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2012年,深度套牢后的自救

(前1-5章请参阅置顶微博) 

痛定思痛,我买安阳钢铁顶多只能算一次伪价值投资。

价值投资的本意是要寻找价格被低估的目标,然后耐心持有等待估值修复,最后在产生泡沫时离场。而价格跌了很多和价格被低估完全是两码事。

假设一位歌手演唱会的门票价格要300元,现在演唱会已经散场,黄牛说它手上还剩下两张门票,一起卖给你只要60元,这样的一折大甩卖你会觉得物超所值吗?

所以我问自己,怎么会傻到去钢铁这样的“黑五类”夕阳行业中去寻找价值,当然应该从符合社会未来发展方向的行业中去选择,才能一方面等待估值的修复,另一方面享受行业的高成长。

经过精心评估、货比百家,我决定从新能源入手,选择了当升科技作为最佳目标。

我煞有介事地搜集罗列了当升科技的诸多优点:处于新兴行业、股价长期下跌已不足发行价的三成、公司业绩很差正处于困境扭转……最重要的是,名字还这么好,当升当升,股价当然要升,多么吉利,就差没有为公司的高管算八字了。

实际当时我手里还有另外一个备选目标的,是同行业的德赛电池,但我嫌名字太普通最终放弃。结果就和大家平时的遭遇一样,二选一没买的随后一路高歌猛进,而名字大吉大利的当升科技整整深套了我一年多。

 

对于我的“价值投资”经历而言,当升科技就像是爱因斯坦的第二只小板凳,虽然比第一只做得好那么一点点,但是依然很糟糕。

本来我还很清醒,知道价值投资不能只买一个股票,那样和赌徒无异。到了实际操作,由于买后很快被套,忍不住加码变成了重仓一根独苗

知行合一,说起来简单四个字,做起来却是如此之难。

没办法,只能继续通过高抛低吸和日内做T+0的方法来抓生产、搞自救。印象中做T+0的成功率好像还挺高,但事实上折腾了大半年,持仓成本并没下降多少。因为2012年确实是比较清淡的行情。

这里顺便说说对做T+0的看法吧,现在我是很不建议朋友们T+0的,自己也再也不碰日内操作因为T+0获取的利润其实远比你感觉到的少。

辛辛苦苦围绕日内小波动进出,好像隔三差五能赚一两个点或一两百股,但是T飞一次或者被套一次,揩的那点油又全部还回去了。总体是捡了一些芝麻,最终丢了西瓜。

有些朋友可能不服气,但浅显的道理摆在那里:周期越小的波动越难把握,一个股票你首次买入时高点低点判断不准,难道买后就变能耐,反而能看准更小级别的波动了?

除非本身是专做短线抓小波动的高手,否则大部分人自认为做T+0赚钱只是一种错觉:要么当时市场行情较好,玩别的股票也能赚钱,实际上付出了很大的机会成本;要么是选择性记忆了那些成功的愉悦,而潜意识过滤了失败的经历,所以看起来很美

再退一万步说,如果T+0用了后真能腰不酸腿不疼一口气上六楼,世界上怎么还会有这么多股民亏钱?

比较靠谱一点的办法,应该是依托某些支撑位浮盈加码做小波段。

 

当升科技的苦苦缠斗没能阻挡总资产净值不断下滑,同时我对交易的热情也在此过程中被一点一点消磨。像很多深套很久的朋友一样,最后我终于完全放弃抵抗卧倒装死,任凭账户资金随波逐流。

直到12月一声惊雷重新唤醒大地,我才再次回到市场。

2012年底,传说中的世界末日没有如期到来,一波股市行情却不期而至。

那波行情是从12月4日转折启动的,开始我还没往心里去,以为仍像平时一样只是跌久后的几根小阳线沧海不值一提的小浪花,到了20日左右内心深处才突然一哆嗦,多年的经验告诉我:这应该是一波中级反弹

我这次判断是对的,但也没全对,因为现在回头来看,这根本不止是一波中级反弹,而是一波宏大牛市的开启

在山顶上苦苦站岗、望眼欲穿十几个月的王二小,总算盼来了亲人解放军。我毫不犹豫,抓紧信用卡套现了20万注入账户试图解救我那曾经60万挥师南下、如今已缩编严重的嫡系部队。

 

在初入股市的时候,我就认真考虑过风险,告诫自己永远不要借用急钱炒股,后来五六年也一直遵守了过来。但是这次再也把持不住,为了尽快解套,决定违背纪律侥幸一次,并且保证下不为例。

因为我已经知道老婆幸运怀上了双胞胎,自己很快将成为两个宝宝的父亲我不希望宝宝们出世看到一个交易失败的父亲,需要最时间把亏损捞回来。

明眼人都看出来,我说的这些都是借口虽然听起来爱意深沉,实际却很牵强附会的借口。借急钱炒股,无论用多么精心的包装来粉饰,其本质无非就是红了眼的赌徒扳本(或赢钱)心切。

散户炒股一个很大缺点,容易为自己的每个错误做法寻找各种理由,然后自欺欺人,我也不例外。

就这样,我基本判断对了这波行情,比较及时搞来了一笔不小的钱,并且后来还买对了股票,在你们认为我肯定能借机会迅速扳本的情况下,被市场再次狠狠教训了一场。

市场总会想尽办法在我违背纪律、心存侥幸的时候给我教训这次也不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