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檀 每日经济新闻

中国债券市场的重要性将高于股票市场,目前已经有这样的趋势。

11月3日,财政部发行关键国债收益率曲线,这是件标志性大事,说明中国金融改革进入深水区。此次发布国债收益率曲线有两大目的,首先是与利率市场化配套,设定金融市场最低风险收益基准,其次是与人民币国际化配套,使人民币持有者未来拥有最大宗的人民币投资品。

我们现在重担压在股票市场,在一定程度上把债券作为股票的补充融资方式,从方向上来说存在一定偏差。考虑到市场融资需求与信用程度,中国债券市场的重要性高于股票市场。

转引一组数据。平均来说,过去25年里债市的规模是股市的1.8倍,2012年底受避险情绪影响,债市市值是同期股市市值的2倍。截至到2014年6月底的数据,美国股市总市值为24万亿美元,而债券市场存量约为45万亿美元,债券市场规模是股市规模的1.8倍。

很多人抱怨中国外管局投资美国国债,为美国人抬轿子,这种认知错误可笑。手握大把美元的土豪,还没有学会在国际金融市场游泳,最大宗、最安全、最容易变现的投资方式,就是投资债券市场尤其是高等级债券市场,美国债券市场就是这样的市场。

截至2014年8月1日的数据,中国沪深股市总市值加上全国股份转让系统(新三板)约为26万亿元,同期的债券市场存量两个市场合计为32.9万亿元,债券市场存量是股票市场市值的1.26倍,这个数字已经是中国债券市场在资本市场上占比最高的情况。

近两年债市走牛,债券市场受到狂热追捧。根据《中国债券信息网》的数据,今年1到9月,债券市场的发行量为4741.66亿元,回购交割量为151.4584万亿元。截止9月底,沪深两市总市值为29.3548亿元,股票成交金额7.6699亿元。另一份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10月16日,证监会受理首发企业613家,其中已过会企业仅24家,未过会企业高达589家。未过会企业中正常待审企业566家,中止审查企业24家,预计全年融资额不超过2500亿。

从市场的广度与深度而言,股票市场与债券市场已经拉开了距离,债券市场显示出强劲的实力。根据评级机构标准普尔的6月数据,中国企业债的规模约1.5万亿美元,为国债规模的一半,已经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中国企业债券的市场规模已经超过美国成为世界最大,可能在未来五年内占据全球企业债需求的三分之一。中国企业债收益高于欧美市场,从高等级主权债到垃圾债,品种一应俱全。由于中国还处于基建高峰期,在全球市场发行铁道债、城市债,有广阔的市场。

股票市场有衍生品,但信用风险极大,融资融券天生瘸腿,融资热闹,融券不足。而债券市场的各色衍生品远远多于股票市场,我们所熟知的美国次贷危机,其实都是债券市场衍生产物。

中国债券市场存在制度性障碍,债券的腿被绊马绳拴住。

没有统一的市场。审批权和准入权是债券市场上两大关键权力,央行与证监会争夺不休,还有发改委的企业债审批权。央行最先改革,2007年9月,交易商协会挂牌,央行行长周小川宣布:“凡是交易商协会按会员需求开发的、适合机构投资者交易的产品,在银行间市场均实行协会注册、监管机构备案的管理模式,不再实行行政审批制。”此后,银行间债券市场一骑绝尘,成为债券市场当之无愧的大哥。2014年上半年为例,整个债券市场的新增发行量为5.53万亿元,其中交易所登记发行的债券总计只有1537.02亿元,占比约为2.78%。不仅如此,11月3日,央行允许非金融机构合格投资人进入银行间债券市场。证监会也有改革的表态,但执行力不足,未来两个割裂的市场有必要进入市场化的统一的交易所中。

债券市场信用评级形同虚设,已经不止一家机构指出评级公司绝大部分为最高等级,如同债券市场黑云边上的金色花边。

债券市场炒作风盛行,标普等评级公司屡屡提醒中国金融风险,中国债券回购量之高,并不仅仅说明债券市场狂热,还说明以债券作为抵押融资手段风行,企业资金极其匮乏。一旦债券市场下行,市场冻结,债券常常成为持有到期的定期储蓄。

中国债券市场的发展如箭在弦,不管喜不喜欢,不管风险如何,未来中国金融市场债券市场将占据主角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