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天南

秋天到了,历时两个半月,终于完成了新书《巴菲特的道路》(第三版)的翻译,温故知新、挑战自我,这算是今年最有意义的工作了。北京虽然时不时笼罩在雾霾里,却也有着金黄的收获,柿子树上挂满了沉甸甸的果实,一棵树上竟然有三数百只之多,坠得树枝弯弯的,甚至直接折断。如果有人不知道什么是硕果累累的话,应该来看看秋天的柿子树。

可惜的是,资本市场上却是完全不同的景象。过去的一个月,世界颇不平静,埃博拉致命病毒与战火一同蔓延,全球股市动荡,仅美股在十月份前十五天跌去的市值就相当于整个中国股市的40%。苹果公司合作商、蓝宝石玻璃巨头GTAT更是在过去的30天下跌了96%,其中10月6日单日大跌93%,令人再次大开眼界。以至于投资大佬罗杰斯都惊呼:“抛掉所有资产逃命吧!”

即便目光放的长远些,也未必是乐观景象。距离6124点整整过去七年了,如今股市依旧徘徊在2300点。有多少七年可以重来?今天走上社会的年轻人,两个七年就年届不惑了。普通人一生的黄金时代,大约四个七年也就差不多了。

A股表现不佳,那些出海的QDII们呢?据报道,2007年10月份发行时,曾创下“日募千亿”、需要抽签才能认购的四只QDII,每1元如今的净值分别是0.762元、0.854元、0.67元和0.577元。

无论是一个月、还是七年,无论是国内、还是海外,凡此种种都再次说明了一个道理:投资成功是很难的。于是人们想着:“如果牛市来了,就好了吧”!实际上,即便不远的将来牛市重来,A股再次涨到6000点或更高,也未必是什么好事。

首先,绝大多数人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因为90%股市参与者的资金都在10万以下。或许这些人本来就是“玩一玩”,根本没有打算解决问题,也就不可能解决问题。

比这更糟糕的是,如果牛市重来,而牛熊交替的历史规律无可更改,将会导致更多的人亏损更多的钱。因为,股神们会重现,一夜暴富的神话会再次到处流传,一贯买高不买低的大众蜂拥而入,以更高的价格买入更多的股票,很少有人会理性分析是否物有所值,因为大家相信总有傻瓜在后面。当然,最终一定会发现谁是傻瓜。

再者,如果短期股价上涨过快,投资者将面临市场整体高估的两难困境。面对不便宜的股价,买还是不买?这是个问题。有人或许建议:“等它跌下来再买。”呵呵,北京十年前不买房的人就是这么想的,结果是“当年咬牙还能买得起,现在咬牙都买不起了”。事后都容易,身处其中却都是很难的。

总之,如果不久的将来,牛市的突然来临会导致大众狂热冒进、热衷于赚快钱、而后陷入万劫不复的陷阱,会令物有所值的投资机会消失,这样的牛市还是不来为好。

没有牛市还能赚钱么?老读者们应该可以回答这个问题。这个专栏的投资组合在2007年10月股市6000点时,净资产总值为170万;今天上证是2350点,总值为350万,翻了一番有余。简单换算,我们已经是站在一万二千点之上。即便未来七年,股市一个点不涨,我猜也能盈利,其间奥秘早已写在这90篇专栏文章里。长期而言,有没有牛市无所谓。当然,至少有一个前提—— “我还在”。

依稀记得2009年专栏两周年纪念文章《有人夸我文章好》的结尾:“我们还能胜出么?希望可以看得见。当然这一切至少需要两个前提:第一,我还在;第二:钱经还在。排名不分先后。”

你我“都还在”也是不容易的,所以志摩有诗云:“走着走着,就散了…. 回头发现,你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