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采宜 第一财经日报

对于A市场而言,沪港通的关键不单是引入资金活水,更重要的是以开放促发展,通过对接发达市场,倒逼实现迈向成熟市场的目标。”上证所在沪港通网络新闻发布会上为后阶段中国内地资本市场开放创新做出了积极表态,这个表态再度提高了市场对上证所加快交易机制改革的预期,恢复T+0制度对于上证所而言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首先,恢复T+0交易有利于内地证券市场与国际证券制度接轨。从境外市场的普遍制度安排来看,不仅中国香港,其他国际主要市场如纽约、伦敦、东京等成熟市场均实行“T+0”回转交易制度。实证数据显示:T+0回转交易在发达证券市场总交易额中占比约为25%。因此,这类交易对于维持市场活力、提高资产定价效率有一定的正面作用。

另一方面,在“沪港通”开通之后,随着两地投资者的踊跃参与和市场持续升温,内地股票市场日内波动受国际市场的影响程度将较以往更深,从保护中小投资者、市场风险对称化的角度来看,T+0交易制度作为一项积极的风险对冲交易制度,在上证所首先得以恢复已成必然。

与此同时,继“沪港通”之后的“深港通”渐行渐近,上证所T+0交易制度破冰对于完善我国证券市场交易体系、弥合跨市场不平等套利空间和促进内地证券市场交易制度与国际接轨,具有深远意义。

其次,再造T+0交易机制设计,有利于营造效率与公平兼顾的高水平股票市场。从境外实践来看,T+0交易制度是“金融市场交易价值自由”精神的体现,但同时,大部分成熟证券市场为防控交投过频引致市场风险,均对投资者日内回转交易行为设置了较高的门槛,例如美国“T+0”仅对信用账户开放,“典型回转交易账户”不仅存在注册、融资等额外要求,同时需遵守最低资产不低于25000美元的规定等;其他一些实行T+0的海外市场也存在着对回转交易投资者资格、交易行为和回转交易金额与保证金总额倍数限制等特别监管措施。

我国股票现货市场1995年左右由先前的“T+0”改为“T+1”,除了当时市场和投资理念都不够成熟等原因之外,与交易所对投资者准入缺乏分类标准、回转交易行为监控手段有限,也有着较大关系。从目前的沪深交易所发展情况来看,硬件与系统设施不断完善升级,市场监控手段与大数据挖掘能力均较前期有大幅提升,因此,恢复T+0 交易机制在严格意义上并不是“重启”而是“再造”,上证所需以上世纪90年代T+0助长市场投机为鉴,汲取发达市场交易监管经验,为投资者营造一个效率与公平监管兼顾的规范市场。

第三,T+0交易制度有利于推动证券市场全方位、跨市场的金融创新。

我国目前证券市场的交易机制不统一。例如股票现货和期货市场、股票与可转债品种交易机制分别是T+1、T+0,因此容易出现同一事件中的不同投资群体所承受的风险不均等的状态——例如“光大错单”事件中,持有股票现货的投资者的风险要比持有股指期货或持有可转债的投资者风险要大得多。在股票市场全面恢复T+0之后,股票与期货、债券等市场的交易机制得以统一,这为下一步在这类市场推出以股票为基础资产的各类金融衍生产品创造了公平的市场环境,有利于金融创新的进一步活跃,有助于进一步提升市场资源配置效率及平抑金融体系风险。

(作者系国泰君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