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欢迎光临《跟我读研报》,“高大上”就是我(高级黑、大嘴槽、上品口条男),我就是程老湿。

俄罗斯卢布今年跌幅已达五成,成为国际跌幅最大货币,近日还在暴跌,震动全球,新兴市场受其影响一片狼藉,股债汇市哀声遍野。这都与国际原油价格连跌有关……

网络上很多人认为,美国是幕后黑手,此次油价暴跌与美俄之间的大国博弈密切相关。

那么这一“阴谋论”是否能站住脚呢?

形势推演

目前的报告传达了什么?

在这些政策简报中的能源安全计划主要有三种类型:促进国内石油生产的,改进能源利用效率的,以及促进能源替代的,但这三者都将碳排放税排除在外。

我们将对政策的近期(2011-2015)影响和长期(2016-2035)影响分开进行讨论。

(一)增长的生产力

这三类政策都旨在促进国内的石油产量,加快墨西哥的解禁可以在2011到2035年期间平均每年增加202000标准桶。

总而言之,美国石油产量的增加降低了未来石油供应的威胁,因为它降低了全球石油供应中那些喜好一些“政治上发挥”的产油国的比重。

举例来说,美国的石油产量在全球石油供应中比例的增加使得伊朗的比重有所下降(即使伊朗的石油供应按绝对值来算也是正增长),并且另外一些国家石油供应也会在伊朗石油供应中断之时而增加,旨在平衡的国际油价。

长期来说,美国石油产量的增加也会导致国际油价的适度降低。

在2011到2035年期间加速墨西哥湾的租赁允许会使得国际原油价格每桶降低0.55美元,而增加海外渠道更是会降低1.04美元。这也会使得成品油价格下降0.5到3美分。美国石油的进口也会在2011年到2035年期间减少166000标准桶(若加速墨西哥湾的租赁允许),减少578000标准桶(增加海外渠道,假如这些渠道会提供大量的资源的话),进口数量的降低和石油价格的下降会使得美国石油进口费用在2011到2035期间每年降低56亿美元。

石油价格的降低也会稍微增加美国的石油需求,这也会抵消美国石油进口价格下降对政府指出的贡献。

这也会增加石油价格飙升所导致的经济影响(例如同样10美元每桶的石油飙升会在经济更依赖石油时对GDP造成更大的影响),假如美国的石油支出只会在石油价格下降时获得这些政策的收益时,那么当OPEC削减供应对美国经济造成的负面影响要比提升效率或者开发替代性燃料要来的大得多。

与提升产油效率和替代性燃料政策相比,提升国内石油产量会对减轻短期国际石油供应产生更加重要的影响,那些可以加速石油科技开发部署的国际石油公司也足够能够投资美国国内的项目。

中国公司一直想要在美国政府的帮助下在国内复制美国页岩气的技术革命,就这方面来说,这可以使得中国未来的能源消费从石油转向天然气,这会使美国的石油价格下降。

同样地页岩气技术合作会带来更大的效用。同样的,这个对上限和下限的估计的简短分析中我们认为,在强化的电池研发中的合作,就像新的美中清洁能源研究中心,也会使国内电动汽车的研发动力大大提升。

在三个提升石油效率的政策中,只有一个会对石油消费产生有意义的应——扩大轻型汽车标准。

由于这些标准要到2017年才能生效,所以这会有一个很强的滞后效应,但是这会对美国的石油进口,国际油价以及我们分析过的任何对美国石油支出的政策产生长期的影响,至少在2025年汽车燃油效率目标的范围之中。

美国的石油需求在2011到2035年期间会平均降低719000到100000标准桶,国内产量会在那期间降低约80000到88000标准桶,其余的是生物燃料产量的降低。

原油价格会从每桶2.33美元降到每桶1.58美元这也会使得成品油价格下降6到10美分每标准桶。总的年度石油支出也会在2011到2035年期间降低550亿到780亿桶,美国在进口石油上的费用和也会降低270亿到370亿美元。

降低美国经济中的石油比重会使得其在石油飙升中受到较少的损害(例如每桶石油价格上涨10美元对美国经济的影响较之没有降低比重之前)。

政府支出以及进口石油的费用的减少会改善美国的贸易平衡、降低反对美国利益的产油国收入。然而OPEC的限产会侵蚀部分的成果,事实上需求的下降会使政府支出产生巨大的变动,即使价格回到了参考水平。

