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为学(Behaviour Science)是近年环球金融行业的热门话题。我在国内投资了一个财经社区网站叫投资脉搏(iMaibo.net),其中一样主打产品是心情指数。我们和大学合作开发了一程序,利用自然语言处理(Natural Language Processing, NCP)将每条不超过140字的微搏转化成一讯号。这讯号可以是+1、0、-1或IR。+1代表看好、0是中性、-1代表看淡、IR就是irrelevant,即是不含任何意义。我们在网上搜集数以万计的微搏和新闻头条,分析之后结合成为A股心情指数。(粗略来说,NLP是汇集计算机科技、人工智能和语言学供人与计算机沟通的一种方法,应用范围很广,包括语言识别、机器翻译、文本朗读等等)。

分析心情指数后,我得到一些体验,这些体验说穿了便觉得是理所当然,但是没有这些数据也不容易归纳到这些结果。我选择了几个分析结果和大家分享一下。

1. 人的性格都是嗜甜恶苦的, 赢了股票, 不论注码多少,都喜欢广告亲朋(我称这为娱乐而不是投资);输了股票,就少提为妙。大部份散户在升市时,心情比较开朗,发表的意欲也比较强。所以我们不单只是从微搏的内容,也可以从发表量中解读到市场的气氛。

2. 不少研究证明,投资者对升市和跌市的偏好(或偏恶)不是对等(symmetric)的。 换句话说,你赢一块钱的喜乐和你输一块的悲哀,不是对等的。由于羸的喜乐是远高于亏的痛苦(指的是感情不是经济上),所以赚钱时,大家都希望将赢钱的快乐保存下来,往往过早take profit。反之输钱时,止蚀stop loss却拖得很长。这种不对称如果可以量化,通过某种的期权策略去执行,有是很大的赚钱空间。

期权市场上常常有所谓put over或call over,某程度上就是反映了这些不对称。Put over代表行使价(strike price)在现货价(spot price)之下的期权,其波幅价格比行使价在现货价之上的为高。相反,Call over就是行使价在现价之上的期权,其波幅价格比之下的为贵。

3. 黑天鹅的价值。金融海啸之后,黑天鹅成了坊间术语,这其实不是什么石破天惊的发现。心情指数的数据显示,市场的真实波幅永远比人所想象的大。举例说,市场平均当日的真实波幅是上下20个价位,如果你问一般投资者,他们觉得最好与最坏的当日波幅是多少,他们说的往往都比现实的低。市场称这些黑天鹅事件为tail end risk。如何量化这些黑天鹅的价值是很多对冲基金每日埋首的工作。

我认识一些基金经理以出售一些超价外期权(deep out of money)来赚取溢价(premium)。他们祈祷当风暴来临时,他们以前赢的钱足以抵偿风暴带来的损失。当然, 另一个不能公诸于世的盘算就是:当我赚了3年的钱之后,我已经告老归田,第4年的金融海啸又与我何干呢?

相反,同样亦有不少对冲基金用很精密的数学模式去分析这些tail end risk,如果觉得市场价格过低,虽然是negative carry(因为要先付期权溢价),仍然愿意购入。

大家要明白所有的期权理论都是基于law of large number,就是只要你常常做,密密做,理论的价值(theoretical value)就会浮现出来。 有人乐山、有人乐水。有人选择做望夫石,亦可以有人选择搭顺风车。

上面是我研究心情指数后的一点启发,谈不上心得,因为今天我仍然在这里笔耕, 而不是坐超级游艇在巴哈马钓鱼,证明革命尚未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