璿,在某外资银行做了个理财顾问,说是顾问其实就是类似于拉行里的大客户投资到她们自己的各种项目,然后每年给固定收益分红类似于基金理财一类的。她的这份工作接触到的几乎除了有钱人还是有钱人了,绝大部分都是有钱的男人,说起她本人,绝对的属于男人爱死女人嫉妒恨死的类型,尤其的会察言观色,懂得在什么场合说什么样的话,还丝毫不会让你觉得她是故意讨好拉拢你拍的马屁,我跟她在一起时看到微信上各种小开、富二代、事业有成大叔的回复几乎都是“上天让我能遇到一个这样懂我的女人真是幸运”、“你为什么这么了解我?”“你知道吗?我现在才明白相见恨晚的感觉”......诸如此类,每次看到她我才会相信,如果哪天你遇到了一个跟你全方位合拍,你说的任何一句任何一种心情都能懂你的人,或许ta并不是真的懂你,而是在各方面的段位都比你高罢了。

璿有一个男朋友,大学时候开始交往的,交往7年了,男生家境很优越,对璿基本就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的节奏,用璿的话说就是7年几乎没做过家务,既是她妈也是她爸的角色。在他们交往第N年的时候璿带着这个男生跟我喝过一次下午茶,印象里就是那种家境好、有教养、对整个世界充满了不可言喻的自信的男生,嗯....随时觉得他马上都能起飞很快就可以拥有自己的一片天空,语言里面有着谦虚谨慎但那是家教使然,眼神里面却充满着对大多数人的不屑的这么一个男孩子倒也是蛮可爱的,

男孩子大学毕业准备一年考研,信心满满没想到最后差两分中榜,家里凭着关系楞是把他塞进了当地X局做了个公务员,对于男生的这种家庭,母亲是大学教授父亲也算是个位高权重的人对下一代的期望要么就是急于求成总觉得下一代能超越自己,要么就是“家里不需要你赚大钱,你就安安稳稳的过这一辈子,结婚生子,完成人生目标,你的人生就是圆满。”很明显,这个男生家属于后者。

若是换做平常的女孩子早就满足踏实幸福感爆棚了,或者我们说直接一点长的丑点或许还不会有那么多凭空的幻想,像璿这样的女孩子多半都不会安分的。刚毕业时还时不时炫耀下自己男友,动不动有意无意让男友开着Q7去接自己上下班,时间长了接触的人多了见到的世界丰富了,忽然发现这个世界上好的咖啡除了南山还有猫屎、琥爵,钻石也不是卡地亚最好,车子除了Q7还有玛莎拉蒂、兰博基尼、劳斯莱斯和宾利。忽然就觉得跟这个男人在一起是不是委屈到自己了?这个男人除了会洗衣做饭扫地外,事业上实在是没什么大的指望,现在也不过是个普通的科员,虽然说是铁饭碗可是要比起自己平常接触的动不动就几百万美金出手的客户们实在是泛善可陈,简直就是一点出息没有,加上两个人在一起时间长了生活情趣自然也就少了,男生有时候开起玩笑来也丝毫不注意场合,什么平胸妹,胖妞,弱智,小笨蛋等种种昵称在璿耳朵里听起来显得那么刺耳和不入流。说起来,她也是从70到90年代都能有找到一大把追求者的人,忽然有一天觉得自己怎么在男友眼里那么没存在感了呢。

说起来也挺巧,平时他们都会跟客户没事打打电话闲聊几句,做他们这种工作的女孩子多半都是貌美声甜情商高的,有钱的老板们没事也爱跟这样的女孩子聊聊天。璿就是这样跟一个中字头的大老板好上的。(明天写,睡了,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