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学东

上周周四,10月20日,银行间市场出现前台交易系统延时30分钟的现象,据媒体报道,当日下午资金面较为紧张,作为资金融出主力的国有大行使得交易延时。主要是成员银行中有银行资金紧张,资金头寸不足,不能平仓所致,延时的半小时内,可以高价从其他成员借贷。

当日,有人在微博上爆料,银行间市场钱紧惊动央行。央行办公厅给中行打电话,让出借资金,因中行为沪港通在账户留有足够备付。兴业缺口最大,国开行支持兴业之后。以上当然只是未获证实的传言,兴业银行此后避谣,传闻不实,截止今日下午5时,本行超额准备金率超3%,流动性安全可控。当日,银行间市场一些产品价格小幅上扬,央行的操作也是基本以宽松为主基调。

这是又一次钱荒出现,如果算上去年六月和去年年末的那两次,这次是第三次钱荒,如果笔者的记忆不错的话,银行间系统延时还是在去年6月份钱荒时出现过。

中国的资金市场为何近两年屡屡上演这样的滑稽戏,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市场人士将近期资金面的波动归因于IPO冻结资金,以及沪港通开启、财政缴税叠加年末资金需求等因素。

以上说的都是表面现象,主要的问题是要明白资金为何突然就又紧了起来。

利率双轨制

即使在11月24日,央行宣布降息后,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简称Shibor)几乎全线下行,延续此前走低的趋势。银行间市场资金如此宽松,但是实体企业融资成本跟高企,叫苦连连,前日国务院才出台降低融资成本的“国十条”。但是低廉的银行间资金就不配给实体企业,甚至让某些银行在银行市场缺资金,不能平仓,不能还贷,而导致银行间市场不得不延。

我们在私下与银行客户调研中得知,惜贷是银行今年以来最大的信贷行为特征,优质客户数量有限,大家争着抢着贷款,而且融资成本很低,而资信差,银行预期不好的客户,则多高的利率也不敢贷,这是让今年以来不良贷款的飙升给吓怕了。

这就是所谓的利率双轨制,目前在银行信贷市场上,企业经营安全,收益稳定,信贷资金安全的大多是体制内的国有企业,这些企业可以安然的获得低廉的资金,从而保证了经营的安全,也保证了银行信贷的按期支付。于此同时大量民营中小企业,是此轮经济下滑的受害者,资信状况本来不好,银行贷款利率高,而现在出现大量关门破产,甚至逃废债务的情况,就更难以获得信贷支持了。

当然,还有多少不良没有体现出来,许多的资金被用在了覆盖不良上了,比如展期续贷等策略,银行信贷的这种状况反映在人民银行的数据上,10月末,本外币贷款余额85.21万亿元,同比增长12.9%。月末人民币贷款余额80.13万亿元,同比增长13.2%,增速与上月末持平,比去年同期低1.0个百分点。

银行追逐高收益资产

最近城投债很火,财政部计划在明年1月5日开始地方政府债务的甄别,以决定是否将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债务纳入政府直接债务的口径,进而防止地方债务继续膨胀。就在这个大限来临之前,地方政府、商业银行、信贷公司等上演了最后一场从体制套利的大动作,他们吃定了这些融资平台由中央银行兜底,于是银行信贷资金通过各种渠道,尤其是银行理财产品进入了融资平台和基础设施,当这些资金蜂拥而入的时候,城投债作为高收益的垃圾债,就变了性质,收益率一降再降,已经跌破5%,与钱荒时期的国债利率差不多了。

而于此同时,商业银行理财产品的利率还在5%以上,商业银行去哪里寻找高收益率的资产以兑付这些理财产品呢,有媒体报道,就在不久前,不少股份制银行对平台公司突击放了一批贷款,甚至也有银行从总行层面专门为平台贷款开设了所谓“绿色通道”,加速审批速度。

我们知道,为了拉低无风险利率,中央银行在后半年通过各种工具为商业银行注资,而且公开市场的利率也是一直在低位徘徊,商业银行拿到这些廉价的资金后,不能投资于高利率的中小企业,因为风险太大,但是他们也需要资金的收益率,于是大量的资金通过贸易融资、信托、委托贷款、融资租赁等等进入到了房地产、融资平台、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

