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麒元

央行决定自11月22日起分别下调金融机构人民币一年期贷款和存款基准利率0.4和0.25个百分点至5.6%和2.75%,同时将存款利率浮动区间上限由基准利率的1.1倍扩大为1.2倍。这次央行下调存贷款基准利率是自2012年7月后的首次降息。

请注意,此次央行降息,确认了我国中期经济政策选择。央行调整了人民币汇率的预期方向,人民币对美元稳定的升值预期历史性地结束了。自1995年人民币与美元联系汇率,到2015年人民币脱离美元锚定,人民币经历了二十年的汇率强势。人民币稳定的升值预期,为中国带来了天量的资本流入,支撑了中国的工业化和现代化。现在,人民币的强势地位大体告一段落了。人民币将以内外同贬的方式,维持一段时间的人民币计价资产的升值。直言之,通过贬值,托住楼市,炒起股市。当然,也不能排除美国因素。笔者已经说过了,美元升值的第一个踏脚板是日元(左脚),美元升值的第二个踏脚板是人民币(右脚)。现在,人民币乖乖地顶在了美元的右脚下。

于今,救楼市,就是救地方财政。在这一点上,一错再错的管理层似已没有退路。问题是,以金融救财政,实在是非常荒谬,治国方略岂能投机。数量宽松已臻极限,成本宽松没有余地,人民币只剩下贬值一条路了。如此一来,只能放任人民币贬值来救楼市了,也顺便放任人民币贬值来炒一把股票了。但是,人民币贬值,对各级财政将是一场灾难。因为,财政支出是刚性的,预算绝非一串数字,需要人民币真实的购买力。人民币购买力垮了,财政的崩溃就可以倒计时了。笔者研究财政三十余年,深知以金融手段填补财政困难的严重后果。一言以蔽之,以金融救财政,财政金融皆亡。财政崩溃,人民币不会变成日元,而必然是前苏联的卢布,国家信用将在一夜间丧失殆尽!古今中外,能救财政者只能是财政!若以金融投机应变,必死无疑!

我国财政无药可医了吗?当然不是!我国财政改革遇到了肠梗阻。一本“鱼鳞册”,难倒了举国精英。“鱼鳞册”是古代统计耕地的册子,也就是古代厘定资产课税的基础。重建“鱼鳞册”,就是重建我国物权登记的制度,为我国建立依资产课税的制度体系,是我国彻底解决财政问题的唯一出路。当然,这也是我国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基础性建设。然而,重建“鱼鳞册”无异于一次土改,此举遭到了举国精英的坚决抵抗。举国精英的意思是,右翼精英坚决反对,左翼精英忙着站队。是的,谁都不想既得利益受损,都想通过金融游戏盘剥老百姓。现在,终于走到了极致,要让人民币贬值了。人民币贬值,就财政意义而言,是一种无差别价内税,本质上是一种逆资产税。有些事,令人费解,既然知道砸锅不好,为什么举国精英决意砸锅呢?让人民币垮掉,连讨论都不需要,精英们早有共识了,一切都变成了“莫须有”。笔者早就说过了,捍卫人民币就是捍卫江山。老百姓糊涂,他们不知道,这个世界只有一个用人民命名的货币,这个货币的全部信用来源于全体中国国民福利。管理层应该清楚,人民币贬值就是剥夺全体国民的国民福利。国民党金圆券的悲剧前车未远。

一本“鱼鳞册”,足以完成反腐败的历史使命。更重要的是,一本“鱼鳞册”可确保财政稳定均衡,也就确保了人民币购买力和人民币汇率。如果,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没有一本“鱼鳞册”怎么可以走呢?当然,一本“鱼鳞册”,胜过千言万语,依宪或依法都要先有“鱼鳞册”啊。衡量习李新政,不看内政外交,更不需要看GDP数据,端看能不能搞出一本“鱼鳞册”。《物权法》早就有了,《物权登记办法》就是不能有,这样的事情是不是也应该给一个说法了。

笔者说过,货币政策是财政政策的一部分,货币政策必须规范于立法权管辖之下。一百年前,美国推出了《联邦储备法案》,将货币政策置于了人民的监督之下。今天,我们提出了人民立法,我们要通过相应的法案,将货币政策置于人民的管辖之下。人民币购买力和人民币汇率,涉及到每一个国民的切身利益,人民币贬值就是一种价内的人头税赋,人民岂能置若罔闻。用金融手段变相攫取财政收入,甚至以金融手段变相转移国民福利的历史应该结束了。人民必须起来捍卫人民币,捍卫人民币就是捍卫江山,这才是真正的保党救国啊。

除了内忧,还有外患。笔者并不认为安倍疯了,日本正是在赌中国经济崩溃。只要人民币出了问题,夹缝中的日本将脱颖而出。要知道,美欧已经开启了再工业化进程,美欧日都是清一色的制造业大国。美欧经历了艰难的经济调整,他们的财政已经度过了最危险的时刻。日本,也意图通过贬值日元,重振日本的制造业。现在,轮到中日这对角马过河了,谁会在半渡的时候被击杀呢?本币的币值,取决于本国的财政的稳定均衡。那么,我们看看,现在谁的财政会先出问题呢?或者,谁正在进行危险的投机呢?都说崩溃论是负能量,危机意识甚至被标签为卖国。难道,激越的爱国热情,可以解决深重的财政危机吗?忧患则不亡啊!

开始降息了,人民币拐点到了。当然,人民币崩溃还没有那么快。炒楼须谨慎,炒股请继续,管理层或者会加速派些许红利。不过,要注意了,人民币的拐点也是中国经济的拐点。当然,毋庸置疑,这也必然成为中国政治的拐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