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2009年,错失的小牛市

是时候该说说我的工作了。因为2009年,由于工作原因,我有半年多完全离开了市场。

我在体制内的一个单位上班,从最基层做起,两年后通过竞争性选拔进入局机关最核心的处室。

处长告诉我,在笔试面试的人中,我成绩并不是最出色的,但他经过综合权衡还是选择了我,主要是看起来比较能够当牲口使,而且和工作同样年份的人相比最年轻(奶爸注:那年23岁,如花似玉的年龄)。

年龄确实是我的优势。小时候家里送我上幼儿园,我呆了3天看他们每天都在学123aoe还唱儿歌,感觉非常幼稚无聊,便再也不肯去了。被逼无奈,家里只好托关系让我直接念小学。所以从上学到上班,我比一般人都小1-2岁。

当时也没多想“当牲口使”这4个字背后的含义,后来才知道,这个处室是全局最繁忙的部门,在这里,一律女人当男人使,男人当牲口使。

本来加班就非常多,偏偏又遇上这个工作狂领导,所谓火上浇油、雪上加霜。

大部分时候不回家,睡在单位值班室,每天晚上工作到凌晨1点半,第二天清晨6点又起床继续工作的人,不知道有多少朋友曾经遇到过。遇到就算了,他还要求我们也这样。

为了表示领导对下属的体恤,他允许我们比他早睡半小时,晚起半小时。

那时候处室除了一个负责内勤的老阿姨,剩下几个都是愣头青,个个年轻气盛,别的什么长处没有,但斗狠谁也不愿输人,竟然都跟着一路坚持了下来。

两年多后工作狂领导调离,临别时召集我们谈话,说:我们都是普通人,要想有所成就没有捷径,唯有通过时间积累。我让你们三年干人家七、八年的活,只是盼你们早点出师……

他这些话的意思现在有了一种新的说法:以大多数人的努力程度之低,根本轮不到去拼天赋。

 

我没有辜负这位魔鬼训练营营长的一片苦心,在他离开后不久开始独当一面,并且业务能力在全局博得了一些薄名。

所以2009年局内开展某项重大专项工作时,我被点将抽调过去,与另外4名同样年轻力壮的小狼狗一起,组成了一个临时办公室。办公室主任由另外一位知名工作狂领导担任。

我深知这项工作的重要性,也耳闻过该领导除了工作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爱好,在去新办公室报到前,自觉清光了账户里所有的股票。

那时正好阳春三月,桃红柳绿,天蓝水清,在2号知名工作狂领导的动员鼓舞下,我们5个人意气风发,踌躇满志,决意要干出一番成绩。

都是二十八、九岁的年纪,都全身心投入,有时实在累了就盖报纸、睡沙发打个盹,基本每天下班到家都要晚上十一、二点,偶尔九点前进家门,老婆会很惊讶问:今天怎么这么早?

大多数周末别想休息,原来以前我听到的传闻并不完全属实,工作狂领导除了工作之外还有一个爱好:他是个吃货。

每到周六早上,他就挨个打我们电话,说哪里有好吃的,请大家中午过去一起尝尝。饭桌上,他会兴奋地告诉我们,昨天晚上看电视时又想到了一个好的计划,大家可以边吃饭边讨论讨论,然后做一个实施方案,也不用很急,今天写不完明天还可以写,周一早上放他台子上就可以了。

时间长了我们才注意到,他请我们去尝尝的饭店,经常会是同一家。

 

我的职业生涯中大概有六七年是这样一个工作强度。局里最有名的工作狂领导一共3人,前前后后都被我赶上了。除了前面提到的两位,另外一位我会在2010年世博会上遇到,他的口头禅是:下班回家真浪费时间,还不如天天在单位值班。

所以你如果买过两次股票,刚好全都亏了,千万别在第三次交易时赌博式下重注,认为这次总该赚钱了。市场中遭遇连续亏损的几率,远比你想象的要高。

花这么多篇幅写这些,并不是为了向谁诉苦,而是想说,我一直是个专注和用功的人,深深知道无论做哪行哪业,投入才能感受到其中的乐趣,刻苦才是加快梦想实现的捷径。

整个2008年,我投入过大量精力去研究市场背后的规律,几乎所有业余时间都花在股市上,用实盘账户和一个模拟账户不断测试KDJMACDRSIBOLL,还有宝塔线和几个现在已经忘记名字的指标,以及它们的组合运用。

即使这样,我投在股市的钱仍然不多。有些朋友入市没几个月,没有做过几单也没有好好去研究,就敢用大笔的钱去交易,真佩服他们的勇气。

 

重大专项工作结束已是9月份,股市这边的黄花菜早已经凉了,很多股票短短半年多时间,从底部反弹超过了35倍,让很多股民又享受了一场盛宴。

倒没有太多遗憾,因为知道按照自己在熊市研究出来的操作方式,在这种单边牛市不一定能赚很多,何况本金投入也不大。

而且工作这边,我们取得了全市第一名的好成绩,又通过在壕坑的朝夕相处,与几个兄弟结下了深厚的情谊,直到现在还定期聚会。这些已足够给我安慰。

一个人的精力和运气有限,有所得到自然就会有所失去。

重新回到市场后,我不再一味只研究指标,开始加强K线形态的研究,包括单根日K和日K的组合。仙人指路、早晨之星、锤子线、红三兵、乌云盖顶……原来这些看起来平淡无奇的K线背后,竟然蕴含着这么丰富的意义。

那年冬天行情总体还行,我边学边试,又逐渐积累了一些盈利。到这时,我已经实现了三年连续盈利了(2007年虽然股票没怎么交易,但在钱币市场赚得不错,那是和股票差不多的投机市场),并且似乎“跨越牛熊”。

我有点迫不及待,想甩开膀子大干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