,不抓紧时间与其他国家协商,谋求共同应对危机之策,却在非经济领域挑起一个又一个事端,甚至为了自身利益不惜给通缩加码,这无疑更让人对危机产生恐惧。

在这场危机中,中国仍需加强与其他国家的合作,以更快地从危机中走出来,从经济低迷中走出来。中国是一个人口大国,经不住持续的经济不景气。象通缩这种十分严重的问题,不能在中国身上出现。不管承认与否,一旦出现通缩,中国经济将元气大伤。

而正是因为中国经济没有能够表现出强有力的复苏势头,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新兴经济体国家的经济表现。因此,近几年来,新兴经济体国家的经济,基本都像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时“亚洲四小龙”的表现。在即将到来的经济通缩中,能够独善其身的,可能是美国、德国等极少数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