理财产品才是关键

目前商业银行的理财产品规模已经超过15万亿,今年以来净增5万亿以上。

而在理财产品迅猛增加的同时,存款却在今年三季度减少,直接原因有两个,一是商业银行主动把客户存款资金以各种形势变为高收益的存款,以便留住客户,二是贷款规模的下降,贷款存款的基础,如果贷款萎缩,自然存款跟着萎缩,这是规律。

商业银行理财产品收益率高,这些高收益率从哪里来呢,今年以来,就连城投债都跌破了5%,去哪里寻找银行高收益的资产去配置?

今年最火的投资产品是什么?定增,银行资金通过投向定增的优先级,实现资金收益的最大化,今年以来大量的银行信贷资金进入资本市场,其中定增就是一个最好的资产配置方式,当然目前我们没有实际数据,但是我们从前半年定增的增幅和额度就能知道一二。

定增产品今年火爆到何种程度?截至9月20日,WIND数据显示,截至昨日,2014年A股市场融资额4848.46亿元。其中,首发融资391.17亿元,增发融资4334.47亿元(定增融资4018.23亿元),配股融资122.83亿元。定增再融资的收益率一般达到10%以上,作为优先级的投资品,高收益高安全性,风险由劣后级的资金来承担,可以说商业银行资金捡了大便宜。

银行资金曲线进入股市

对于理财产品中有多少资金进入了股票市场,有券商做了一笔测算。银行理财连通债市、股市,而当银行理财崛起之后,其配置非标资产的比重不能超过35%,而其余65%都是配置向了资本市场,虽然这65%中的绝大部分流向了债券市场,以保证其承诺的预期收益率,但其对股票市场的配置已经开始崛起。即便假定这其中只有8%左右配置股票资产,也意味着理财资产的5%可以配置到股票资产。目前居民储蓄总规模约在50万亿,假定有一半左右被理财取代,则未来几年新增理财规模在20万亿以上。

该券商改变资本市场投资者结构。按照35%配置非标、60%配置债券、5%配置股票的比例,20万亿新增理财就会带来12万亿新增债券投资需求、1万亿新增股票投资需求。而当前每年净新增债券发行仅在5万亿左右,股票发行不到5000亿。远远不能满足银行理财未来的投资需求。

事实上,房地产的收益率已经大势已去,股市正在被人们看作下一个炒作的对象,很多信贷资金进入股市就是必然的了。

比如,最近比较火的证券公司的结构化融资行为,其实类似定增的方式,银行资金出一部分,然后客户配一定资金,其实也是银行做优先,客户做劣后,券商收手续,银行拿到较高的收益率,这也是一种高收益而低风险的业务。司将剩余资金作为顾问费用。

银行扭曲的结构

中国的银行业目前还是一个类似“钉子”,最上层的“帽儿”五大国有银行,资产业务占绝大多数,由于其庞大的业务网点,对储蓄资金有强大的吸收能力,通常是资金的融出方,而中小银行则一直依靠大型国有银行再同业市场上的拆除服务,自从去年6月大型银行再关键时刻断了融资之路,大行通过在同业间高价的资金供给,挣了很多钱,那么一有风吹草动,大型银行可能就上演关闭融资窗口的大戏,吊死中小银行。

此次降低融资成本的国十条出台后,其中有一条就是弹性存贷比,把同业存款变为一般存款,这个政策的目的是腾出商业银行的贷款额度,但是问题在于一般存款是要上交存款准备金的,这就让商业银行对未来资金市场产生收紧的预期,提前减少融出资金,造成资金市场上的突然的中断。

事实上,从目前银行业现状来讲,虽然外汇占款在持续减少,但是央行手里握有银行业20%的存款准备金,下一步为了降低融资成本,除了此次降息之后,下一步央行必然要降低存款准备金,因此银行的流动性应该是充裕的,目前屡屡发生“钱荒”还是主要由于银行业体制导致的结构性紧张,很难出现系统性的资金链断裂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