扩展轻型汽车标准的缺点是它会增加全球石油市场的危险指数。除非OPEC以限产作为回应,否则美国国内需求的降低可能会降低成本最高的供应源,此时这些供应源大都来此稳定的国家(Goldman Sachs 2010b),所以汽车燃油效率的提升使得美国经济对于国际油价的浮动更加敏感,这也同时增加了供应中断的可能性。

由于拓展轻型汽车标准会在2011到2035年之间使美国石油和生物燃料的产量下降165,000 到214,000标准桶,我们认为这一计划收效甚微,甚至降低石油在美国经济中的比重对美国利益的损害甚至要超过其成效。

然而拓展轻型汽车标准却是降低美国石油支出中最大的一块,建筑节能改造标准大大降低了能源的支出。

在2011到2035年之间,较之之前我们分析的第二高的政策,美国至少会在能源上(主要是电力和天然气)花费430亿美元。然而这较之在交通运输领域石油支出同比下降来说,对美国经济抗击石油飙升并没有那么有效,但是这一政策在美国商会能源安全风险指数上排名相对较高。

(二)替代性燃料

广义上说,降低交通运输环节的石油需求可以从提高石油燃料效率和使用替代性能源两方面入手。

这两种方法有很大的不同。在EPA/NHTSA车辆标准下,电动车较之传统的轻型汽车和天然气汽车有较高的节能效率(汽车动力效率较低),同时其产生的温室汽车也较之传统的重型汽车来说也更少。

结果是,拓展轻型汽车标准和重型汽车标准改变了电动车和天然气汽车的部署比例。天然气和电动车在其中的部署却不像在天然气和电动车石油政策中部署的那么快。

天然气和电动汽车部署计划对美国消费的影响建立在一系列像市场接受度、基础设施限制以及电动车和电池的成本的假设之上。

但是这两个政策在头十年中对于美国石油需求和美国石油进口的影响还很有限,而且对于汽车市场起作用也要很长的时间。

从长期来看,这两个政策都会使石油需求减少(较之和重型汽车标准或者是节能建筑改进计划),但对国际油价的下降也只有轻微的作用。

在电动车配置计划之下,每年政府的石油支出可以降低80亿到280亿美元不等,在天然气汽车计划之下可以降低10亿到160亿美元不等。电动汽车计划会使美国石油进口降低88000到29700标准桶,而天然气汽车计划则会使其降低9000到186000标准。

虽然其幅度很小,但是这些针对美国石油消费政策与拓展轻型汽车标准来说,对于美国能源安全是不相上下的。电动汽车和天然气汽车,无论是否通过车辆标准部署或专门的政策,都有着额外的安全方面的考虑,电动汽车使用的稀土和另外一些材料都受到短期供应链的影响(能源部 2010)。

虽然现在美国国内的天然气相当多,但是当页岩气配置展望或者美国与国际天然气市场之间的联系都会使天气变得不那么安全和便宜。我们的观点是,电动汽车的安全风险要小于天然气汽车,但是在这份简报中评估的两项政策都要比现在的情况风险来得小得多。

与电动汽车和天然气汽车,生物燃料对于石油需求的降低主要是通过额外的汽车燃油效率标准来实现的。

在我们的强化生物燃料发展政策中,美国石油需求在2011到2035年会平均会降低329000标准桶,油价会下降0.9美元,与需求的降低相加会使政府支出降低240亿美元。

尽管如此,生物燃料并不能使得美国石油飙升更加富有抵抗力。由于石油和生物燃料相互都是近乎完美的替代品,所以他们的价格高度相关。当国际供应中断时,生物燃料的价格会随之油价同步上涨。

强化生物燃料会比汽车和柴油更贵,美国总的能源支出反而会上升。对于美国贸易平衡或者产油国收入,生物燃料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强化生物燃料发展政策,在2011到2035年时可以使美国石油的进口减少264000标准桶。

(三)碳排放税

本文的点睛之笔,是对碳排放税对于美国石油生产和消费影响的分析。

碳排放税最初是旨在降低C02的排放,但现在却被认为是降低石油需求第二好的方式。

这不仅仅是因为石油要比煤炭的碳含量要低(尽管比天然气高),并且石油需求是非弹性的。结果就是,对于碳排放定价的政策分析(无论是税收还是限额贸易)都展现了在能源领域重要的转型,例如火电厂要么进行碳排放和捕捉技术的改进,要么就用天然气取代。

