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情进入波诡云谲的阶段了,这里会是一个分水岭吗?

A股有时候是很奇葩的,半年前我们还在熊市的2000点挣扎,到了年底我们已经来到了牛市的3000点,据说现在已经有人看到了6000点(大摩那个一眼就知道假的12000点除外),这种变化如同一日四季一样让人在脱衣和穿衣之间无所适从。

当然从现实主义的角度出发,赚钱是硬道理,所以某姐也说了,券商是行情的大旗,只要券商股不倒,行情还会演绎。

好吧,那就让我们从券商股谈起。

券商嗨了就“代表”了牛市?

大家对券商股的认识始自06-07年那轮牛市,中信证券冲上100的景象还历历在目,券商股是那轮牛市重要的指标之一,因此当这轮市场上涨被定义为牛市时,大众把券商股捧起也就不奇怪了。

但是,这里有一个逻辑认识问题,是券商股带来了牛市还是牛市造就了券商股

诚然,目前券商的环境非常不错,有很多亮点,比如两融业务的大发展,以及沪港通业务的新增量,这都是看得见的业务拓展,加之明年还要推出个股期权,因此券商股的确有涨的理由。

但是这一切的前提是市场已经进入牛市,只有在牛市里券商的这一切所谓的新业务才会不断被强化,不断超预期,券商从来都是自我强化的一个板块,不断地在自嗨!

但是,这果真是牛市吗?

如果你用指数来看,那码哥说半年涨了50%当然算是了,可是A股历史上这种场景并不少见,最后被大多被证明只是一次情绪的宣泄,比如99年的“519”行情,快的只有一个多月就结束了,之后是长达半年的沉寂。

所以我们判断是不是牛市应该更多地从时间维度来看

美国金融危机后的牛市可是走到了现在,时间跨度既长,幅度也不小。A股走到现在,我只能说指数上做了一次估值的修复。因为前两年小票的横飞,凸显了所谓蓝筹的估值洼地,所以才有了这次报复性填补。

说到蓝筹,那我们就不得不说宏观经济,虽然我从不认为宏观经济跟股市有非常紧密的相关性,但是按照科斯托拉尼的“遛狗理论”看,这两者是不应该偏离很大的。

目前中国是进入的实质通缩(这一点我就不展开讨论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谈蓝筹未来的价值感觉是有点奢谈了,蓝筹除了填补了大家心理上的洼地以及所谓的静态低估值外,我真的看不到未来还存在着多大的空间,如果宏观经济没有发生新的向上拐点的话。

照这种思路发展下去,我很怀疑这种快速的指数上涨具有持续性,反过来我们看到的真实景象是这个市场还是处于撕裂的状态中,只不过主角换成了大票,小票变成了配角。

而券商的真实价值在融资盘的快速增长中被虚增了,要知道杠杆是有两面性的,一旦下跌趋势形成,融资盘比谁都退得快,不管是自愿还是不自愿,而那个时候券商也会不断自嗨,只不过那时是向下的自嗨。

所以说,回到母题,目前市场上大多数人认为券商是行情的标杆显得多少有点自我壮胆,如果牛市没有根基,那一切都是浮云,券商股造就不了牛市,只有牛市才能造就券商股。

指数还能嗨多久?

然而市场的确是复杂的,没有经济的繁荣,指数就一定不涨吗?

股市的吊诡就在于说从来没有线性的规律。

这轮指数的大跃进其实来自央行的那次降息,从降息之后,上证指数从2400直接干上了3000点,速度之外大超预期。

而码哥也同意从整体看,未来社会总的资金成本还是会下移,通俗地说,未来不排除央行还是会继续降息或者降准,中国作为全球大的经济体当中最后一块高息阵地,未来向其他低息经济体看齐的可能性是存在的,那么在资金推动下,A股翻版日经指数的走势似乎也趋于合理。

众所周知,日经指数这一轮的上涨从2012年底开始,当时安倍政府上台推行宽松量化政策,日元开始贬值,大量资金涌入股市从而推高指数。

问题是日本经济到现在来看,其实除了一些指标上有改观外,实质变化其实不大,股市的上涨更多是资金推动的结果,而且所谓安倍经济学的第三支箭——推进消费税改革实际也已经陷入了泥潭。

那么对比中国,未来会如何?

码哥更倾向于说短期的情绪宣泄也好,资金推动也好基本已经到位了。

从日经的经验看,日经的上涨是和日元贬值密不可分的。

推动日经指数上涨的主要动力之一来源于国际资本,比如当初索罗斯的基金就做了做空日元和做多日经指数的配对交易,这种配对交易助涨了指数。

对于中国而言,外汇管制尚未放开,国际资本有如此的配对交易估计不多,国内资本据码哥了解,这波券商股和分级基金的炒作的确少不了期货资金,但是不是做了这样的配对交易不得而知。

换一个角度看,日本政府非常乐见日元贬值,但是中国政府呢,乐见人民币贬值吗?

也许是,也许不是。

我更愿意说人民币贬值通道打开了,但是要短期内大幅贬值可能性不大,因为如果要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很难想象在这当口,政府会让自己的货币大幅贬值,这不符合大的政治意图。

所以这样分析下去,反过来看股市的配对交易就会比日本弱很多。

我们分析日经指数第一波是从9000点左右推高到15000点以上,基本涨了60%不到70%,从这个意义上讲,A股从2000点起步,涨到3200点左右也就差不多了,这恐怕是个短期的极限点位,基于我刚才前面提到的外汇管制,在这之内回落也是非常正常的。

虽然从明年的大维度看,随着油价的长期低位盘旋,CPI起不来,央行降息恐怕不是会不会的问题,而是什么时候的问题,然而随着降息次数的增加,对于市场的边际效应也会递减。

在多次降息后如果经济还没有起色则市场会转入失望,所以明年的核心还是经济是不是会有拐点的问题,如果确认拐点,则我们才会真正看到长期牛市的影子,券商股才会有真正意义上的嗨潮。

最后多说一句,不管有没有牛市,不管明年市场如何,像码哥这样长期生存在市场的战士该做的还是要做,我们依然会着眼于好的公司,向上的行业趋势以及大众聚焦的主题投资进行投资布局。

关注《跟我读研报》微信号:FollowmeRR 更多精彩资讯等着你!