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2013年,最后一颗子弹(下)

(前1-6章及第7章上半部分请参见置顶微博)

 

2008年初,刚入市几个月的我“发明”过一个战法,围绕一两个股票来回做波段,低了买点,高了卖点,听起来好像不错,但在前面我提醒朋友们不要学着尝试,现在说说理由:

这个“战法”赚钱需要两个前提:一是大致判断对大势牛熊,二是大致判断对个股高低。如果说第一点还稍微能够判断,第二点就根本难以预测。如果能够判断个股高低,那么已经直接可以变成隐形人到市场抢钱了,哪还需要绕着弯子搞战法这么麻烦?

因此现在我坚持认为,“高抛低吸”是股市最大最美的谎言。那些年之所以我会头破血流,正是因为思维一直没有跳出“高抛低吸”的禁锢。

我花了将近6年的时间,投入无数精力,历经各种坎坷,终于识破这个谎言,建立了趋势交易的模型,可惜付出的代价太大了。我已经亏完几乎所有的本金,账面上虽然看起来还有30万,但剩下的这些钱银行借款占了绝大部分。

其实2013年是创业板和一些题材股的一波牛市,我参与的也基本都是这些股票,但是涨时仓轻跌时仓重,资金消耗起来的速度远比想象的快。

控制不好风险,再好的行情照样会亏钱,谁说没枪头就捅不死人?

老婆说,要么算了吧,总不能真亏到一分都不剩,改天我们去销户,以后再也别碰股票了。

找不到任何拒绝的理由,当时第一感觉居然是很滑稽。你想啊,一个宅男每天向上天祈求,让他穿越回古代建功立业一次,然后多年后终于梦想成真,穿越后发现自己身为大将,兵法绝伦,坐着战车带着精锐正在穷追敌军,追到半路前方树木堵塞,上前察看,唯有一棵树未倒,纳闷间命令举火,结果只见树上有几个:庞涓……

如果这事发生在别人身上,估计我听说后一定会忍不住笑出声来,遗憾却发生在自己身上。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我真的不甘心,又心疼老婆省吃俭用积攒下来的这些辛苦钱,小声求她:再给我最后一次机会。

声音很轻很轻。

 

我疲惫不堪只身走在月夜下的荒原,身上的猎枪只剩最后一颗子弹,一头饿狼在悄悄尾随,堵住了我的退路。

我彻底安静下来,拉出近半年的交易单一笔一笔盯着死看。交易得太多,最多一个月竟然有20多笔,参与了10余种不同的股价形态;思路太摇摆,有时买了后悔隔日亏钱卖出,卖出又后悔过几天再追高买入;有时仓位太重,最大的一笔竟然下了2/3仓,并恰巧赶上6月24日、25日两天连续暴跌,第一天亏8%侥幸没有止损,第二天被砸跌停开板后恐慌出逃割在1849点大底,随后只能眼睁睁看着它一口气连续反弹30%,然后账户资金再也没有恢复过元气。

都是些多么低级多么明显的错误,竟然会傻傻重复犯上这么多年。果然炒股和恋爱一样,会无限拉低一个人的智商。

不敢有任何轻举妄动,我耐心等待最熟悉、最有把握的股价形态出现,哪怕是几个月,或者半年。

好在并没让我等太久,中秋晚上复盘,上海物贸突然让我心中一动。作为上海自贸区概念龙头,它自6月25日底部以来,短短两个多月猛飚4倍,然后经过两周缩量回调,中秋小长假前一天再度拉出涨停,走势特点和犀利程度,像极了杰西当年苦苦守候六周狙击的伯利恒钢铁(奶爸注:狙击伯利恒钢铁是杰西·利物摩尔投机生涯中关系到生死存亡的一次经典战役,典故详见《股票作手回忆录》)。

我小心翼翼不断求证,9月28日上海自贸区会正式挂牌,在此之前一共还有5个交易日。如果按照“利好兑现是利空”来理解,这5个交易日很多资金应该做最后的冲顶出货,保守操作我可以参与前3个交易日。对于一个狂热概念的龙头股来说,3个交易日已足够可以拉出不小的空间。

节后开盘,上海物贸跳空高开,我在集合竞价时扣动扳机,抢入半仓。可能是最后一次交易了,我不愿意仓位下得太轻,希望即使退场,也要留下那么一丝丝悲壮。

如我所愿,上海物贸当天再次封板。我在第三天冲高途中挂了个吉利的价格出货,砍下20%的利润,总资金收益10%。卖出价格是18.18元,距离当天最高成交价仅差一个百分点。

第四天、第五天,恐怖的连续跌停出货情形发生了,我当时卖出的价格,至今看来仍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山巅。

 

这是从小到大我收到的最好中秋礼物。最关键的时候,运气站在了我这边。

我活下来了,侥幸保留了继续参与这个游戏的资格。确实是侥幸,因为这笔交易虽然确定性很高,但肯定不是100%。如果事到如今我还会认为这次交易成功完全是因为判断准确的结果,还不懂对市场敬畏,那么这么多年的学费算是白交了。

成熟的交易者能够保证参与一系列交易后,大概率赚钱,但是永远不能保证某一笔交易一定赚钱。

这笔交易给了我足够的利润储备,让我随后可以更加从容去面对市场,执行自己的交易模型,即使后面仍旧犯过大错,但从此以后,再也没有让本金亏到过“清盘线”。

只有经历过失去,才会更懂得珍惜。命运将我留在了场内,是不是有何暗示?

 

(第七章完,敬请期待第八章大结局,2014年,从驾驭市场到驾驭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