虽然最终我们需要一个平稳的变化,但是相对于其他的计划来说,碳排放税所产生的的变化有点大。

2011到2035年期间,AEI提议的碳排放税可以降低美国石油需求达652000标准桶,这要比除了轻型汽车标准之外的所有计划来得都高(图13)。但是碳排放税会减少所有和石油有关的需求,不仅仅是汽油,美国石油支出会大幅下降,在2011到2035年期间每年达到640亿美元。

更加惊人的是,碳排放税在降低美国石油消费的同时,却会刺激美国石油的生产,这是其他政策所不能比拟的。

在2011到2035年期间,年均国内石油产量都要高于167000标准桶,这与单独为了提升国内石油产量的政策不相上下。这大部分来源于液化天然气,一种天然气的副产品,旨在工业领域作为石油的替代产品,而且其通常被定义为“石油产品”。

面对高昂的碳价格,产能升级需要天然气,这意味着更大的产量需要。另一部分的增加来源于配备碳捕捉与封存技术的火电厂所用的强化石油精炼。

总的来说,碳排放税会减掉663000标准桶,抑或是320亿美元的石油消费,也会能在2011到2035年减掉美国的石油进口但却能使产量有所提升。我们如果用美国商会的能源安全风险指数来分析,提升碳排放税的价格比起其他政策来的更加安全。

碳排放税的不足使得这一政策可以降低石油在美国经济中的比重,同时增加美国消费者的能源消费。

在2011到2035年间,碳排放税会每年给美国能源支出增加1470亿美元,这里大部分是财政转移支付而非经济成本。这些资金被用来还给能源消费者或者被用来降低财政赤字(或起到平衡的作用)。

AEI的碳排放税会在2011年到2035年每年增加1950亿美元。假如完全致力于提高联邦政府的,碳排放税会在未来十年中降低2万亿的财政赤字。

(四)从整体看(all together now)

单独来说,除了短期的加速墨西哥湾的租赁许可,或者是长期的轻型汽车标准和碳排放税的政策外,报告中的其他政策会给美国石油进口或者美国石油支出带来一个平和的影响,但是如何整合以上的十种政策呢?

我们将这些政策的整体效应置于更加自由的OCS资源,天然气和电动汽车渗透和电池成本假设,我们会分析这些政策之间的相互作用。

总的来说,这些政策对于美国石油生产和消费都有着重大的影响。除了短期的增加墨西哥湾石油产量外,在2021到2035年期间,总的国内产油量会增加约1百万标准桶,大约12%到15%。石油需求在此期间会降低220万到280标准桶,大约12到15%。

总的来说,增加的国内石油供给,提高的石油使用效率以及替代性燃料会给使美国石油进口下降310万到380万标准桶。在政策的上限,这会让美国的进口减少400万标准桶,降低美国对石油进口的依赖(从理论上说),达到四十年来的最低点

美国的年度石油进口会在2021到2035年下降1270亿到1480亿美元, 这会大大减少美国的贸易赤字。由于国际油价每桶下降8美元到10美元,其他产油国的收入在长期来看会下降1万亿美元。毫不夸张的说,这会对美国经济和国家安全带来巨大的收益

举例来说,假如较之前下降了5000亿美元的话,其他产油国还会有超过1万亿美元的年均收入。然而当石油支出在GDP中的比重在我们这个项目结束的时候回到1990年代的水平的话,美国经济仍然会受到国际石油中断的负面影响,特别是在中短期。

所以尽管国内的能源政策可以提升国内产量,提高效率以及开发石油替代产品,但是这任然不是一个充分的能源安全战略。

战略建议

在可预见的未来,美国仍然需要国际石油供应,而且也会在经济上受到国际石油冲击的影响,联邦政府需要一项能够降低此类风险,减少其对美国经济影响的战略。

(一)更好的信息

信息的质量在国际经济中的居于中心地位,国际市场却是在这方面十分前缺乏。

由于缺乏进出口和生产数据,这使得市场充满不确定性,而且也加剧了短期的波动。

美国是唯一一个提供规范,具体可靠的石油数据以及EIA每周石油情况报告(从第一期到现在)。

另外的OECD成员也会在IEA报告的基础上发布月度的报告,但是与市场能够了解到信息之间仍有40到50天的空隙,而发展中国家在这方面的情况就更加糟糕。生产方的情况就更不乐观了。

