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要:2014年以来,国际关系由单极向多极重置过程,导致全球经济出现重大变化。地缘政治博弈日趋激烈,对国内的政经格局的调整产生影响。“新常态”越来越多被人们论及,正视目前的“新常态”,对把握未来国际局势变化,以及国内宏观经济走向,乃至市场走向,是有意义的。本文将从国际地缘博弈、国内宏观经济变化、以及未来市场走向几个方面,与诸位看官、同好探讨。

 

“新常态”一词,是今年5月,习总书记在考察河南时提出来的。他指出:“我国发展仍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要增强信心,从当前我国经济发展的阶段性特征出发,适应新常态,保持战略上的平常心”。我们知道,从来任何国家的经济战略,都与国家的整体战略有关。去年,我们将4年前提出的国际地缘政治博弈中的国家战略“东拒西进”,根据国际形势变化,调整为“东拒西进南盟北联”。这是因为我们发现,自2014年初以后,国际地缘博弈的激烈程度超出原有的想像,而国际关系从单极化向多极化转变的苗头越来越明显,这不仅仅是话语权的博弈,更重要的是经货币交易体系的变化,这将极大地影响各国的对外政策,乃至影响到各国的经济战略。从某种意义上讲,世界已经从原来的单极状态,向多极化状态过渡中。而各国都在为适应“新常态”,作出相应的调整,从而在中短期内,对各国的经济都会产生相应的影响。

 

  1. 一、             国际地缘政治博弈与美国重返亚洲战略

 

二战以后,美苏两国主导世界的格局持续了数十年,直至上世纪90年代随着苏联的解体,美国成为了世界唯一老大的单极化格局。但是,这样的日子也就持续了不到20年,美国为两场战争耗尽了财力。政府债务上限一提再提,持续六年的三次QE又让政府债务增加了4.5万亿美元。当美国国力明显不支时,寻求通过低成本平衡手段的地缘政治博弈的力度即加强。东乌自由广场、香港中环、中东之乱,都是各方政治势力角力的结果。而这些动作,即是为了平衡业已出现危机全球控制力,以达到延续石油美元霸权的目的。要完成这样的动作,必然要将货币铁三角的另两边衰弱,各种地缘政治博弈的原因即在于此。全球的货币体系中,储备货币铁三角的构成是:美元;欧元;日元。很多人以为中国人民币寻求国际化,是要挑战美元的老大地位,很显然这是一种错误的思维。人民币要取代的肯定不是美元,而是世界储备货币铁三角中的一边:日元,中日在东海死掐,其实背后的原因在此。对于中日矛盾而言,这是不可调和的矛盾。而货币铁三角的作用,是交易结算时对其他国家货币价值精确定位的体系。

我们5月份时说过,欧元未来可能降息,欧元降息之后,必然是美国退出QE,这个过程,即是美国促进长期资本回流的过程。从金融层面讲,必然是黄金走弱,美元走强。如果不是强势的美元,怎么可能令游移在美国境外的资本回流;如果不是弱势的黄金,大家都搞黄金避险,必然也不会回流美国本土。而正是因为这样,必然要激化俄欧矛盾、也必然要激化中日矛盾。地缘博弈在经济层面上逼迫欧洲与日本,不得不寻求刺激政策保障经济不过分衰退。

今年6月,欧元降息之后成为实质性的融资货币。其后欧洲的资产担保购债计划,其实就是欧洲版的量化宽松。1017日欧洲央行表示,未来数天开始资产购买计划。如有需要,欧洲央行将致力于采取更多的措施。欧洲央行依然处在复苏轨迹上。预计欧元区经济将在第三、第四季度增长。预期12月的新一轮TLTRO认购表现将会比首轮强劲。1030日凌晨,美联储宣布退出QE3,日本央行于1031日宣布,将每年基础货币的货币刺激目标加大至80万亿日元,此前目标60-70万亿日元。由上述消息看,欧洲与日本相继取代了美国作巨量量化宽松,作为货币铁三角的欧元与日元弱化,体系中相对的美元即显现出强势。而这种强势,直接打击了俄国这个单一依赖能源出口的国家。事情的发展出乎俄国人的意料,时至今日,俄国人反击西方制裁的能力也大幅降低。未来在中东方向如果俄国人作出妥协,则中国将承受更大的压力。

