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前2节,以及第一、二、三章请查看置顶微博】

众所周知,2010年上海举办了历时长达半年的世博盛会。

由于看起来比较能够当牲口使,我和局里一批精壮劳工被抽调到世博园区,参与某片区的保障服务工作。

这是一届史无前例、规模空前并且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盛会,每名进驻园区的工作人员都深知肩上责任重大。我们喊出“世博世博,一世一搏”的口号,做好了打一场硬仗的充分准备。

世博会每天晚上10时闭园,盘点清楚当日情况后一般已超过11时,然后片区指挥部连夜召开会议开展分析点评,同时强调部署第二天重点工作,被我们戏称为夜总会,夜里总是开会。

和一般夜总会不一样的是,人家在里面对酒当歌,我们却只能在会后吃一碗泡面,红烧牛肉味的。

在指挥部我牵头的是综合组,每场夜总会都要参与汇报。由于片区总指挥是前面提到过的第3位工作狂,每晚都坚持亲自主持会议,我也不好意思让组内同事代汇报,只能一场不落地陪他一起拼身体。

这样倒好,大部分日子都睡在园区,反倒给我这个夜猫子提供了大量复盘时间。

每晚夜总会散场后,我都可以点燃一支香烟,开着一点柔情的音乐,悠闲翻上一两个小时股票。

有时看累了,还会只身在园区走走。夜深人静里,园区璀璨灯光和天上点点星光相映生辉,共同荡漾在黄浦江的波浪上,感觉离人如此之近,却无法真正抓住它。

 

随着时间推移,世博会渐入佳境,单日客流量不断刷新着记录,40万、50万、60万……与此相对应,股市行情也一天天好起来,金融等蓝筹股带领着大盘不断上攻,账户资金同样不断刷新着记录。

最夸张的时候,上证指数一周上涨了8%中国平安海通证券这样的大家伙每天也能窜上45个点。

那时我已经知道了龙头的概念,不再交易中国人寿,而是学会选择虽然看起来价格更贵,但是表现相对更活跃的平安大哥。

忙里偷闲时,我会拿出手机瞄上几眼行情,享受着持仓上涨的愉悦和对自己股神感觉的窃喜。那是忙碌而快乐的一段时光。

城市,让生活更美好;股票,让心情更舒畅。

激动人心的一天不期而至,1016日早上一开园,客流量就大得异常,到了下午,园区内外水泄不通,我们站在指挥部电子监控屏幕前,视野所及密密麻麻全是人头。看着客流计数器不断跳动,最终定格在103万,我不禁轻呼:客流涨停了!

受世博会大客流和那波大行情的双重冲击,我内心开始狂热,又把该年结余的资金加入账户,并从银行贷了一笔款,凑足60万用于操盘。

我感觉自己像个将军,像率领60万大军挥师南下一样操作60万资金纵横股市,把风险两字浑然忘在了脑后。

人的内心一旦膨胀,危险就会如影尾随。市场终于没有再给我面子,自从世博会闭幕后不久每况愈下。由于追加的资金基本没有踏上行情,我慢慢开始赔钱。

 年底《让子弹飞》上映,才知道这叫“步子大了容易扯到蛋”。

(第四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