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湖

我们是一个有梦想的民族。在父亲小的时候,最大的梦想就是:苏联人吃的是牛奶面包,住的楼上楼下,用的是电灯电话。所以苏老大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这个就是父辈一代的中国梦。谁知没有几天,老大哥翻脸,不管兄弟死活,撤走专家。再没过几天,中苏论战,兄弟般的友谊,变成了势不两立的仇敌。有一次路过广场,看见跳累了广场舞的几位大妈还在讨论如何做“土豆烧牛肉”,想必还在怀念儿时的梦想吧。

后来的梦想就更加的多了,最先有1958年的“人民公社是金桥,共产主义是天堂”,整个社会为这个梦想疯狂,与之配套的就是1800万吨大炼钢铁的宏伟目标,赶英超美一定要实现。砸铁锅,建高炉,住宿舍,吃食堂,当然后来证明人们虽然如此吃苦,炼出来的不是钢铁而是废铁。然后就是大饥荒,到底饿死多少人至今仍然是谜。再后来就是伟大领袖号召的“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上山下乡。再后来大家都知道了,文革梦想又昂首阔步了。

时间又一次证明:文革不是梦想,而是一场梦魇,结束后又一宏伟蓝图被描绘出:在本世纪内(2000年前)实现四个现代化。但真的到了那一条,四个现代化又没有人提了。有一次在朋友圈里,我问什么是四个现代化,竟然无人能可答。当然进入21世纪,我们的梦想更多了,小康社会、和谐社会,直到今天正在进行的,习大大定义的: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就是中华民族近代以来最伟大的梦想,又是一个中国梦。

回首过去几十年,我们虽然一直被梦想包养,但从未真正体验过梦想成真。但人活着要区别于动物,还是需要一点精神的,所以必须有梦。改革开放以后,经济体制改革的大踏步和政治体制的原地不动,所造成功利社会,让大众更加趋向于物质和金钱。所以绝大多数人的梦想就是多赚钱,赚更多的钱。高层提倡的梦想相比,发财梦才是最真的梦,只要有钱,能够吃饭有肉,睡觉有姑娘,至于其他的一点都不重要。

顺应这个梦想,就要设更多的局,让每个人都参与进来,实现发财的梦想。纵观近过去20年,和大众最息息相关的发财梦有两个:一个是股市;一个是楼市。二者相生相克,交替登场。当楼市萎靡不振时,有股市垫场;当股市腰斩时,没有关系,楼市立马显示出阳刚之气来。这对兄弟中,楼市是大哥,股市是二弟,老大是绝对的主角,老二是个跑龙套的。老大在江湖驰骋10多年,累了喘口气、歇个脚,这个时候就要装扮二弟,让其登台唱戏。

所以梦想不是实现出来的,而是刻意营造出来。昨日经济学家马光远表示,房地产行业一直是中国经济晴雨表,如果房地产不好,政府肯定会救市。“百分之一百、百分之一千会救。”因为“政府离不开房地产,如果这世上有一种爱是真爱的话,就是中国政府对房地产的爱。”这句话说的很刻薄,好像房地产是中国经济的唯一的女人,除了她别无二人。这个观点我1000%赞同,房地产是绝对的正房,这个地位无人可撼。

有人会问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到底是爱老婆的时候多,还是爱二奶、小三的时候多?以我身边人的经验总结来看,大多数是这么个情况:后院不出事的时候,男人更喜欢后者的浪漫与风花雪月,喜欢厮混于二奶与小三;当然后院一旦着火,男人与小三二奶,所有的海誓山盟立马推翻,男人灰溜溜滚回老婆身边。当股市从6000点跌回到2000点时,少人闹事,为何?虚拟经济和泡沫。如果房价跌回一半,或者更惨的80%,诸位试想一下,中国不是经济完蛋了,而是要影响到社会稳定。这才是楼市真正要救的本质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