不仅如此,为阻截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策动了香港“占中”。“占中”的本质,其一是针对“一国两制”;其二是扰乱亚洲金融交易中心的次序。我们前面在《下半年形势分析与市场前蟾》一文中提到过,国际地缘政治博弈今年会出现白热化的状态,这种时候最应该警惕的就是各方都憋着劲等着放胜负手。而从目前的情况看,俄国明显出现态度暧昧,于中东方向举棋不定,于亚洲方向又期待中国率先出手。而美方实质的经济利益不仅在中东,遏阻中国崛起才是其重头戏。美国的“重返亚洲”战略始作俑者是克林顿.希拉里,提出这一计划不仅是为其TPP经济目的的实现与为了重构亚洲经济次序。更重要的是而对中化大国的崛起,欧美在此的目标是一致的。因此,C型包围圈中的第一岛链封堵,马六岬海峡海上商道的扼守,以及南亚次大陆通道的阻截,需要美方在该方向重塑日益衰弱的威望。近期我们注意到中国周边的一些事件,都与这一计划相关联:韩国海警在习总访问韩国之后枪杀中国渔船船长,本质是是针对中韩贸易区合作;印巴克什米尔地区交火与巴基斯坦内乱,本质上是针对中国南亚油路通道;香港“占中”则更为阴损,这种低成本广场革命,直接针对中国“一国两制”基本国策,问题的本质在于美方意在重启“台湾牌”。

两周前我在新浪微博上说,就目前的态势看美方的低成本遏制方式,从东乌、中东、“占中”几个方面看,取得的效果并不明显,这表明美方手中的牌已经打得差不多了。而选择这样的方式恶心人,本身反映出美方急切地希望长期资本回流美国本土,以拯救其并不如意的“经济复苏”。而从目前奥巴马政府的作为看,执行“重返亚洲”战略极不得力。纵观目前的美方政客里,能执行这一战略的只有希拉里本人。亦不能排除未来美国华府换届,有可能希拉里直接上位,这对中国绝对不是好事。所幸,美国华府换届还有一年多,留给中国的时间已经不多。而这个战略机遇期,中国中央政府怎么应对目前地缘政治的“新常态”,是考验本届政府的大智慧的时刻。就香港的“占中”,直指邓公生前制定的“一国两制”国策,未来中央政府的目标很明确,以“一国两制”统一中国。而香港“占中”最本质的东西就是破坏中央政府基本国策,于第一岛链上整固将动摇的裂口。

对于香港“占中”,国人看得很清楚,美方竭力制造骚乱,意图令其出现暴力冲突。并判断中央政府为了国际影响,会进行强力干预。但此次中央政府坚守基本法底线,强调邓公所制定的“港人治港”。香港回归这么些年,中央政府没少给香港输血,而今最危机的时刻已经过去,大陆的经济成就有目共睹。在当下,如果有益于中华崛起,中央政府可以要一个富裕的香港;如果无益与中华崛起,则宁可要一个贫穷的香港。上海自贸区的设立,即有此意。

而同样的情况是,改革开放那么多年,开放两岸经贸往来,也没有少给台湾输血。国民党马英九政权执政之后,台湾的态势向隐“隐独”的道路上越走越完。台湾的“太阳花运动”,直接伤害的健康的经贸关系建立。中韩贸易区的建立,对台湾的经济产生了直接的影响,由于韩台的经济结构高度重叠,若中韩自由贸易区合作成功,则对台湾经济的打击不可谓不大。这些年台湾的经济衰退情况严重,从新增毕业生薪酬回报即可看出。而马英九政权本届任期结束后,蓝营政客中几无得力人选,未来政权再落绿营的可能性极大。1996年时我在厦门海促会任职时,曾经接待过李登辉竞选办主任。当时他的一句话,让我记忆犹深。他说,你们也别讨厌李登辉,只有他这么搞,才可能加速中国的统一。当时不太理解,现在想想确是如此。扁政权时代,台湾经济状况已经开始走下坡路,黑金政治横行,令东岸民怨极大。后面马政权开始,中央政府的经济政策开始向台湾倾斜。但这种一厢情愿式的输血方式,并没有换来更好的效果,反倒是增强了蓝营政权“隐独”的企图。

推测如果未来美方“重返亚洲”的始作俑者上位,而对岸再度出现绿营掌政。那么,东乌的克里米亚、大英联合王国的苏格兰及西班牙的加泰罗尼亚式的全民公投,可能在台湾绿营主政下再度出现。这时,将给中央政策带来极大的麻烦。打吗?兄弟阋于墙而外人得利;不打吗?中国在亚洲的影响力必然会极大受挫,这甚至关乎中国的RCEP计划,以及东北亚经济整合计划。这种状态下,本届政府的外部应对战略即进入地缘政治博弈的“新常态”,在这种“新常态”下,跟随国家战略而动的投资策略应该如何思考问题,是我们应该作出前瞻性分析的重要功课。

 

(未完待续)

 

                                          上海丰煦投资管理公司 投资总监:莫大

 

                                           Sulon        2014/11/4    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