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牛市宣言

                文/ 中国泛海控股集团公司董事会办公室 史宁

2014年下半年是一轮大牛市起点,这一点已经引起大多数知名投资人的共鸣。一轮大牛市的产生与一国的政治周期、经济周期是相吻合并共振的,投资人应该积极参与其中。

 

牛市初起因素之我见

一般情况下,股票市场伴随着货币供应量、产业政策等宏观调控措施的彻底转向而启动,相比一国的经济GDP见底提前半年。而今年中国A股的牛市周期启动除上述原因外,还有其特殊原因,因而会比经济见底来的更早一些。

上世纪的中国股市一度为经济脱困服务,而目前的中国股市在某种程度上重新被赋予这一使命。服务方式主要是为新型经济体提供融资便利,以更利于经济结构转型。

此外,更重要的是,现阶段中国股市的特殊使命是为国资改革提供优良环境。而改革是继中国经济结构转型战略后,中国政府提出的又一战略性决定。其中,在国资混合所有制改革这个层面,国有重点企业向民资、甚至外资开放的增资扩股、出让股权等行为需要尽量避免被后人赋予贱卖国资的定性。

中国各级市场上的企业资产定价权均受股票二级市场价格估值体系影响。因此,提升股票二级市场估值水平,实际上是一项政治任务。沪港通的推出令相对严重低估的中国股票市场焕发生机,相信其只是提升A股估值的第一步棋。

一轮大牛市的产生还受其他方面的共振,如政府换届的周期影响、宏观调控周期转向影响、境外经济环境影响等。这些逻辑耳熟能详且浅显易懂,这里不一一展开论述。

 

牛市初期迹象显著

牛市初期,各种利多因素共振最终导致股市教课书上的两个结果,一是无风险利率的下行,二是风险偏好的提升。这是一个乘数效应,此戴维斯双击将在牛市初期影响A股价格快速提升。随着经济新上升周期发酵,企业业绩增长预期转危为安,价值投资主导的估值修复大行其道。

在价值投资体系外,由于IPO堰塞湖的存在,政府不久前大幅放宽了上市公司的并购重组审批,同时对借壳上市的资产提高了质量要求,其程度堪比IPO。由此导致小市值非创业板上市公司(禁止借壳上市)的壳资源定价水涨船高,很多业绩不良的上市公司通过停牌重组,其股价不断在二级市场上相继放出礼花,令人不禁联想起2005年牛市初期的股权分置改革,非常规的手段为牛市初期保驾护航。

展望未来,由于目前中国经济并未触底反弹,经济数据仍疲弱不堪,相信中国政府会在未来进一步于各个层面和领域相继推出更多的宽松措施。考虑到房地产新开工周期滞后于销售数据半年,且明年二季度为开工旺季,预计2015年二季度,中国经济GDP同比、环比触底反弹可期。根据经验,应着重关注房地产新开工数据和发电量数据。

向牛市思维和投资策略转变——熊市波段抄底 牛市波段抄腰

如何在一个宝贵的、十年一遇的大牛市中取得骄人战绩,在绝对收益的基础上,相对跑盈绝大多数机构投资人是目前应该着重思考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