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大股东同链条上的资产相比于上市公司体量较大,并且有较大的资本化意愿;

第二,所在行业代表着结构转型方向;

第三,有意愿进行制度设计,使高管及骨干员工激励充分;

第四,与业务价值相比,当前的市值适中。

(《中国基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