由于缺乏OPEC出口的完整数据,这使得市场的波动十分明显。OPEC在2011年6月开了一个灾难性的回忆,秘书长Abdalla Salem el-Badri抱怨说即使是OPEC产油国之间,“每个人也只知道他们自己的数据”。

认识到石油数据的透明和可靠的重要性,国际能源论坛在2002年发布了联合石油数据倡议(Joint Oil Data Initiative)人们将巨大的努力投向改进国际石油市场数据的质量和实效性之上,但是这个任务仍然十分艰巨。

到2010年下半年,有98个国家向JODI提交了数据,然而只有55个国家是十分及时的,而且也只有67个国家到达了JODI的最低标准(JODI 2010)。

改进市场的短期信息质量也会对中长期计划产生积极的影响。油价在过去十年中的上涨主要是由于市场缺乏对发展中国家需求的准确预测和建立有效的产能来制定一个合理的价格。

EIA和IEA在帮助市场参与者和政策制定者计划未来时表现出色,但是他们出色的技术只用来预测OECD的供需。同样的研究也应该被用来分析发展中国家,特别是中国。

另外,更要鼓励在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之间更加广泛的合作,这些举措也都是有助于提升美国国家利益的。

在国际层面上,政策正在向对的方向发展但是其进程却很缓慢。多层级的平台诸如IEA和国际能源论坛、G20都在其日程上有增加石油市场透明度的议程。

EIA也与中国国家能源部展开双边合作,来提升中国能源数据的质量以及预测水平。但是美国的国家政策却开始转向反方向,面对上涨的油价,由于MENA的不稳定和石油市场的不确定性,政府选择削减EIA14%的预算,节约了大约1500万的支出,这占到美国联邦预算的0.004,现在石油市场可能会失去重要信息,抑或是这些信息的质量会大大缩水:

1、对美国石油和天然气储量的最新估计,

2、金融交易和实体市场之间关系的分析,

3、精炼中断报告和分析,

4、石油天然气公司财务分析,

5、NEMS改进方案,预测美国能源供需的模型,

6、所有的国际能源数据,

7、国际能源展望,目前最好的两份关于国际能源供需预测的报告。

给EIA和IEA的预算总数不及美国每小时所消耗的石油,假如这两个机构的信息能源成功地使油价在12月的周期内下降1%的话,美国的纳税人就有了600%的回报。

当然我们不是要在本文中评估不同能源政策的有效性,但是我们可以很确定地说,资助这两家机构会是十分成功的一个措施。

(二)协调库存

IEA是针对1973到1974年石油价格疯涨应运而生的、协调主要石油消费国家应对供应中断的协调机构。IEA的成员同意将90天用量的进口石油放入到存货中(既可以是战略石油储备,也可以是公司储备),当供应中断时,IEA会协调这些储备(IEA 2011a)。

这些合作分散了风险,并且改善了消费国储备释放的有效性。有一个释放战略石油储备的例子,在2011年6月23日。另一些IEA成员将300万桶战略储备原油卖出,另外的300万桶则来自于美国。

发展中国家中的石油消费大国在此过程中建立起自己的战略石油储备。如果其他石油消费的合作是公开透明的话,这对于美国的能源安全来说也是一个积极的信号。

IEA预计,为了填满中国和印度的战略石油储备,未来五年国际石油市场会最让有240000标准桶的石油额外需求(IEA 2011b)。然而德里和北京的官方信息称,这些储备已经不多,这就产生了不必要的市场不确定性。

而且由于中国和印度不是IEA成员,所以现在还没有一种机制可以协调战略石油储备,并以此来防止重大的供应中断。

但是IEA称,中国和印度在6月23日发表声明前正在接受询问,没有迹象表明这两个国家会共同努力,选择搭上油价下跌的便车。

将中国和印度纳入战略石油储备的管理中,只会增加这两个国家在未来几年中的重要性,假如OPEC迅速增加供应的能力仍然十分有限,就先现在某些分析师预测的那样。

6月23日战略石油储备释放量,在IEA的历史上只位居第三位,却也开启了一种战略储备的形式上:用来平滑油价波动,即这次释放并不是由于供应中断而实施的。

白宫和IEA都指出,利比亚石油供应的中断是这次释放储备的主要原因。但是利比亚在此声明发布之前几个月就中断了石油供应,而且预计直到2012年而不是2013年才能恢复供应。

