钮文新

财政扶持企业政策从税收端如此强度地发力,这在新中国历史上还是不多见的。9月24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促使企业固定资产加速折旧政策、促进企业技术改造、支持中小企业创业创新。根据会议内容,在企业固定投资折旧和税收抵扣方面,中央将确定推出新政。

毫无疑问,此举至少是一箭双雕。既可以为企业减轻税负,又可以加快企业设备更新。所以总体看,该项措施是打造中国经济“升级版”的重要举措。而且,这项既是一项总量政策,也是一项“典型的结构性”政策。所谓总量政策,就是一部分政策是针对所有企业的普惠政策,另一部分政策又是针对个别行业特殊政策。我认为,该项政策与增值税等各项企业改革措施一起,将变成推动中国新一轮“升级投资”的强大动能。

值得特别注意的是:这项政策将追溯到今年1月1日,也就是说,今年就是第一年,而有测算认为,今年就可以为企业减少税负2333亿元。这当然意味着这2333亿元将立即变成企业利润,同时这也让我们看到了一个重要希望:一方面,中央反腐力度空前、规模空前、决心空前,同时三令五申要求各级各类政府开支节俭,8项规定被严格执行,并将此规的执行过程至于民众监督之下;另一方面,用节约的财政资金为企业减负,加大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激励。说实话,这着实不易。它不仅让我们看到经济的希望,更看到了政治的希望。这是我们中国人民期盼已久的良性态势。

截至目前,我们所能看到的政府拉动经济的力度其实相当可观,动辄千亿以上的项目数不胜数。客运铁路和城市轨道交通,军工改革所释放巨大投资机会,尤其在能源、环保和区域经济一体化改革、国有企业新一轮改革方向所投入的力度让人“瞠目结舌”。核电、特高电网、页岩气、海洋油气资源开发;大气治理、污水治理、土地治理、电动汽车;京津冀、长江经济带、海陆两大丝绸之路以及中央带头、各地纷纷跟进的国企新一轮改革等等等等,已经展示了一副新能源、新经济、新投资的大格局,这实在是值得每位国人兴奋的事情。

这样的措施属于宏观调控吗?当然是,但不只是宏观经济调控。因为,如此动作将大幅拓宽中国经济的潜在增长动力,全部实施的结果将至少给中国带来20年的增长潜力,如果再能悠着点,不要过快释放,那中国避免所谓“中等收入陷阱”毫无疑问。

当然,没有必要盲目乐观,忧患意识时时刻刻都不能松懈。基于我们的缺陷,我们也需要有一个清晰的认识。比如货币政策调控,我们的老毛病并未发生根本性的改观。首先是本本主义盛行,跟在过时或不切实际的理论后面亦步亦趋,缺乏大格局下的大认知,而斤斤计较手段、工具。其次,只做不说,管数不管人。只依据数据分析进行决策,而不是针对市场,针对人心的精心调适。

说实话,对于调控手段,中央银行静静乐道于向美联储学习,而真正的市场预期管理,这一点美联储调控经济的精髓,中央银行基本不及格。

去看看美联储的做法。当市场对美联储何时加息充满猜测之时,美联储三位委员同时发表看法,尽管他们看法不一,但把应当加息和不应当加息的理由进行了充分的阐述。更重要的是,他们的发言将引导市场更加理性的思考,权衡利弊,正确做出市场判断。比如股市,你说是经济恢复活力对市场更重要?还是美联储加息对市场更重要?市场应当尊重那个方向?我认为,这恰恰是货币政策调控的重要组成部分。

为什么我要强调这样一个问题?关键是中国已经再也容不得货币政策的半点闪失了。如果再出问题,再好的中国经济格局和设计都将化为泡影。因为,中国经济已经不是单纯国内经济,而是全球经济的组成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