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檀

每日经济新闻

上证指数从弃儿到宠儿。

12月第一天,受货币政策鼓励,跌幅小于国际市场。上证指数一度涨近1.5%突破2700点整数关口,创出近40个月新高,收盘于2680.16点,跌2.68点,跌幅0.1%;深成指收报9095.76点,涨93.53点,涨幅1.04%。

11月,上证综指上涨10.85%,超过德国DAX指数的7.01%,美国标普500的2.45%,一枝独秀。有趣的是,同期以资源为主的经济体澳洲标普200下跌3.86%,俄罗斯RTS则大跌10.74%。

同样是实体经济下行,为什么中国股票市场与上游资源国分手、逆势而行?

资金功不可没,A股市场是尚无基本面支撑的资金市,被强大的流动性推动。继降息之后,社保基金入市指导意见、存款保险制度出台,都是推动民间资金向资本货币市场尤其是向证券市场流动。

此举有三得:第一,可以提振股票市场,使资金为公司服务;第二,提振股权投资、并购交易,使民间资金逐步取代银行,为实体经济注水;第三,造成财富幻觉,使消费者乐于消费,巩固2013年开始的消费占GDP比重高于固定资产的态势。

根据清科集团旗下私募通统计,2014年第三季度中国并购市场共完成交易501起,同比提高43.1%,环比涨幅为17.9%;披露金额的并购案例总计481起,共涉及交易金额363.00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大幅提升98.8%,环比增长30.5%,交易活跃度与规模量双双创下中国并购市场季度最高值记录。已公布的关联交易的并购案例数达136起(该136起交易不计入已完成的501起交易的统计中),中国并购市场宣布尚在进行中的并购案例为448起,其中披露金额的386起案例涉及的交易金额达575.23亿美元。

无怪乎,近期,VC\PE基金源源不断地建立,民间敏感的资金大规模进入投资市场,以博取上市或者并购之后的高额溢价。

政府乐观其成,利用民间资金并购重组此举将经济转型的社会成本压到最低。

今年三季度并购数量最高的是54起机械制造、近两年首次排在第一;紧随其后的是清洁技术和生物技术/医疗健康行业,两个行业的并购案例均为52起,分别占比10.4%且并列第二;排名第三的是能源及矿产行业,本期共完成39起并购,占交易总量的7.8%。

从并购金额方面来看,能源及矿产行业本季度位居首位,期间披露金额的38起案例共涉及101.13亿美元,占交易总额的27.9%;排名第二的是互联网行业,共完成交易40.27亿美元,占比达11.1%,第三是金融行业。

机械制造、能源等过剩领域由民资提供养料,完成并购,将社会成本降到最低:既不会产生银行坏帐,也不会造成大规模的抗议等,不过是股权交易,风险利益转让,与降低社会成本相比,有些可疑的交易又算什么呢。

与此同时,互联网等创新行业,也有民资源源不断地提供养料,不必兴师动众全由银行贷款、政府补贴,何乐而不为?

并不奇怪,总体而言,政府是松绑的。7月,证监会起草了《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和《关于修改<</span>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的决定(征求意见稿)》,从资金、管理等方面推动并购重组交易。另一方面,政府在不断鼓励财富效应,促使更多的资金投入股票一级二级市场。

维持股票市场的火爆还会在全社会产生财富效应。人们忘记实体之痛,忘记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赢利之痛,最大的兴趣是盯着大资金去了哪个板块的哪家企业。

股市大幅上涨,投资者有两种态度:或者,小幅兑现,在财富效应的学醉下扩大消费,平时不敢买的高端品也买了,平时不敢喝的酒也喝了;或者,攒着每一分钱作为追加投资,继续投入热情不熄的股市。

前者可以增加消费,后者可以扩大投资,无论哪一种,都比把钱存在银行或者藏在家里强,都受到欢迎。考虑到目前的政府主要有利于金融等大公司,资金当下流向也就比较清晰,近几年来看,从并购,到低估,以及回到创业型小公司。

由于中国经济转型还在继续,风险并不确定,因此维持热情股市的动力,将长期持续。至于能不能维持、维持多久,市场说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