做出这个决定的更加重要的一个动机是2011年第三季度全球供应紧缩,当时价格持续上涨,而经济复苏却依然脆弱。

这项先发制人的行动十分引人注目,但是这次声明与以往的运作方式有着巨大不同,并且很大程度上改变了市场的动态。消费国需要一场公开讨论来决定是否继续推行战略能源储备,进而那些对石油生产的投资便有了方向。

(三)生产者参与

发展中国家的消费者能够提高市场充分计划的未来需求,并改善全球SPR管理的能力。

外国石油生产者的机智参与会改善未来石油供应的稳定性和价格波动可承受性。

OPEC已经提升了其功能的效率,变得更像一个联合经营企业。只有少数生产者——沙特阿拉伯,科威特以及阿联酋——保持着能够维持基本联营企业功能的闲置产能。

这意味着其他的成员并没有从扩大产量中获得好处。提高OPEC产量会降低油价。因为像沙特阿拉伯、科威特和阿联酋这些国家价格下降会提升出口额。但是像伊朗、委内瑞拉还有其他一些国家只有会造成损失。这两种不同的情况也是2011年6月OPEC会议中断的最主要原因。

幸运的是,对全球石油市场来说,OPEC中保持的那些剩余产能的规划是为了应对高油价导致冲击长期的石油需求。这创造了让这些生产者参与到改进市场信息、需求预测、战略消费者目录管理的严肃对话。

这样这场对话开始于国家能源论坛,并且应该在G-20会议上有所提高。这个会议所参与者已经占到了80%的全球石油需求和超过半数的全球石油生产(包括五个最大的产油国中的四个——俄罗斯、沙特阿拉伯、美国和中国)。

(四)政策改革

就想上文所提到的,油价的摇摆是因为短期的供需的非弹性,非弹性的某些原因植根于石油生产和消费的方式,但是一些是政策的产物。

对汽油和柴油价格实行补贴降低了发展中国家的弹性,提升了国际油价以及发达国家之外的需求。在税收政策方面,面对高油价,像俄罗斯等一些国家采取取消刺激企业提高产量的生产激励来降低的生产弹性。

总体来说,发展中国家政策的不确定性损害了石油或者燃料供应新来源的发展,以及使用供应与需求弹性都提升的替代性燃料的汽车的发展。

总体上来说,能源政策上的国际合作在近几年通过国际能源论坛、清洁能源委员会、亚太经合组织(APEC)、IEA、G20以及其他论坛已经拓展了很多。

降低国际经济对于石油冲击、国际合作的投资等问题的风险,会使这些国家屈服于美国。在国际层面上燃料补助的巨大进步会需要改革包括提供给美国石油公司的税收减免在内的境内燃料补助。

(五)技术合作

同样,对美国来说促进石油生产和储存技术研发和配置的国际合作十分有利。

中国企业正在试图在美国政府的帮助下在国内复制美国的页岩气革命。这样就可以帮助中国的能源有汽油转向天然气,这也会导致美国国内油价的下降。

类似的页岩气项目合作会产生更大的效果。同样的,关于强化电池研究对象的合作,就像通过美中清洁能源研究中心,可以对这份报告中分析的国内电动汽车激励的上限和下限产生巨大的影响。

就像公共能源市场分析的那样,联邦预算中的一小部分可以被用于国际能源政策和技术合作。

然而较之2010财政年,这部分的钱罐子在2011财政年被削减了三分之一。在这样一个财政紧缩的环境中,考虑到美国潜在的经济利益,用于降低国际石油需求和增加国际石油供应的公共支出反正更加富有意义,也更应该在未来的几年里增加,而不是减少。

(六)安全责任分担

美国的能源安全问题依旧会停留在海外产油国以及全球航运的安全上,但是这些成本并不应该全由美国的纳税人来承担。

其他石油消费国都在搭美国的便车,美军花费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在保障石油航运的安全上。

由于美国财政的限制,这一现象可能会有所改变。让中国和印度加入到十分重要的海上航线的安保行动,可以奠定未来分担更多安全成本的基础。

这是一个非常艰巨的任务,但是从长期看却是十分必须且值得的。发展中国家正在建设新的石油供应基础设施,从安全方面考虑,帮助他们从事这方面的建设对美国是有利的。

今天在国际石油市场上,哈萨克斯坦与中国之间石油管道的中断与墨西哥湾的一场飓风对于美国石油价格的影响是一样的。随着非OPEC国家将石油生产推向更加危险的地域,基础建设安全变得越来越重要。

关注《跟我读研报》微信号:FollowmeRR 更多精彩资讯等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