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一力

沪港通的十月落地已经几乎不太可能了。

就因为沪港通的实施日期迟迟不宣布,对早已受“沪港通”刺激而开始上涨的A股形成利空,所以大盘大跌。

今天的一家媒体报道,亚洲证券业与金融市场协会已经致信香港证监会,要求更多时间为沪港通开通做准备。这个重要机构的表态很有代表性,按照他们的说法,至少应该提前一个月进行开通的通知,而目前沪港通仍然有许多不确定因素需要理清。

横亘在沪港两市之间的阻碍究竟是什么呢?

关键还是在资本利得税!资本利得在税收实际上是指资本商品,如股票、债券、房产、土地或土地使用权等,在出售或交易时发生收入大于支出而取得的收益,即资产增值。资本利得税是对资本利得所征的税,说白了,就是对投资者证券买卖所获取的价差收益(资本利得)征税。

说起来也奇怪,在资本利得税这件事上,大陆可以说是有也可说没有。法律上已经规定外国股票投资者要缴纳10%的资本利得税,但政府从来没有收过。这实际上就造成了外国投资机构一个非常大的不可控风险。

资本利得税前期影响的一个重要领域就是QFII,从03年QFII第一家下单开始,到目前为止资本利得税一直是好像悬在脑门上的一把剑也没放下来,外资也不知道有没有,也不知道有的话什么时候放下来,也不知道它的力度有多大,只有QFII每一家自己做一个拨备。

沪港通的问题上也是如此。沪港通一旦开通,涌入的大头仍然是机构投资者,10%的资本利得税是个非常巨大的部分。假如说进入的外资中,其代理客户准备退出提现,那么这10%到底征不征,就成为了相关的投资机构应该预留多少资金应对客户提现的关键。留少了就是流动性风险,预留过多就是资金滞留的损失。

利得税在中国股市中居然长期处于模糊的状态,对于中国的投资者而言,虽然个人所得税法规定了20%的税率,但政府从1994年以来就一直豁免,以促进股市发展。但是外资的资本利得税就更加模糊,既不说收也不说豁免,对于外资来说,这种模式实际上最为难受。

虽然亚太新兴国家市场在资本利得税上都实行的是减免的政策,但是即便中国加征对于外资而言,也仍然具有吸引力。还是从QFII的表现上可以看出。事实上,对税收政策的困惑压根就没有阻止外国投资者通过QFII机制增加A股持仓。现在批准的QFII额度已接近600亿美元,而一年前只有大约450亿美元。顶着税收不确定性因素进入市场的QFII仍然处于排队中,而无论从经济增速还是从估值的优势来说,中国A股市场也仍然是全球较为具有吸引力的市场之一,这些都证明了,A股市场确实拥有吸引力。

除了税收,估计沪港通可能还有一些技术细节没搞好。

比如像两个市场的技术对接,比如交易,上交所交易能不能通过相关系统能够看到香港联交所,香港联交所能不能把买卖实行发到上交所。

还有一些更加特殊的情况也需要在开通前进行考虑。比如说,目前港股通中交易每天时有份额限制的。有了份额限制,但是投资者买入股票之后如果出现配股怎么办?这就很有可能超过原有的份额。

另一种情况比如说打新,我们都知道新股申购是目前A股中几乎稳赚不赔的买卖。但是目前新股申购要实行老股的配额。但如果外资持有了足够份额的老股,是否有机会参与新股的申购?又该走一个什么样的流程?这些问题很特殊,但是同样是沪港通需要结局的。

沪港通的开通,前期的说法是十月份的某个周一,目前而言也就只有27号一天了。可能性已经是微乎其微,就目前的消息面因素来说,沪港通的开通仍然不算是万全的准备,因此在开通之前,应该还是需要反复的推敲打磨。

从时间上来说,11月开通会是一个比较保守的预测,沪港通的开启,可能会拖至年底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