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檀 每日经济新闻

中国汇率有风险,但不大。

10月23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公布了9月银行结售汇和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数据。数据显示,9月银行结售汇连续第二个月出现逆差,逆差规模由上个月51亿元人民币扩大至1006亿元人民币,较八月的9亿逆差额整整扩大了20倍之多。三季度末的外汇储备较二季度末减少了约1000亿美元,是时隔两年多后我国外汇储备再现负增长。从外汇局公布的数据来看,9月银行代客和自身结售汇出现 “双逆差”。一系列数据产生一个疑问:一大波外资是否正在外逃?

国家外汇局对于这1000亿的差额的解释是:不要慌,只是账面变动。解释口径为主要是因为美元汇率在国际市场上走强引起的汇率折算变化。今年三季度,美元指数上升7.7%,美元升值就会导致非美元资产在折算成美元时金额减少。

据估计,中国外汇储备中美元资产的比重在2/3左右,欧元等其他货币约1.33万亿美元,如果参照三季度美元指数升值7.7%,即相当于其他货币贬值7.15%,即约缩水950亿美元。基本吻合外汇储备减少1000亿美元的情况。

张庭宾先生认为,上述数据不能完全掩盖近几个月来国际热钱大量外流的现状。2014年6~9月,中国贸易顺差分别为316亿、473亿、498.3亿和310亿美元,合计1597.3亿美元;FDI分别增加144.2亿、78.1亿、72亿和90.1亿美元,合计384.4亿美元。它们转化为外汇占款应为约+1.22万亿元人民币与实际的-804亿元人民币相比差了约达2112亿美元。算上统计口径的不同,实际的差额更大,可能外流数额更多。

人民币汇率升值尚且资金外流,一旦人民币汇率跟随经济一起下行,风险更大。近阶段来中国经济数据并不令人满意,投资降温、企业盈利增速下降、市场对于人民币升值的预期减弱都是热钱外流的因素。

不必过于夸大热钱流出对于中国经济的打击,目前人民币价格维持在高位,阶段性强势还将继续,中国外汇储备足够。对于政府而言,“一切尽在掌握”。

为了减少持有巨额美元储备对人民币汇率的扰动,央行屡次为外汇储备减肥。目前外汇结售汇下降是暗中鼓励的结果,以降低货币水位的压力。

今年第一季度外汇储备3.95万亿美元,第二季度3.99万亿美元。第三季度或将超过四万亿美元。外汇储备并非越多越好,巨额的外汇储备给人民币也造成了巨大的升值压力,今年5月,李克强总理在非洲出访时,坦率表示,“比较多的外汇储备已经是我们很大的负担,因为它要变成本国的基础货币,会影响通货膨胀”,通胀、资产价格泡沫,政府宏观调控的被逼到墙角,空间越来越逼窄。近几年鼓励企业向外投资,人民币国际化,以解除强制结售汇作准备,已成为既定战略。

外管局10月16日公布数据,8月份银行结售汇逆差51亿元人民币,境内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逆差752亿元人民币,短期资本可能通过资本项目流出中国,这也与政府鼓励对外投资的方向一致。

另有传言称央行将这一千亿美元转拨给了中投,或者酝酿第二中投,用外汇储备通过中投或第二中投做一些战略性投资。

外储注入中投的可能性不大。中投作为主权基金非常醒目,需要财政部发行同等数目的国债,向央行外管局购买外汇储备作为资本金,中投成立时由财政部发行了15000多亿人民币的特别国债向央行外管局购买2000亿美元作为注册资本金。中投曾在2011年、2012年分别获得央行2000亿及300亿美元的注资。注资中投需要央行、财政部最终是最高层的战略决策,目前在中投帐面、债券市场等方面并无反应。成立第二中投需要大费周章,难度不在上一轮成立中投之下,目前没有必要大动干戈。

中投公司的帐面业绩目前看起来不错,交出了一份还算过得去的答卷:2013年境外业务上年净收益率达9.33%;2012底,公司境外投资组合全年收益率达到10.60%,自公司成立以来的累计年化收益率为5.02%。

但是举国体制大投资成为国际市场目标,并不是个好办法,也许最好的办法不是办N个中投,从根本上说,分散风险、提高使用效率的方法是,“藏汇于民、藏汇于企”,目前外汇储备下降部分原因就是藏汇于民间。如果有5万亿外储4万亿在民间,外汇储备不再成为压力,中国的人民币也就成功国际化了。

衡量外汇储备变化风险的看点在于,大量企业走出去,是否能够成为有竞争力的国际企业,还是送钱出去白给肥猫们花?国民持外汇出境,是为了游学长见识读书,还是失去信心一去不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