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化桥

今天,中国的货币供应量(M2)是七年前的3倍(也是世界之冠)。谁也不敢说,中国人民银行在印钞票和刺激信贷方面不卖力。

中国的经济规模远远小于美国,但是,货币供应量大大高于美国。而且,用现在的增长率,4-5年后,中国的货币供应量会是美国的两倍以上!

但是,市场利率,理财产品的利率,信托产品的利率,和民间借贷的利率(也就是,千千万万中小企业和普通老百姓的融资成本)居高不下,甚至比七年前更高了。而且,上海股票指数还不到七年前的一半!

咱们似乎可以得出这样三个结论:

(1)人民银行放水越多,市场利率越高。至少可以说,市场利率会居高不下。请看事实。

(2)降低银行基准利率,并不能降低市场利率。为什么?基准利率只适用于国企和少数特权民企。对于绝大多数企业和民众来讲,银行的利率上浮,各种费用附加以及贴现市场的各种花样可以要你的命。

(3)增加货币供应量有害股市。巴菲特用美国的34年的经验(1964-1998年)论证过这个反相关关系。在此,我不重复。

最近很多人呼唤,"要降低无风险利率!""如果市场利率这么高,企业会死掉一大半,经济一定休克!"

他们说的也许都不错。但是,他们的解决方案都是错的。他们还是老调重弹:

(1)增加信贷,降低存款准备金,增加货币供应量,

(2)减息。

可是,前面咱们已经看到了,第一条措施害处太大了。为什么?因为它直接导致工业产能过剩,企业恶性竞争,大家都不赚钱(或者微利),贷款违约和风险溢价上升,从而市场利率上升。

第二条措施呢?有百害无一利。基准利率跟市场利率严重脱节,出现了剪刀差。而且差距越来越大。人民银行降低基准利率,会怂恿国企和特权民企多吃多占,普罗大众所面临的利率环境会更加悲惨。有人享受了低利率,就必然有人买单。就这么简单。

我的结论:

(1)中国36年来,信贷膨胀过快,货币供应量增长太快,种下了恶果。咱们现在必须悬崖勒马,停止老做法,必须实行痛苦的信贷紧缩。

(2)如果你真的希望减息(即,降低场利率),那么你必须提高银行的基准利率,从而减少国企和特权民企的资金占用和浪费。没错,他们对利率不够敏感,但是他们的敏感度绝不是零。

置之死地而后生。

这就是我的文章简介:  英国金融时报,英文版, 2014-11-10, China'seconomy is choking on a surfeit of stimul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