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清辉

四年以前,李克强总理首次荣获“高铁推销员”称号,在全世界范围内四处推销着中国的高铁产品,今年APEC会议期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系统阐述 “一带一路”规划,并于近日召开最高级别经济工作小组会议,确定“中国版马歇尔计划”。总理、主席此举,标志着我国的国家战略已经转变为了让中国过剩产能“走出去”的大国战略,“走出去”已经正式上升为国家战略。

“中国版马歇尔计划”很现实

何为马歇尔计划?因为年代久远,恐怕知道的人不多。马歇尔计划的官方名称为”欧洲复兴计划“,始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1948年4月,美国对被战争破坏的西欧国家给予参与重建和130亿美金的援助计划,内容包括如食品、设备、原材料等多种形式的援助。当然,美国的这些钱也不是白给的,该计划让美国将其过剩产能转化成政府对受援国家的债券而受益。

马歇尔计划在帮助西欧的,同时又刺激增美国出口,为美国经济开拓了新的巨大市场。美元就是在这个时候,成为西欧各国通用的结算货币,为美元成为全球性货币霸主奠定了坚实地基础。跟重要的是,该计划创造需求的模式启动了全球黄金增长时代,美国股市迎来了近20年的大牛市。

说到底,马歇尔计划是在帮助美国自己,中国版马歇尔计划也是一样。

何为中国版马歇尔计划?按照官方口径表述为:向亚洲、非洲、拉丁美洲等发展中国家宣布中国愿意向友好国家提供国家贷款用于借款国的基础设施建设,推动中国企业“走出去“来消化国内的过剩产能,同时推动人民币国际化。

说的直白一些,就是在欧美因金融危机而受挫的背景下,趁机主动把中国过剩的大量基建产能,强加给那些急待完善基建又缺乏资金的亚非拉美贫穷国家,因这一计划与美国60多年前的“马歇尔计划”有异曲同工之妙,而被市场炒作为“中国版马歇尔计划”。

当下,中国拥有着全球最多的外汇储备和巨大数量的过剩产能,拥有基础设施及部分产业优势,而新兴市场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仍然欠缺,如柬埔寨金边通往吴哥窟的公路还是中国几十年前援建的,现如今已经破烂不堪,跟我们看到的月球表面的道路差不多,两百多公里的路程需要走上八个小时。同时,发达国家由于自身陷入主权债务的泥潭自然也无法拉动全球增长。中国正好可以借机利用外汇储备拉动全球增长,并通过资本输出带动消化过剩产能。

这是中国版马歇尔计划的高明之处。该计划不仅能够帮助中国消化过剩的产能,还能加快人民币国际化布局,减少外汇储备、规避中长期美元贬值风险。

“中国版马歇尔计划”如何顺利出海?这就要看我国政府的“走出去”战略和“一带一路”这两个重要载体给不给力。

“走出去”战略最早是在2001年提出来的,意在鼓励中国企业进行海外投资。十多年过去了,随着上海自贸区等境外投资政策的松绑,不少有眼光的企业家看到了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后的海外机遇,同时他们中的不少企业也累了“走出去”的资金和技术实力,如全国电缆十强河南华泰特种电缆一直在积极布局海外市场,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中国版马歇尔计划”潜在影响

在中国“走出去”的大军中,以高铁为亮点的中国基建从来都是重中之重。总理去年至今5次出访,有4次推销中国的高铁,总理称推销中国高铁时心里特别有底气,这种底气就源于中国高铁的低成本、建设快、价格机制灵活等优势,中国高铁的建设规模庞大,但是建设成本却远低于世界水平。不管是发展中国家还是欧美发达国家,对于以高铁为亮点的低价优质中国基建天然不具备抵抗力。

与“走出去”战略肩并肩的就是“一带一路”战略。“一带一路”战略最早见于2013年9月,习近平在访问哈萨克斯坦时提出来的构建“丝绸之路经济带”设想。同年10月份,习近平又在出席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期间提出了中国愿同东盟国家加强海上合作,共同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倡议。

从此,向西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建设,向东南构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开启了中国政府的地缘布局,即“一带一路”。“一带一路”作为中国基建“走出去”的重要平台,不久的将来,旅游、农业、商贸物流等无疑将释放出巨大的活力。

今年APEC会议期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系统阐述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一带一路”规划。与此同时,中国政府也在努力推动各种规格的自贸协定谈判。

综合来看,“中国版马歇尔计划”将带来两个方面的重要影响。

第一,“中国版马歇尔计划”将推动中国政府的“走出去”和“一带一路”战略,是中国经济转型的最佳选择之一。资本市场方面,未来资本大举投资亚非拉等地的基础设施,蕴含着巨大的商机。

第二,“中国版马歇尔计划”是中国扩大国际影响力的标志。举例如中国的高铁海外布局,虽然各界说法不一,但从长远发展来看,就是关系到综合国力和影响力的竞争。高铁修到哪儿,国家的意志就通到哪儿。这一点与美国的航母基地特别相似,如美国以航母为支点,在全球建立了庞大的基地群,间接地影响着地区国家的政治经济命脉。

资本市场方面,五大行业将受益于“中国版马歇尔计划”,如交通运输、建筑建材、能源建设、商旅文化、比较优势制造业等方面。

(本文作者介绍:法治周末、证券日报社论特约评论员,知名经济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