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学东

号称酝酿了20多年的存款保险制度,今日终于出台了,看了一位券商朋友的分析报告,笔者不禁哑然失笑:他竟然把这个制度出台看作银行业的利好。要知道为什么这个制度这么难产。不就是银行业尤其国有银行的阻挠吗,如果对他们是利好,他们何苦要阻挠呢。

表面上看对银行业最大的利空是,那笔肯定不菲的保险费,当然这笔保险费对于目前天文数字的商业银行盈利而言,实在是九牛一毛,而且国有银行的收费计算系数肯定要下调,因为他们的资本充足率等各种监管指标是达标的。

其实,最要命的另一个是存款可能流失到其他中小银行,因为其中有一条存款保险的最高额度是50万,这将必然分流大资金,这些资金可能作为存款分流到其他小银行,以规避政策的规定。而最可能的是,这部分资金将会进入资本市场、债券市场、期货市场、外汇市场或者购买其他金融资产,做更家有效率和收益好的投资服务。这一条才是对银行业未来最大的挑战,可以这样说,存款保险制度的推出,将催生一个庞大的欣欣向荣的资产管理和财富管理市场,对于大多数机构投资者而言,他们将会遇到出人意料的庞大的资金流,这部分资金将需要他们的保值和增值服务。

存款保险制度为何在酝酿了20年后,今年要推出?今年有什么特点?

在笔者看来,对于银行而言,今年有几大政策趋势都在促使商业银行转型,一是利率市场化加速推进,二是小型银行和互联网金融成为中央鼓励的对象,其意在打破现有银行业的垄断,三是不良资产飙升。

我们小老百姓做什么事是碰到什么情况,做什么应对,但是作为一个国家,尤其是金融市场而言,必须预料到未来至少五年的市场变化,然后目前在政策上做好应对,存款保险制度至少是预料到了未来三年的市场趋势:随着不良资产的飙升、随着融资成本的居高不下,随着未来中小银行占据金融市场越来越重要的位置,必须有的一个制度设计就是存款保险制度。

这对于大型银行来说,不啻于当头一碰凉水。

今天听银行业一位大佬的讲话,他对银行业未来的前景很不乐观,他说,目前银行业就向一个守成者,一个庞然大物,其他的机构就是整天来怎么从你身上挖一点,这样长期的消耗。尤其是在信贷方面,以前都是贷款给中石油中石化,这些企业的领导平时开会都在一起,你的企业我很清楚,你哪块资产好,哪块资产不好我都明白,你能跑了?而现在银行的贷款都去了中小企业,这些企业都是很奇怪的中小企业,根本都没听说过,他贷你的款,赚了他就还你,赔了他一跑了事。所以很难管,今后银行的贷款管理就是一个大数据的管理,基于某种模型,但是其损耗可见一斑。

再举个已经退休的大名鼎鼎的民生银行前董事长董文标的例子,他现在退休做中民投的董事长,他回答了为什么不想当银行董事长了,他说,中国所有的企业都想疯狂的放大自己的杠杆,拼命的放大自己的杠杆,就把贷款当成利润,只有贷款拿过来就是利润,这样把银行都搞的折磨死了。所以我决定放弃,不再当银行行长、董事长,因为给大家做了很多事,然后大家最后仇银行,我们感觉很惭愧,所以最后就不做这个事了。

我们看到我们在中国银行业和房地产业是一个连体婴儿,这两个行业有一个特点,A股进入熊市一来,实体上这两个行业都一直是暴利,资产价值也很高,但是在股市上,这两个行业就是涨不起来,直到今年年初以来,实体上的房地产开始下跌了,成交量开始萎缩了,而银行业的利润也开始下跌,存款开始转移了,但是房地产和银行业的股价开始攀升了,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悖论。

笔者对这个现象目前的思考是,他其实反映了中国宏观经济这几年一个根本的逻辑扭转:以前中国的宏观经济是以土地的货币化为主轴的,这个货币化的过程,是银行与政府联手让土地进入金融市场,并且将其变现,从而从制造业和服务业那里转移财富的过程,这中间政府和银行为居民提供了房地产,而同时他们收获了财富和服务,这是十多年来,是1992年南巡讲话以来,中国经济发展的主要线索。

目前这个模式已经走到了尾声,原因是人口对房地产的需求基本终结了,房地产库存太大,货币发行太多,所谓天量的房地产库存和天量的货币发行。

那么下一步中国经济发展的基本模式是什么呢?不论是否政府有意,下一步必然的模式是资产证券化,做大资本市场,通过股票市场,让政府的国有企业通过资本市场上市,通过债券市场,让目前银行的债权资产——存款上市,其实也是一次套现,在这个过程中,政府和银行再一次转移居民财富,从而推动经济下一个阶段的发展。

在这个经济模式转型的关键时刻,对银行业最大的一个影响是,支撑其业务的核心,资金量将会慢慢抽离,这不仅仅是美联储加息,然后资金回流美元资产的问题,而是经济的内生要求:土地货币化的终止,意味着天量货币创造的终止,房地产市场的停顿,意味着信贷交易的减少和存款的萎缩,这就是为什么今年以来存款开始流失,信贷也开始减少的原因,这也是为什么央行一再咬紧牙关不降准的原因,因为他发行的准备金全部是用来支撑土地货币化的基础货币,现在土地货币化终止了,市场上其实不需要这些基础货币了,那么按照经济自身的内在需求,这些货币也应该自动锁死,至少是部分,还有部分会逐渐回流美元资产,这对银行业的影响,怎么高估都不够。

所以那位银行大佬说,下一步银行业最核心的工作是什么,打官司,要雇佣庞大的法律工作人员,因为不良资产飙升,他们去要账,去不良资产证券化。

银行下一步要做的另一个事情,他没有说,其实是资产管理,银行今后必须转型,从目前单纯的存贷款业务,向综合的资产管理和财富管理转型,从而攫取下一个资产证券化浪潮中的所滋生的财富,谁意识到这一点,谁就会生存下来,而意识不到的,就等着别人来一点点蚕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