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经日报

外汇储备去哪儿?有增有减成“新常态”

李德尚玉

小明因销售产品和外商对其直接投资共获得200美元外汇,最终到央行账户里,外汇储备只增加了80美元,120美元因为小明的持汇、美股投资以及银行的留存而“不翼而飞”。

这是市场对我国外汇储备形象的举例描述,这个例子生动阐述了我国外汇储备的现状。市场观点认为,外汇储备未来有可能走入“有增有减的新常态”。

9月末,超出市场预期的,国家外汇储备余额没能突破市场此前预计的4万亿美元大关。

而今年以来,我国外汇储备数据增幅在不断减缓。一季度增长1258亿美元,二季度仅增约400亿美元。9月末,我国外汇储备余额为3.89万亿美元,较6月末减少约1000亿美元,时隔两年多后,外汇储备再度出现负增长。而上一次外汇储备出现季度减少发生在2012年二季度,当时外汇储备数据出现了650亿美元的季度减少。

外汇储备到哪里去了?实体经济、居民企业、金融机构、央行,究竟哪一个造成了外汇储备的减少?

外汇储备有增有减

此前,民生银行金融市场部首席经济学家李志强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分析称,外汇储备的变化归根结底是由两方面决定的。其一,贸易当中的相对比较优势一方来决定汇率的强弱,由此决定汇率走向,从而影响资本的跨境流动;其二,外汇储备的增长与经济增长前景和此前景下投资回报率预期有关。

“这种新常态是很正常的现象。”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刘志勤认为,外汇储备的有增有减属于正常现象,他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外汇储备的多少高低取决于两方面:第一,我国贸易出口进展情况,贸易出口多的时候,外汇可能就多,往往是由于经常项下的贸易以美元结算,所以顺差大,外汇储备会多;第二,中国企业在海外投资的增加。

“外汇储备逐渐走低完全正常。”刘志勤称,现在中国对外投资可能会逐步大于出口贸易所挣的外汇,因为出口的外汇中,近3个月发生了很大变化,用人民币结算无形中降低了美元入账比例。出口如果持续上升,并且主要以美元来结算,那么外汇储备将会增长;人民币结算量在逐步增加,就会消减外汇储备。比如与韩国、俄罗斯提倡用人民币结汇,减少了对美元的依赖,“所以外汇储备逐渐走低完全正常”。

而另一方面,人民币结算比例逐渐增加。我国贸易方面,人民币的结算比例逐步超过2%~3%,美元还在60%左右。现阶段人民币在国际贸易结算中所占比例太低,还有很大提升空间。中国企业的海外投资越来越多,而且量越来越大,正逐渐避免单一的投资取向。“人民币国际化指数在逐年上升,这意味着美元对欧元的依赖逐步降低,是很正常的现象。”

来自姜超宏观债券研究的报告称,从绝对数量规模看,今年三季度,居民企业持汇意愿的提升和热钱流出是造成外汇储备减少的首要因素;其次,才是美元汇率上升、非美元外汇资产价值缩水而导致。

国家外汇管理局11月18日公布最新数据显示,10月份,我国银行结售汇逆差继续扩大,达1673亿元,这是今年以来连续第三个月出现逆差。银行结售汇是指外汇指定银行为客户及其自身办理的结汇和售汇服务,银行结售汇形成的差额是引起我国外汇储备变化的主要来源。

数据显示,今年10月,我国银行结汇8414亿元,售汇10087亿元,结售汇逆差1673亿元。9月银行结售汇逆差1006亿元,8月为51亿元。从8月份开始首次出现结售汇逆差,并逐月增大。今年1~10月,银行累计结汇96084亿元,累计售汇87217亿元,累计结售汇顺差8867亿元。

与之对应,今年以来,外汇占款由单向大幅度增加变为双向波动态势。近日,央行发布的外汇占款数据显示,金融机构外汇占款新增660亿元。

10月份我国经常项净顺差,形成了较多盈余。当月货物贸易顺差约合人民币2787亿元,净顺差较9月扩张约885亿元。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发布报告称,从间接影响因素来看,10月货物贸易顺差较上月明显扩大,形成较大经常项下潜在结汇需求;当月外汇存款略有下降,境内外币未有留存。

但李志强认为,贸易顺差很难有一个实际性的影响,人民币升值一段时间后对贸易顺差是抑制作用。即便单个月贸易顺差高些,不足以持续影响未来外汇占款的提升。

交行报告称,估计代客结售汇净额应较上月好转,央行在银行间外汇市场采取了适度主动购汇操作。报告称,人民币阶段性升值预期走强,促使人民币结售汇意愿有所改变。此外,临近年底,企业资金需求较大,一般也会加大结汇力度;但外汇占款放缓的态势在中期内仍将延续。

央行或主动减少对外汇市场干预

有观点认为,本次外储减少的背后藏着“新玄机”——我国央行正在主动减少对外汇市场的干预,反映为2014年央行口径外汇占款的月度新增量变小,6月和9月分别负增长867亿元和134亿元。

回顾我国2011年第四季度和2012年第二季度,那时同样美元持续走强、外汇储备接连负增,主要原因仍然是居民企业持汇增加和热钱流出。

来自姜超宏观债券研究的报告称,未来,随着央行逐步减少干预外汇市场,无论美元走势如何,无论金融机构在外汇市场买卖外汇的量如何变化,央行口径的外汇占款都可能呈现有增有减、变化幅度减小的现象。央行不再被外汇占款牵制,货币政策更具自主性,给予货币政策更大的实施空间。

刘志勤则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央行不存在主动干涉,还是要看市场需求,可能会产生不愿意看到的波动或风险。央行在目前经济下滑的情况下适当放松,有利率市场的流动性,或对企业对外投资和资金外流起到一定保障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